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

為什麼不提?
基督教的倫理是動機倫理,也是主動倫理。倫理的動機應當是良善的,倫理的性質應當是主動的。耶穌說:「你們的義若不能超過法利賽人的義,就不能進天國」,這表示基督徒的義是超過世人的義。登山寶訓告訴我們天國子民的倫理,這裡記載的基督徒道德標準是很高超的,是一種合乎上帝心意的道德,不是人類宗教或文化的產物。當我們在聖經中看見與世不同、獨一無二的教訓,我們要感謝上帝,我們要看見基督教信仰的珍貴,我們要樂意把這些話行在我們生活中。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43-44)

基督徒被打的時候,我們是被動的,但當你再次把你的臉交由對方打的時候,你變成主動的。基督徒的倫理是主動倫理,如果我們受苦,是因為我們甘心受苦,如果我們受逼迫,是因為我們願意受逼迫,我們就是站在主動的地位過著聖徒的生活。耶穌說:「當愛你的仇敵」,這句話是破天荒的一句話,人無法靠著肉體做到這一點。很多人以為耶穌要人變得奴才像,任人欺負。我告訴你,做人很難。如果有人欺負你,你不反抗,對方就認為你好欺負,不斷欺負下去,他認為他的欺負是應該的,你被欺負也是應該的。所以這兩千年來,基督教在被欺負的時候是被動的人,那些反基督教的人越來越兇惡,這種情況是對的嗎?這種情況是應該的嗎?所以很多人每當解釋這段經文時都很不願意解釋,因為這段經文太違背人性。

要愛你們的仇敵 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當浙江禮拜堂的十字架被拆下來的時候,我相信這是北京政府的投石問路,看基督教會怎麼反對,看百姓會怎麼反抗。結果,拆了三千多間禮拜堂的十字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宗教條例,中國人有宗教的自由,同時也有反宗教的自由,當中國政府拆下境內教堂的十字架時,英、美、法都沒有反對,因為英、美、法都擔心與中國的生意受損,不敢干涉中國境內基督教的事。直到今日,德國仍與中國保持友好關係。美國開始提高關稅,對中國越來越強硬。當中國教會的十字架被拆下來之後,中國政府再把幾間大禮拜堂炸掉,很多平信徒的聲音無人理會,接著禁止十八歲以下的孩子上主日學、參加教會的青年團契,共產黨對基督教的逼迫越來越厲害。

中國上百位維權律師替這些受苦的百姓伸冤,他們現在人在哪裡呢?大規模的被逮捕、審訊(編按: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是指2015年7月9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當局在多達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傳喚、拘留、帶走、約談了上百位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部份人士因此下落不明;資料來源:維基百科。)人民政府不是人民選出來的,人民政府不是保護人民的,人民政府已經變成欺壓人民的,當這些法律專家被關進監牢,政府更進一步侵占教會、欺壓教會。世界走到這個地步,前面的路要怎麼走,我們不知道。耶穌在這裡說,「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為什麼要替仇敵禱告?
既然基督徒要愛仇敵,到底基督徒有沒有仇敵?如此一來,基督徒永遠沒有敵我之分了嗎?耶穌說:「要愛你的仇敵。」你要先知道誰是你的仇敵。我們會問:「為什麼要替仇敵禱告?」「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句話隱藏的意義,就是對方有可能改變,當對方做錯事而不覺悟,我們要為他禱告,盼望他會改變,盼望他會醒悟,當他醒悟了,就不會再做錯誤的事情。所以,我們要為仇敵禱告,要為逼迫我們的人禱告。基督徒要愛共產黨員,基督徒也要為共產黨員禱告,盼望對方有一天會醒悟、會悔改。我們從《聖經》看得很清楚,這樣的例子,就是保羅。

保羅是逼迫教會的,保羅是殺害基督徒的,保羅從祭司長拿到文件,可以到大馬色去,逼迫基督的教會。基督徒要恨他嗎?基督徒要殺他嗎?不,上帝自己會動工的。當保羅接近大馬色,忽然間天上有大光照耀,他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迫害我?」「主啊!祢是誰?」他是研究上帝、教導神學的,他是一個神學家,他是一個宗教領袖,他知道這一定是上帝,但是他說:「主啊!祢是誰?」他的神學是課堂上的學術,而不是他心靈深處的悔改與信仰。「主啊!祢是誰?」「我是你所逼迫的耶穌。」從今而後,這逼迫教會的掃羅成為向外邦人傳福音的使徒。

