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以探的訓誨詩。

我要歌唱耶和華的慈愛直到永遠,我要用口將祢的信實傳於萬代。
因我曾說:「祢的慈悲必建立到永遠,祢的信實必堅立在天上。」
「我與我所揀選的人立了約,向我的僕人大衛起了誓:
我要建立祢的後裔直到永遠,要建立祢的寶座直到萬代。」(細拉)
耶和華啊,諸天要稱讚祢的奇事,在聖者的會中要稱讚祢的信實!
在天空,誰能比耶和華呢?神的眾子中,誰能像耶和華呢?
祂在聖者的會中是大有威嚴的神,比一切在祂四圍的更可畏懼。
耶和華萬軍之神啊,哪一個大能者像祢耶和華?祢的信實是在祢的四圍。
祢管轄海的狂傲,波浪翻騰,祢就使他平靜了。
10 祢打碎了拉哈伯,似乎是已殺的人,祢用有能的膀臂打散了祢的仇敵。
11 天屬祢,地也屬祢,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為祢所建立。
12 南北為祢所創造,他泊黑門都因祢的名歡呼。
13 祢有大能的膀臂,祢的手有力,祢的右手也高舉。
14 公義和公平是祢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行在祢前面。
15 知道向祢歡呼的,那民是有福的!耶和華啊,他們在祢臉上的光裡行走。
16 他們因祢的名終日歡樂,因祢的公義得以高舉。
17 祢是他們力量的榮耀,因為祢喜悅我們,我們的角必被高舉。
18 我們的盾牌屬耶和華,我們的王屬以色列的聖者。
19 當時,祢在異象中曉諭祢的聖民說:「我已把救助之力加在那有能者的身上,我高舉那從民中所揀選的。
20 我尋得我的僕人大衛,用我的聖膏膏他。
21 我的手必使他堅立,我的膀臂也必堅固他。
22 仇敵必不勒索他,凶惡之子也不苦害他。
23 我要在他面前打碎他的敵人,擊殺那恨他的人。
24 只是我的信實和我的慈愛要與他同在,因我的名他的角必被高舉。
25 我要使他的左手伸到海上,右手伸到河上。
26 他要稱呼我說:『祢是我的父,是我的神,是拯救我的磐石。』
27 我也要立他為長子,為世上最高的君王。
28 我要為他存留我的慈愛直到永遠,我與他立的約必要堅定。
29 我也要使他的後裔存到永遠,使他的寶座如天之久。
30 倘若他的子孫離棄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
31 背棄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誡命,
32 我就要用杖責罰他們的過犯,用鞭責罰他們的罪孽。
33 只是我必不將我的慈愛全然收回,也必不叫我的信實廢棄。
34 我必不背棄我的約,也不改變我口中所出的。
35 我一次指著自己的聖潔起誓,我決不向大衛說謊。
36 他的後裔要存到永遠,他的寶座在我面前如日之恆一般。
37 又如月亮永遠堅立,如天上確實的見證。」(細拉)
38 但祢惱怒祢的受膏者,就丟掉棄絕他。
39 祢厭惡了與僕人所立的約,將他的冠冕踐踏於地。
40 祢拆毀了他一切的籬笆,使他的保障變為荒場。
41 凡過路的人都搶奪他,他成為鄰邦的羞辱。
42 祢高舉了他敵人的右手,祢叫他一切的仇敵歡喜。
43 祢叫他的刀劍捲刃,叫他在爭戰之中站立不住。
44 祢使他的光輝止息,將他的寶座推倒於地。
45 祢減少他青年的日子,又使他蒙羞。(細拉)
46 耶和華啊,這要到幾時呢?祢要將自己隱藏到永遠嗎?祢的憤怒如火焚燒要到幾時呢?
47 求祢想念,我的時候是何等地短少!祢創造世人,要使他們歸何等的虛空呢!(細拉)
48 誰能常活免死,救他的靈魂脫離陰間的權柄呢?(細拉)
49 主啊,祢從前憑祢的信實向大衛立誓要施行的慈愛,在哪裡呢?
50 主啊,求祢記念僕人們所受的羞辱,記念我怎樣將一切強盛民的羞辱存在我懷裡。
51 耶和華啊,祢的仇敵用這羞辱羞辱了祢的僕人,羞辱了祢受膏者的腳蹤。
52 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阿們。

