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記〉6:13 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敗落,他如果是猶大人,你必不能勝他,終必在他面前敗落。

閱讀經文:〈以斯帖記〉6

很奇妙的,當哈曼在家裡做了一個五丈高的木架,準備第二天上早朝時,求王讓他把末底改掛到木架上的那個晚上,王睡不著覺。哪一天都睡得著,偏偏那晚睡不著。小孩子要聽故事才睡得著,大人則換成聽歷史才睡得著。所以王就叫人取歷史來唸給他聽。正好那天晚上唸到有兩個守門的想要加害於王,被末底改知道了,他就去報告王后,王后又去通知王,因而保住了王的性命。聽到這裡,王就問,那當時有沒有賜給末底改什麼尊榮爵位啊?伺候王的臣僕回答沒有。

有時候我們做了好事,卻得不到任何的獎賞或鼓勵時,不要難過。因為我們在天父的手中,神的每一個安排計劃都是為我們設計好的,我們不用著急。本來做好事是應當的,可是因為做壞事的人太多了,所以感覺上做了好事就該有獎賞。但是信主的人不要因為一時得不到獎賞而灰心喪志,因為到了時候,我們就會發現原來神的計劃是那樣的完美。

哈曼本來預定第二天上早朝時才去求王的,但是做完木架之後,他迫不及待地跑去求王了。本來在深夜裡去見王,也沒有什麼急事,是一種對人的騷擾,也不合一般的禮節,但是因為太興奮了,哈曼竟然不顧一切在深夜裡去見王了。但是他並不知道,此時的王在想什麼。

王一旦得知哈曼來了,就叫他進來,問他:“王所喜悅尊榮的人,當如何待他呢?”這時的哈曼滿心都是驕傲和自滿,認為全天下就只有他是王最喜愛的人。因此按著他心中想要的願望去回答:“王所喜悅尊榮的人,當將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馬,都交給王極尊貴的一個大臣,命他將衣服給王所喜悅尊榮的人穿上,使他騎上馬,走遍城裡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就如此待他’。”他的心裡可能也出現了自己穿著王的朝服,騎在戴冠的御馬上,神氣非凡。不料王接著說:“你速速將這衣服和馬,照你所說的,向坐在朝門的猶大人末底改去行。凡你所說的一樣不可缺。”

假如你是哈曼,你會如何?當然不敢說不。他可能對自己說:我怎麼這樣倒霉啊?是否流年不利,怎麼沒有把末底改掛到木架上,反而要替他牽馬遊行,還要為他宣告,他是王所喜悅尊榮的人?王所喜悅尊榮的人豈不應該是我哈曼嗎?真是倒霉倒了八輩子!

不管哈曼何等不願意,他還是得照著王的命令去做。他會不會後悔自己為何不等到天亮再去見王?真是後悔莫及!末底改可能也不知道王要報答他的救命之恩,反正哈曼說是王的吩咐,他也就照著做了。走遍街巿後,他依然回到朝門,坐在他的老位置上。但是哈曼可難受了,他覺得太沒面子,太丟人了。他整天在妻子和朋友面前自詡是王的竉臣,那天卻變成牽馬的,還要宣告王所喜悅尊榮的人是那個不向他跪拜的末底改。他一直輸給末底改,連竉臣的位置也不保了,真是急怒攻心啊!

他的智慧人和妻子對他說,假如末底改是猶大人,哈曼必不能勝他,終必在他面前敗落。這句話像是一個預言。為何外族人對猶大人有這樣的看法呢?我想,但以理和他的朋友所經歷的神跡奇事,大概傳遍了巴比倫,成為一時的傳說。因為不管是尼布甲尼撒或是大流士,在事情過後都有通告到各省各地,降旨不准任何人謗讟他們的神,並曉諭全地的人,宣揚耶和華神的偉大!但以理和朋友雖然已經不在了,但是他們的故事卻歷久不衰地流傳下來。因此外族人都曉得猶大人有耶和華神的同在。假如所有神的兒女都能明白這個屬靈的真相,是否能站立得更堅定呢?

在〈詩篇〉十八篇,大衛王說:“慈愛的人,你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清潔的人,你以清潔待他;乖僻的人,你以彎曲待他。(詩18:25-26)”像哈曼這樣乖僻,竟想殺害神的子民之人,神就用這彎曲之法待他,讓他嚐到自己作惡的後果。到了他該去赴王后的筵席的時間了,筵席上除了美食,還有什麼在等待著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