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

〈馬太福音〉六章13節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惡者)。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二十世紀初期有一些人已經不再相信有鬼魔的存在,他們已不再相信超自然的存在。二十世紀中葉,德國斯圖加特大學(University of Stuttgart)有一位重要的神學家寫了一本關於精神病與鬼附的書,專門研究《聖經》記載被邪靈附著的事蹟。超自然的研究在當時並不是顯學。

一九一七年,美國神學家饒申布士(Walter Rauschenbusch, 1861–1918)寫一本名為《社會福音的神學基礎》(Theology for the Social Gospel)的書,書中說:「歷史上根本不存在《聖經》記載的鬼附事蹟。四卷福音書之所以講論鬼附的事,是因為福音書的作者不明白所謂的鬼附其實是精神失常者會有的表現」。

饒申布士的思想與奧地利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的心理學同出一轍。佛洛伊德用很現代化的字眼重新解釋《聖經》,既不相信良心的存在,也不相信魔鬼的存在。兩人都用精神衰弱、精神失常、精神病等病理特徵詮釋耶穌時代的鬼附現象。當這些所謂的新學術出來時,許多神學家追隨時代的潮流,趕緊將神學改頭換面,深怕自己被認為是落伍的思想家。

饒申布士走了一條不需悔改的信仰道路。他不相信耶穌的死是代替性的死,不相信耶穌的寶血能洗淨人的罪,也不相信鬼魔會附在人的身上。他用心理學解釋這些現象。但諷刺的是,就在饒申布士寫那本書的時期,中國山東出現了一位名叫古約翰的人(Jonathan Goforth, 1859-1936;編按:著名加拿大長老會宣教士、奮興佈道家,先後在中國的山東、河南、河北和東北宣教長達四十八年之久,曾為中國東北教會帶來福音大復興。摘自:《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

古約翰在中國傳道時,就好像我今天所做的一樣,傳講純正的真理、基督十字架上的死、寶血的赦罪、鬼魔的欺騙。古約翰與幾名宣教士在山東趕了一百多次鬼。當鬼從所附之人身上趕出,許多山東基督徒相信這與《聖經》所記載的趕鬼事蹟是一樣的情形。〈使徒行傳〉第十章三十八節告訴我們:「上帝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這都是你們知道的。祂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因為上帝與祂同在。」

四福音記載人被鬼附是真實存在的事,是後世之人同有的經歷。但自從十九世紀杜賓根學派(Tubingen School)出現之後,以新科學的理論架空超自然的靈界,不再談論形而上的哲學,人類就相信新的科學,慢慢離開《聖經》,慢慢放棄了鬼魔、上帝、靈魂等超自然的存在。於此同時的中國內地卻有許多鬼附的人得著醫治,趕鬼的事蹟在傳道紀錄中保存下來。

撒但要人不信上帝存在的最好辦法,就是告訴人:「我也不存在」。既然撒但不存在,上帝也不存在,人們就不需要相信超自然的存在,也不需要相信形上學的內容。人們因此受騙上當,只看重現世物質的存在。

這位德國斯圖加特大學神學家提交精神病與鬼附的論文時,教授對他說:「你知道嗎?你所研究的主題在德國學術界沉寂了半世紀,已經五十年沒有人討論邪靈的存在、鬼魔的附身。」在這篇文章問世後的十年內,鬼魔學再度被重視。一九七三年,美國拍了一部《驅魔人》(The Exorcist)電影。這是時代精神影響文化界的例子。

鬼魔的存在是一個事實,你一定要相信《聖經》所講的。耶穌在世上的時候,魔鬼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耶穌對這件事絲毫沒有興趣,他說:「撒但(撒但就是抵擋的意思,乃魔鬼的別名),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上帝,單要事奉祂。』」(太四10)

撒但躲在幕後,試圖操縱人。今日現象界的背後有一位陰謀的策動者,人卻自以為有了現代的科學,就能看清楚一切,認定:靈界不存在,唯一的存在就是物質、唯一的價值就是物質、唯一的實用就是物質。在這種膚淺的觀念影響之下,人放棄對靈界的認識。當你禱告:「救我們脫離兇惡」(或作:脫離惡者),要知道兇惡不只是自然的災害或是道德的邪惡,你更應該求上帝救你脫離惡者。

內文:摘錄自唐崇榮牧師《主禱文詳解》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