這是一篇彌賽亞詩篇,因為其中提到神對大衛的應許:“我要建立你的後裔直到永遠,要建立你的寶座直到萬代”。這後裔是單數,能坐上寶座直到萬代的,只有彌賽亞,也就是耶穌基督。這是神和大衛所立的約(撒下7:4-16; 代上17:3-15)。這詩篇的作者是以拉人以探。在列王記上第四章31節,作者說所羅門王的智慧勝過萬人,勝過以斯拉人以探並瑪曷的兒子希幔、甲各、達大的智慧。可見在當時以探和希幔(詩篇88篇的作者)都是當時公認的智慧人,因此他們有資格寫訓誨詩給以色列人去學習。

這詩篇也是詩篇第三卷(73-89首)的最後一篇。它的背景很可能是猶大國滅亡後,在巴比倫被擄的時期。那時他們沒有了國家,失去了自由,淪為巴比倫的俘虜;此時回想神和大衛所立的約,不禁質疑為何事情會演變成這樣?神既然已經應許大衛,為何他們會亡國?當他們都成為階下囚時,神的應許又將如何應驗呢?這也是我們有時會發出的疑問,假如神祝福保守祂的兒女,為何工作會不順利,家庭會不幸福,兒女會不聽話?

有一首聖詩以“我要歌唱耶和華的慈愛直到永遠,我要用口將你的信實傳於萬代”為詞,一直覺得這是一首讚美的聖歌,但是從沒想到,在詩歌的後面有那麼深沉的悲哀。詩人想要歌唱耶和華的慈愛,想要傳揚耶和華的信實到萬代,因為神是創天造地的全能神。從1-18節,詩人讚美神的偉大和神聖;在19-37節,詩人提到神與大衛立的盟約;38-51節講到猶太人的悲慘光景;第52節再度以榮耀神為結束。

在此詩篇中,詩人一再用“信實”去形容神的屬性;但是到了第49節,詩人卻反問:“主啊,你從前憑你的信實向大衛立誓要施行的慈愛,在哪裡呢?”以色列人一直在等待彌賽亞的來臨,等待神所應許的那位拯救者來幫助以色列人打敗仇敵。在絕望中,詩人甚至指責神:“但你惱怒你的受膏者,就丟掉棄絕他/你厭惡了與僕人所立的約,將他的冠冕踐踏於地”。意思就是,你生氣了就可以毀約嗎?這不是信實的神做的事啊!你討厭這約,就讓以色列人倒霉,這算什麼信實啊?詩人發出的言語非常尖銳,因為人在受苦時,往往不會先去思考自己有沒有錯。

詩人忘了盟約中的一句話:“倘若他的子孫離棄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背棄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誡命,我就要用杖責罰他們的過犯,用鞭責罰他們的罪孽。”在以色列人背約的同時,還不准神管教他們,反而認為是神不信實。這就是人的罪性。彌賽亞來了,以色列人拒絕祂,還把祂釘上十字架,因為罪的矇敝,使他們的心眼無法看見神的兒子,神的心意。

神應許,“大衛的後裔要存到永遠,他的寶座在我面前如日之恆一般”。彌賽亞已經來了,現在坐在父神的右邊,祂必存到永遠,祂的寶座也要如日之恒一般,又如月亮永遠堅立,如天上確實的見證。願榮耀都歸於至聖的羔羊,大衛的後裔,人類的救主,因為神的信實永遠不改變。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祂帶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