唐崇榮牧師

如同福杯滿溢的人生

第二,一個有豐盛生命的人,是一個流露生命、分享生命的人,因為他的生命豐盛,他便流露出這豐盛,正像一個杯,你盛水、奶在裡面,當這杯充滿以後,就流出來了,這是很自然的,一點不勉強的,好像《聖經》所講的「福杯滿溢」。今天為什麼有一些人一面事奉上帝,一面很痛苦呢?如果我們的事奉加上憂鬱、痛苦,我們的事奉就不正常。一個正常的事奉應當是歡歡喜喜、充滿喜樂的事奉,雖然有很多身體上的辛苦勞累,但我們心裡的滿足、快樂讓我們忘記曾經付出的代價。請問,你的事奉是充滿喜樂,或是充滿不滿的痛苦呢?你說:「我怎麼可能一面事奉,一面充滿喜樂呢?」因為你明白耶穌所講一句很重要的話:「施比受更為有福」。

為什麼世界容納不下耶穌一切所行的?

這句話是耶穌所講的,但在〈馬太福音〉沒有,在〈馬可福音〉沒有,在〈路加福音〉沒有,在〈約翰福音〉也沒有。耶穌的話不是記載在四福音嗎?這句話是從哪裡的呢?這句話是在〈使徒行傳〉裡告訴我們的。換句話說,四福音沒有把耶穌講過的話、做過的事的一切都記下來,這也是為什麼〈約翰福音〉最後一章最後一節說:「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的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21:25)。我從小就思想為什麼這節經文說如果將耶穌所行的事都記載下來,就連世界都容不下。我想了十多年,最後才想清楚。我想很多基督徒也曾想過卻不得其解。

為什麼說世界都容不下呢?很容易明白的,因為不但地球是祂造的,宇宙千千萬萬億的星球也是祂造的,所以如果把祂在宇宙中所做的事都記下來,這世界一定記不下。古代人憑著他們有限的天文知識,以為天上的星是很少的。我們能數的有限,我們知道的有限,我們看見的有限,所以當上帝對亞伯拉罕說:「我要賜福,使你的子孫像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樣多 (創22:17) 」的時候,這兩個很不平衡的比喻到底在講什麼呢?你的子孫像天上的星,這有多少呢?你的子孫像地上的沙,這算得出來嗎?我們感覺上面的很少,下面的太多,我們就沒有辦法明白這其間的比例到底是什麼。但當人類的天文學知識越來越多的時候,人類發明望遠鏡,透過望遠鏡看天上的星的時候,才知道天上的星是千千萬萬,怎樣數都數不清,我們才醒悟過來,「原來上帝的話是沒有錯的」。

沒有人可以算清楚海邊的沙有多少。照樣,當我們現在用大型的望遠鏡看天空的時候,你也沒有辦法數清楚天上的星有多少。我們每天看見天上的太陽,太陽的比例比地球大一百三十萬倍,所以如果太陽是一個我們吃飯的盤子的話,地球就像我們這個大頭針的尾端那樣,我們感到地球算不得什麼。比起太陽,地球微不足道。詩篇第八篇說:「我看祢指頭所造的月亮星宿,我就知道人算不得什麼。」(詩8:3-4)我們不過是微不足道、一個可有可無的偶存物,只有上帝是萬有的主宰。我們越明白上帝的恩典,我們越明白自己的渺小;我們越經歷上帝的救恩,我們越感到上帝的偉大。故此,我們明白上帝在基督裡所造的萬有,是這個世界所容不下的。

耶穌擘開五餅二魚 是將能量化成物質

請問,我們感恩的心如何呢?我們分享的靈性如何呢?「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句偉大的話語,四福音居然沒有出現過一次,但當我們以後回到主面前的時候,我們那時對基督的恩典、祂的豐盛的了解,要使我們完全超脫限制,進到無限的喜樂裡。保羅說:「我們的主有豐富的恩典。」(參:弗1:7;2:7)在這豐盛的恩典中,我們從中領受了多少?我們又分享了多少?一個人的豐盛是從他的分享建造起來的。你越分享,你越享受豐盛。你還記得那個小孩子把五餅二魚交在耶穌手裡的時候,耶穌就接受了,他就吩咐十二個門徒,把這分享的餅帶到眾群眾中,耶穌一直擘、一直分,群眾一直領受。

