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58篇

大衛的金詩,交於伶長。調用休要毀壞。

世人哪,你們默然不語,真合公義嗎?施行審判,豈按正直嗎?
不然!你們是心中作惡,你們在地上稱出你們手所行的強暴。
惡人一出母胎,就與神疏遠;一離母腹,便走錯路,說謊話。
他們的毒氣好像蛇的毒氣,他們好像塞耳的聾虺,
不聽行法術的聲音,雖用極靈的咒語,也是不聽。
神啊,求祢敲碎他們口中的牙!耶和華啊,求祢敲掉少壯獅子的大牙!
願他們消滅如急流的水一般,他們瞅準射箭的時候,願箭頭彷彿砍斷。
願他們像蝸牛消化過去,又像婦人墜落未見天日的胎。
你們用荊棘燒火,鍋還未熱,祂要用旋風把青的和燒著的一齊颳去。
10 義人見仇敵遭報就歡喜,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腳。
11 因此,人必說:「義人誠然有善報,在地上果有施行判斷的神。」

在這篇詩篇裡,大衛經歷著一場內心的交戰,正如我們有時也會有的交戰一樣;就是當義人受苦,看到惡人或壓迫他們的人越來越強盛時的不理解和不服氣。為什麼惡人不遭報應,反得祝福?有時我們覺得自己做得比別人好,生活也比他人敬虔,為什麼神反而讓那些不比我們敬虔的人得意呢?義人真的會有善報嗎?在世上真有施行判斷的神嗎?

再一次,畢德生牧師的翻譯讓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段經文1-2節: Is this any way to run a country? Is there an honest politician in the house? Behind the scenes you brew cauldrons of evil, behind closed doors you make deals with demons. 這是統治一個國家的方法嗎?難道一個誠實的政治人物都沒有?他們在私底下釀造邪惡的大鍋,在關閉的門後與魔鬼談交易。

所以大衛談論的對象是指那些有權勢的人。當他被掃羅追殺時,竟然沒有一個出來為大衛講話,沒有人仗義直言,任憑掃羅攻擊一個正直的人。那時的大衛為以色列立下軍功,殺了歌利亞,擊敗非利士人,屢屢建功,但是當掃羅覇凌他時,個個都把臉轉過去,沒有一個出來幫他。所以大衛覺得他的苦情也是他們造成的,因為他們默然不語。

大衛一語道盡世態炎涼,明知不公義的事正在進行,卻一句話都不出來主持公道,害怕自己被捲入是非圈中。這些識時務的人也就是大衛口中的惡人,因為他們心中作惡。大衛這句話很厲害,指出人心中作惡也是很可惡的事情。現代人也有許多看到人作惡,反而額手稱慶叫好,這也是參與作惡,在他人的惡上有份了。

所以大衛形容這樣的人一出母胎就與神疏遠;一離母腹便走錯路,說謊話。因為他們所受的教育不當,以致只要明哲保身,不顧公義。一般人都很怕事,筆者也不例外,所以讀到這裡也感到很慚愧。

蛇的毒氣,表示一開口就害人;虺是蛇,聾虺是指聽不見的蛇。在埃及、中東和印度有許多玩蛇的人,吹笛可以引眼鏡蛇出來跳舞,現在我們己經知道蛇是聾的,是靠振動和動作去感應。在這裡就是說那惡人之狠毒,是無法被控制的,連音樂都不能,他的耳朵好像聾了一樣,雖用法的聲音或極靈的咒語也是不聽。他們的耳朵塞起來,不聽困苦人的呼求。

大衛形容惡人像蛇,像獅子,即使把他們的牙齒敲掉,使他們沒有攻擊力,但他們若繼續攻擊,便希望神使他們:“消滅如急流的水一般”。在以色列的曠野,平常河道是乾的,當上游下雨,山洪會暴漲,急流就沖下,但雨一停,水也就沒有了。所以大水來得很快,但一下就沒有了。惡人的勢力也是如此,看起來好像聲勢浩大,神卻能使他們轉眼消失,就像蝸牛消化過去,婦人墜落未見天日的胎。大衛對現實生活的知識很豐富,應用起來十分有說服力。你見過蝸牛消化的過程嗎?只要洒點鹽,牠一下子就融化了。

義人,也就是倚靠神的人,必然見仇敵遭報,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腳。那時人必說:“義人誠然有善報,在地上果有施行判斷的神”。神說祂必為我們伸冤,伸冤在神,所以不要為了惡人短暫的囂張而不平,讓我們一起見證:“義人誠然有善報,在地上果有施行判斷的神”。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耶和华,祢是我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