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詩。

耶和華對我主說:「祢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做祢的腳凳。」
耶和華必使祢從錫安伸出能力的杖來,祢要在你仇敵中掌權。
當祢掌權的日子,祢的民要以聖潔的裝飾為衣,甘心犧牲自己,祢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
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後悔,說:「祢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
在祢右邊的主,當祂發怒的日子,必打傷列王。
祂要在列邦中刑罰惡人,屍首就遍滿各處;祂要在許多國中打破仇敵的頭。
祂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頭來。

這是一篇完全在講彌賽亞的“彌賽亞詩篇”(Messianic Psalms),其中論到彌賽亞為君王亦為祭司,在新約裡更引述此詩篇的內容多達14次。寫這詩的是大衛,主耶穌說大衛被聖靈感動,稱他的後裔(耶穌)為主。法利賽人聽了也無法反駁。

在這詩篇裡,大衛形容彌賽亞是被耶和華神高舉的主。神學家賴希(Max Isaac Reich)在他的著作中說:“詩篇第110篇是歷史的鑰匙。 這位唯一能糾正地上錯謬、止息暴風、砍斷鎖鏈、醫治傷痛、矯正彎曲、驅除黑暗的主,是隱藏在天上的, 因地上沒有地方為祂存留,祂坐在神的右邊,這正是祂身為兒子和後嗣獨有的特權。祂忍耐等候, 直至神親自干預地上的事,那時(在千禧年時)仇敵要成為祂的腳凳。”

在這詩篇裡,大衛被聖靈引導,寫下了他所不知道的事情,也預言了彌賽亞的榮耀。第1節的“說”在希伯來文是 ne’um意即“神諭、神的啟示”(an oracle)。先知在舊約論及耶和華嚴肅的聖言時,常用“耶和華說”,在這裡可以說是默示的最高峰,因為表明聖父和聖子的聯合。

在〈希伯來書〉第一章13節引用了這節經文,還有其他四處的經文也說到基督坐在神的右邊,表明了那是原先屬於祂的榮耀:1. 祂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祂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希1:3)。2. 我們所講的事,其中第一要緊的,就是我們有這樣的大祭司,已經坐在天上至大者的寶座右邊(希8:1)。3. 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希10:12)。4. 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希12:2)。耶和華神的右邊,便是主耶穌基督的寶座。

彌賽亞的第二個特徵是,祂是照著麥基洗德等次而立的祭司。麥基洗德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希7:3);因此耶穌並不是照屬肉體的條例,乃是照無窮之生命的大能(希7:16)而被立祭司,因為祂將自己的性命擺上,一次且永遠地為我們死了。“那些成為祭司的,數目本來多,是因為有死阻隔,不能長久。(希7:23)” 但彌賽亞耶穌必長遠活著,拯救相信祂的人,替他們祈求。

第5節“在祢右邊的主”,祢是指耶和華神,右邊的主是指彌賽亞耶穌。這是預言基督要在末日施行審判,必打傷列王,在列邦中刑罰惡人,並在各國中打破仇敵的頭。最後的一句很有意思,大衛可能用自己的經驗來形容這位得勝的主,可能會因戰事而感到乾渴,但是當祂喝了路旁的河水,必從新得力,抬起頭來,重新作戰。是的,有時候只需要一口水,就可以使我們的疲倦一掃而空,重新得力。筆者的書桌上也總有一杯水,使我隨時喝了就有精神,抬頭重新上電腦打字。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祢是弥赛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