耶穌擘餅的時候,顯明祂是創造主;耶穌藉著無窮的大能創造物質,並用祂無限的大能使這有限的物質成為無限的供應,這是創造者的記號。耶穌分五餅二魚後二千年,愛因斯坦發現物理學E=MC2的定律(編按:E=MC2的E代表能量,M代表質量,C代表光速,2代表平方。),只有一個人曾經做過這件事,就是道成肉身、降世為人的耶穌基督。

人所能知道的最大的是數目就是光速(speed of light),光的速度每秒是三十萬公里。(編按:1849年,法國物理學家艾曼達·菲索開始了對光速測量新的嘗試,首次在地球上測量出了光速的近似值,得到了315000km/s的數值;1926年,美國物理學家邁克爾遜依然沿用傅科的方法,只是將反光鏡延長到35千米距離,測得光速數值為299796km/s;1972年美國科學家通過鐳射干涉測量出了最精確的光速,精確測量得到的光速為299792456m/s。資料來源:時空通訊。)

你用腳走路,一個鐘頭大概是五到六公里;你開最好的汽車,一個鐘頭可以走一百到二百公里;你搭噴射機,一個鐘頭大概是九百公里;你搭超音速飛機,一個鐘頭可以超過一千多公里;如果你搭戰機,可能一個鐘頭飛幾千公里。地球繞一圈是四萬公里,我們把光放出去的時候,光的速度一秒鐘繞地球七圈半,但是光是直射進行的,所以不能繞地球。光從地球射到月球,多久才會到月球?大概兩秒半。地球距離月亮幾十萬公里,兩秒半地球的光就到月亮去。太陽的光射到地球要多久?光一秒前進三十萬公里,太陽距離地球一百五十萬公里,所以太陽光射到地球需要八分鐘十幾秒。

宇宙的奧祕、光的速度是遠遠超過我們所想的。當我們用光速的平方乘物質的重量,就是物質所需要的能量有多少。換一句話說,能量與物質的質量是有關係的。如果你要用物質化成能量,這能量等於這物質的質量乘以光速的平方,你得到的能量是爆炸性、非常可怕的。原子彈用原子爆炸的方法產生毀滅性的能量。一顆原子彈,可以毀滅一座城市。在日本廣島爆炸的第一顆原子彈叫做小男孩(little boy)。我親自在代頓(Dayton)的美國空軍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the US Air Force)看到小男孩原子彈的模型。這比人高一點點的炸彈在一秒鐘裡消滅幾十萬人的生命,這叫做從物質變成能量。但耶穌基督擘開五餅二魚的時候,一直分分不完,因為祂是將能量化成物質。

唯有上帝能用能量創造物質

把能量化成物質,這叫做創造;把物質化成能量,這叫做爆炸。創造是從能量變成物質,爆炸是物質變成能量,這兩件事是兩個方向。誰能用能量變成物質?上帝。誰可以把物質變成能量?人。上帝造萬物讓人使用。你把汽油變成動力推動汽車的時候,汽油是物質,動力是能量,上帝創造了石油,我們釋放了能量。人只能用,人不能造。我們能夠將石油變成能量,我們能夠將原子能變成爆炸的力量,但是我們不能反過來。沒有人能用能量創造物質,除了上帝以外。上帝創造物質給人使用,人沒有絲毫的功勞,人是用上帝所造的來服務自己的方便。

耶穌的生命是一切豐盛的源頭

當耶穌用五餅二魚分給所有人吃的時候,祂正在顯明祂是上帝,祂用創造的方式供應世界的需要。耶穌的生命是一切豐盛的源頭。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豐盛的源頭,就是耶穌基督。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當一個傳道人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他就從主耶穌那裡得到保障,一生怎樣講道也講不完。這個教會已經三十一年半,我幾乎每個禮拜都在這裡講到,講了三十一年,講了一、兩千次,講道講完了嗎?我是不是每個禮拜跟你們炒冷飯?不是。我盼望我每次所講的都是新鮮的信息,使你覺悟上帝的恩典實在是豐盛的。這豐盛是從哪裡來的?是從分享產生出來的。

