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荣牧师

〈马太福音〉六章13节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恶者)。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二十世纪初期有一些人已经不再相信有鬼魔的存在,他们已不再相信超自然的存在。二十世纪中叶,德国斯图加特大学(University of Stuttgart)有一位重要的神学家写了一本关于精神病与鬼附的书,专门研究《圣经》记载被邪灵附着的事蹟。超自然的研究在当时并不是显学。

一九一七年,美国神学家饶申布士(Walter Rauschenbusch, 1861–1918)写一本名为《社会福音的神学基础》(Theology for the Social Gospel)的书,书中说:「历史上根本不存在《圣经》记载的鬼附事蹟。四卷福音书之所以讲论鬼附的事,是因为福音书的作者不明白所谓的鬼附其实是精神失常者会有的表现」。

饶申布士的思想与奥地利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的心理学同出一辙。佛洛伊德用很现代化的字眼重新解释《圣经》,既不相信良心的存在,也不相信魔鬼的存在。两人都用精神衰弱、精神失常、精神病等病理特征诠释耶稣时代的鬼附现象。当这些所谓的新学术出来时,许多神学家追随时代的潮流,赶紧将神学改头换面,深怕自己被认为是落伍的思想家。

饶申布士走了一条不需悔改的信仰道路。他不相信耶稣的死是代替性的死,不相信耶稣的宝血能洗净人的罪,也不相信鬼魔会附在人的身上。他用心理学解释这些现象。但讽刺的是,就在饶申布士写那本书的时期,中国山东出现了一位名叫古约翰的人(Jonathan Goforth, 1859-1936;编按:著名加拿大长老会宣教士、奋兴布道家,先后在中国的山东、河南、河北和东北宣教长达四十八年之久,曾为中国东北教会带来福音大复兴。摘自:《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

古约翰在中国传道时,就好像我今天所做的一样,传讲纯正的真理、基督十字架上的死、宝血的赦罪、鬼魔的欺骗。古约翰与几名宣教士在山东赶了一百多次鬼。当鬼从所附之人身上赶出,许多山东基督徒相信这与《圣经》所记载的赶鬼事蹟是一样的情形。〈使徒行传〉第十章三十八节告诉我们:「上帝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这都是你们知道的。祂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上帝与祂同在。」

四福音记载人被鬼附是真实存在的事,是后世之人同有的经历。但自从十九世纪杜宾根学派(Tubingen School)出现之后,以新科学的理论架空超自然的灵界,不再谈论形而上的哲学,人类就相信新的科学,慢慢离开《圣经》,慢慢放弃了鬼魔、上帝、灵魂等超自然的存在。于此同时的中国内地却有许多鬼附的人得着医治,赶鬼的事蹟在传道纪录中保存下来。

撒但要人不信上帝存在的最好办法,就是告诉人:「我也不存在」。既然撒但不存在,上帝也不存在,人们就不需要相信超自然的存在,也不需要相信形上学的内容。人们因此受骗上当,只看重现世物质的存在。

这位德国斯图加特大学神学家提交精神病与鬼附的论文时,教授对他说:「你知道吗?你所研究的主题在德国学术界沉寂了半世纪,已经五十年没有人讨论邪灵的存在、鬼魔的附身。」在这篇文章问世后的十年内,鬼魔学再度被重视。一九七三年,美国拍了一部《驱魔人》(The Exorcist)电影。这是时代精神影响文化界的例子。

鬼魔的存在是一个事实,你一定要相信《圣经》所讲的。耶稣在世上的时候,魔鬼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对这件事丝毫没有兴趣,他说:「撒但(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乃魔鬼的别名),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事奉祂。』」(太四10)

撒但躲在幕后,试图操纵人。今日现象界的背后有一位阴谋的策动者,人却自以为有了现代的科学,就能看清楚一切,认定:灵界不存在,唯一的存在就是物质、唯一的价值就是物质、唯一的实用就是物质。在这种肤浅的观念影响之下,人放弃对灵界的认识。当你祷告:「救我们脱离凶恶」(或作:脱离恶者),要知道凶恶不只是自然的灾害或是道德的邪恶,你更应该求上帝救你脱离恶者。

内文:摘录自唐崇荣牧师《主祷文详解》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