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第八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調用第八。

耶和華啊,求祢幫助,因虔誠人斷絕了,世人中間的忠信人沒有了。
人人向鄰舍說謊,他們說話是嘴唇油滑,心口不一。
凡油滑的嘴唇和誇大的舌頭,耶和華必要剪除。
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得勝,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誰能做我們的主呢?」
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嘆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
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
耶和華啊,祢必保護他們,祢必保佑他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就有惡人到處遊行。

這首詩篇也是大衛寫的,他真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調用第八是指以男低音低八度的音調,或是用有第八弦之樂器發音,可見這首詩篇唱起來極為深沉。

在這詩篇裡大衛對人的謊言和油嘴滑舌感到極其不耐,不知你有沒有聽過那樣的言語,你的感覺又是如何?在〈雅各書〉裡,說到舌頭在百體中最小,卻能說大話,又可以點起地獄之火。

大衛用人的舌頭和神的言語相比較,就發現前者一點都不可信,神的話卻句句真實,要存到永遠。所以讓你選擇,你願意相信誰的話呢?

大衛用「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來形容神話語的精煉,銀要經過七個階段的改進,以達到一個值得被稱為貴重金屬的純度,神的話語也是如此精純。

我們的言語雖然達不到神話語的精純,但也可以學習,盡量思想後再說,考查後再說,沒有情緒時再說,能夠有這三度的精煉,可信度就很高了。

在惡人到處遊行之際,我們更要勒住自己的舌頭,免得成為油嘴滑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