有沒有人事奉主最後完全沒有材料,變得枯竭而死呢?有,因為他們沒有得著豐盛的奧祕真理,他們很吝嗇自己所給人的,他們以為自己所有的是很有限的,所以他們給人是很吝嗇,一點點給人,因為他怕他得的恩典用完了。耶穌基督不是如此。耶穌應許我們:「你要得生命,並且得更豐盛的生命。」一個真正豐盛的生命,是感恩的生命;一個有豐盛生命的人,是一直分享給別人,讓別人與他得著福音的好處,永遠都分不完。這其中的奧祕是什麼?你用多大的量器量給人,上帝就用多大的量器量給你。吝嗇的人,是自己攔阻上帝給他更多的恩典;一個慷慨的人,是開他的心讓上帝的生命不斷充實他生命的人。你對人的心腸多寬,上帝給你的恩典就多大。你不停地分享與人,上帝就不停地充滿你;你大大憐憫別人,上帝也必憐憫你。

三、有豐盛生命的人,是犧牲自己、成全他人的人。

第三,豐盛的生命是怎樣的生命呢?是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別人的生命。在兩千六百年前,中國有一位名叫孔子的哲學家,他有一句話非常感動我,他說:「君子成人之美」(《論語.顏淵》),「你能夠更成全,我更高興;為了使你更成全,我有分於建造你、充實你。要怎樣充實你呢?我要犧牲自己」,這就是孔子思想裡真愛的定義。你盼望你的孩子成長嗎?你甘心為他努力,甘心為他受苦,你甘心用犧牲自己做苦工得到的錢養育他。人家問:「你在做什麼?」「我在養育我的孩子,盼望他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個完全的人。」這叫做成人之美。

君子有成人之美,「只要你有成就,只要你壯大、成功,這就是我心中最快樂的時候」。一個不是君子的人,一定不甘願看見別人成長,但生了那個人的父親盼望這個孩子以後比他更成功,盼望這個孩子以後比他更偉大,他願意犧牲、受苦,非常辛勞工作,盼望把孩子養大成人,這就是更豐盛的生命的一個表現。請問,我們今天是用這樣的態度活在人間嗎?我們今天是用這樣的心情,犧牲自己、成全別人嗎?除非我們的對象不肯追求,有好的機會也不要長進,有好的環境也不感恩,無論我們怎麼犧牲都很難使他有所成就。

不打不成器—貝多芬的父親

歷史上有一位偉大的音樂家,叫做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這個人五、六歲的時候給他爸爸打個半死,逼他每天練鋼琴練到很成功。小小的貝多芬很可憐,天天以淚洗面。為什麼貝多芬的爸爸這樣兇、這樣嚴格、這樣殘忍地對待他的孩子?貝多芬是1770年生,1827年死,在他出生前十四年(1756年)在維也納的薩爾茨堡(Salzburg)有一個孩子生下來,這個孩子叫做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他非常天才,記憶特別好,聽了一首半個鐘頭的曲子,他馬上背出來每一個音,他的記性、他的天才太大了。

有一次莫札特在羅馬聽了一首半個鐘頭的彌撒曲,他把整部樂曲全部背出來。這音樂是不可以出教廷的,所以當教皇聽說這首歌外面也在唱了,他問:「是誰把它偷出去的?把那個演奏這首歌的人帶到這裡來,我要刑罰他」,因為把教宗隱藏的最好的世界音樂隨便帶出教廷是犯法的,人家就把這天才的孩子帶到教皇面前。教皇問小莫札特:「你為什麼把這首音樂帶出去?你從哪裡拿到樂譜的?你得到誰的授權把它公開?」這小孩子說:「我沒有偷。」「為什麼你知道這首音樂?」「我聽過別人演奏。」「你聽了別人演奏,怎麼你也能演奏呢?你的樂譜拿給我看。」

當莫札特把他的樂譜拿給教皇看的時候,教皇看那是每一個字用手抄下的,「你怎能抄下每一個音?」「我是背起來的。我聽了一遍,就放在腦裡,並默寫下來。」「你不是騙我吧?」我沒有騙你,我講的是真的。」於是教皇再給莫札特聽另一首歌,他聽完以後,就全部默寫下來,教皇眼睛睜得很大,口都不能關了,「天下有這樣大的天才,在這麼小的年齡就有這麼大的記憶!」教皇一方面感謝上帝,一方面覺悟自己經歷一個很大的神蹟,教皇就把一個很特別的勳章送給這個孩子。莫札特那一天拿到那個勳章後三百多年,沒有人拿過那個勳章。