因為盼望對方改變
耶穌說:「要為逼迫你的人禱告。」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我們的仇敵有兩種,一種是像惡者那樣,從不悔改;另一種可能像保羅這樣,會悔改的。我們不知道我們的仇敵屬於哪一種。我們說:「主啊,我為他禱告,若是祢肯,求祢把他的心與腳步調轉過來。」基督教的歷史讓我們看見逼迫原本大大逼迫基督教的羅馬帝國,居然成為世上第一個基督教國家。但你說:「主啊,要我有這樣的靈性,實在是太困難了。我幾乎沒有見過蘇聯的領袖成為基督徒。從毛澤東到習近平,哪一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變成基督徒?」這些人都以為他們擁有十四億的中國人,當美國人反對共產黨的時候,他們說:「你們是反對最大的百姓,你們是反對十四億人民。」實際上,共產主義已經綁架世界最多人口的國家,就是中國。共產黨不怕百姓被殺,只怕失去政權。今天的世界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不知道前面要怎麼樣,但照著耶穌的話:「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為什麼禱告?盼望還有改變的可能,盼望還有上帝的拯救。然後耶穌接下去說:「上帝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上帝充滿寬容、忍耐,等候人悔改。只要是人,只要是上帝造的,就享有上帝所賜的普遍恩惠。

愛仇敵很難 卻是基督的要求
歸正神學將恩典區分為兩種,第一種叫做普遍恩惠,第二種叫做特殊恩惠。什麼叫做普遍恩惠呢?就是每一個人都領受的。什麼叫做特殊恩惠呢?就是只有選民所領受的救恩。普遍恩惠是什麼呢?健康,是上帝賜的;聰明、智慧,是上帝賜的;能夠研究學識,能明白普通的道理,是上帝賜的。基督徒健康,反對上帝的人也健康;基督徒有智慧,無神論也有智慧,因為這是普遍恩典。耶穌在這裡提到兩個普遍恩典,上帝用太陽照好人,也照壞人,上帝降下雨給義人,也給惡人。

基督徒雖然有自己的信仰立場,但是基督徒待人的時候,要效法上帝將普遍恩惠給大家,所以基督徒不可以單單愛基督徒,那些反對教會的人,我們也要愛他,逼迫基督徒的人,我們也要為他禱告,因為我們的上帝,用太陽照好人,也照壞人,我們的上帝降雨給義人,也給惡人。你說:「我不要,只有跟我好的人,我才尊重他,對我不好的人,我討厭他。」耶穌說:「如果這樣,你與稅吏有什麼不同呢?」稅吏是誰?就是那些不替猶太人找好處,專替羅馬人收稅金的人。很多稅吏是貪心、貪污的人,他們徵收很多錢,一些給羅馬帝國,一些放進自己的口袋,所以猶太人恨惡這些人,恨得不得了。耶穌說:「如果你眼中有好人、壞人的分別,那麼你與羅馬派來的稅吏,出賣自己百姓、被視作賣國賊的稅吏,有什麼分別呢?」

如果你見到一個跟你意見相同的人,你問他的安,對跟你意見相左的人,你理都不理,請問,外邦人不也是這樣嗎?你們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呢?所以耶穌基督說:「你們要學習像天父一樣。無論好人、壞人,天父都可憐他們,施恩給他們;無論義人、惡人,天父都賜他們陽光與雨水。你們也要如此。別人對你不好,這是他們的錯;但你們對他們不好,這是不可以的。」最後耶穌說:「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單單這一句話,我可以用一個鐘頭跟你們解釋。什麼叫做完全人的模範?耶穌說你所要效法的,不是孔子,不是老子,你所要效法的,是天上的上帝。你們要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基督徒活在世上,要效法我們的上帝做一個完全的人,我相信這是我們很難做到的,但這是耶穌基督的要求。

求上帝幫助我們,給我們在地上做人,心效法上帝,因為你們是照上帝的形象樣式被造。你不要像世界上的人,人對你不好,你也對他不好;人挖你的眼睛,你也要挖他的眼睛;人敲掉你的牙齒,你也敲掉他的牙齒。你們要愛仇敵,為逼迫你們的人禱告。感謝上帝,基督教開始之初,難以數計的基督徒被迫害,但就在那段時間裡,基督徒的榜樣、基督徒的生活、基督徒的愛心,感動了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變成基督徒。基督徒沒有反抗,基督徒為別人禱告,基督徒愛仇敵,在三百年以後,整個羅馬帝國都變成基督教的國家,因為基督徒遵行了耶穌的教訓。

(內文編錄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未經講員審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