當1770年的時候,莫札特已經十四歲了,全歐洲都認識他的名字,因為莫札特的父親帶著這個天才孩子周遊列國,到處演奏,全世界的人都為他鼓掌喝采,他就變成全世界最著名的天才兒童。當時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奧國女王瑪麗婭·特蕾莎(Maria Theresia)聽了莫札特的演奏之後,女王說:「你真聰明,你要求什麼,我可以給你嗎?」莫札特當時才七歲,他看見遠遠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叫做瑪麗·安東尼(Marie Antoinette),大概十六歲,莫札特說:「那個女孩子太漂亮了,如果妳肯的話,將來我要跟她結婚」。七歲的孩子愛上十多歲的女人,要女王賜婚,全場大笑起來。當然這件事情不可能成真,莫札特就回到薩爾茨堡,這件事就變成世界著名的小故事。

後來瑪莉公主嫁給歐洲最大王朝之一的君主法王路易十六。一九八九年的時候,法國的社會產生大動亂與革命,就把路易十六與瑪莉皇后抓進監牢,四年以後,王與王后都被砍頭,在斷頭台慘死。好在莫札特不是跟她結婚,如果是跟她結婚,可能下場很淒慘。

當莫札特跟他父親到處演奏的時候,貝多芬的父親看見這個小孩子這樣有天才,所以他就想:「我的孩子長大了,我也要帶他遊歷歐洲,變成全世界都羨慕、稱讚的天才兒童音樂家」,所以他就天天打他的孩子,逼他的孩子苦練彈琴,小小的貝多芬以淚洗面,非常可憐。後來這從小苦練鋼琴、以淚洗面的小孩子被帶到莫札特面前,莫札特問:「要做什麼?」「這孩子盼望跟你學鋼琴。」當時莫札特說:「我今天太累了,我不能再接受任何一個孩子。」人對莫札特說:「你再花五分鐘聽他談一首歌,有一點印象就好了。」莫札特答應了,小小的貝多芬就彈琴給莫札特聽。

貝多芬從小被打得很厲害,練習得很辛苦,他一彈,就彈得相當成功。他與莫札特不同之處,在於:莫札特是天才,他是被勉強的天才。貝多芬彈完之後,莫札特的眼睛睜大了,他請每一個人注意聽:「我告訴你們,這個孩子長大以後,要攪亂天下。這個人很重要。好了,你回去吧!」貝多芬因為莫札特稱讚他的這番話,繼續發展,成為世界最重要的音樂家。我們的音樂廳常常演奏莫札特與貝多芬的音樂,盼望你們有一個願意學習的心,好好聽,慢慢認識他們的音樂。

莫札特的父親李奧波德·莫札特(Leopold Mozart)是一個音樂家,他看見孩子的才幹比他大,天分比他高,就成全他的孩子。我們現在所知道莫札特父親的交響樂只有一個,就是〈玩具交響樂〉(The Toy Symphony),但他孩子做的交響樂一共有四十六個(通常人以為莫札特所做的交響樂只有四十一個)。除此以外,莫札特還有很多音樂是很偉大的。莫札特的父親成全了他的兒子,貝多芬的父親也要成全他的兒子,但他用毒打、用很殘忍的手段來犧牲孩子童年的快樂。今天我們與人的關係是什麼?當你看見別人比你好的時候,你快樂嗎?看見別人的成就比你大,你滿意嗎?孔子說:「君子成人之美」,故此,一個偉大的人格有豐盛的生命,一個豐盛的生命是成全別人的,是造就別人的,是使別人與你一同領受更多的恩典的。

編按:唐崇榮牧師繼12月25日傳講2020聖誕信息:「更豐盛的生命1」(為什麼要信耶穌),於12月27日主日傳講「更豐盛的生命2」,並將於12月31日年終感恩聚會傳講「更豐盛的生命3」,以此三篇信息作為完整的2020聖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