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以探的训诲诗。

我要歌唱耶和华的慈爱直到永远,我要用口将祢的信实传于万代。
因我曾说:「祢的慈悲必建立到永远,祢的信实必坚立在天上。」
「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向我的仆人大卫起了誓:
我要建立祢的后裔直到永远,要建立祢的宝座直到万代。」(细拉)
耶和华啊,诸天要称赞祢的奇事,在圣者的会中要称赞祢的信实!
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神的众子中,谁能像耶和华呢?
祂在圣者的会中是大有威严的神,比一切在祂四围的更可畏惧。
耶和华万军之神啊,哪一个大能者像祢耶和华?祢的信实是在祢的四围。
祢管辖海的狂傲,波浪翻腾,祢就使他平静了。
10 祢打碎了拉哈伯,似乎是已杀的人,祢用有能的膀臂打散了祢的仇敌。
11 天属祢,地也属祢,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为祢所建立。
12 南北为祢所创造,他泊黑门都因祢的名欢呼。
13 祢有大能的膀臂,祢的手有力,祢的右手也高举。
14 公义和公平是祢宝座的根基,慈爱和诚实行在祢前面。
15 知道向祢欢呼的,那民是有福的!耶和华啊,他们在祢脸上的光里行走。
16 他们因祢的名终日欢乐,因祢的公义得以高举。
17 祢是他们力量的荣耀,因为祢喜悦我们,我们的角必被高举。
18 我们的盾牌属耶和华,我们的王属以色列的圣者。
19 当时,祢在异象中晓谕祢的圣民说:「我已把救助之力加在那有能者的身上,我高举那从民中所拣选的。
20 我寻得我的仆人大卫,用我的圣膏膏他。
21 我的手必使他坚立,我的膀臂也必坚固他。
22 仇敌必不勒索他,凶恶之子也不苦害他。
23 我要在他面前打碎他的敌人,击杀那恨他的人。
24 只是我的信实和我的慈爱要与他同在,因我的名他的角必被高举。
25 我要使他的左手伸到海上,右手伸到河上。
26 他要称呼我说:『祢是我的父,是我的神,是拯救我的磐石。』
27 我也要立他为长子,为世上最高的君王。
28 我要为他存留我的慈爱直到永远,我与他立的约必要坚定。
29 我也要使他的后裔存到永远,使他的宝座如天之久。
30 倘若他的子孙离弃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
31 背弃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诫命,
32 我就要用杖责罚他们的过犯,用鞭责罚他们的罪孽。
33 只是我必不将我的慈爱全然收回,也必不叫我的信实废弃。
34 我必不背弃我的约,也不改变我口中所出的。
35 我一次指著自己的圣洁起誓,我决不向大卫说谎。
36 他的后裔要存到永远,他的宝座在我面前如日之恒一般。
37 又如月亮永远坚立,如天上确实的见证。」(细拉)
38 但祢恼怒祢的受膏者,就丢掉弃绝他。
39 祢厌恶了与仆人所立的约,将他的冠冕践踏于地。
40 祢拆毁了他一切的篱笆,使他的保障变为荒场。
41 凡过路的人都抢夺他,他成为邻邦的羞辱。
42 祢高举了他敌人的右手,祢叫他一切的仇敌欢喜。
43 祢叫他的刀剑卷刃,叫他在争战之中站立不住。
44 祢使他的光辉止息,将他的宝座推倒于地。
45 祢减少他青年的日子,又使他蒙羞。(细拉)
46 耶和华啊,这要到几时呢?祢要将自己隐藏到永远吗?祢的愤怒如火焚烧要到几时呢?
47 求祢想念,我的时候是何等地短少!祢创造世人,要使他们归何等的虚空呢!(细拉)
48 谁能常活免死,救他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呢?(细拉)
49 主啊,祢从前凭祢的信实向大卫立誓要施行的慈爱,在哪里呢?
50 主啊,求祢记念仆人们所受的羞辱,记念我怎样将一切强盛民的羞辱存在我怀里。
51 耶和华啊,祢的仇敌用这羞辱羞辱了祢的仆人,羞辱了祢受膏者的脚踪。
52 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阿们。

这是一篇弥赛亚诗篇,因为其中提到神对大卫的应许:“我要建立你的后裔直到永远,要建立你的宝座直到万代”。这后裔是单数,能坐上宝座直到万代的,只有弥赛亚,也就是耶稣基督。这是神和大卫所立的约(撒下7:4-16; 代上17:3-15)。这诗篇的作者是以拉人以探。在列王记上第四章31节,作者说所罗门王的智慧胜过万人,胜过以斯拉人以探并玛曷的儿子希幔、甲各、达大的智慧。可见在当时以探和希幔(诗篇88篇的作者)都是当时公认的智慧人,因此他们有资格写训诲诗给以色列人去学习。

这诗篇也是诗篇第三卷(73-89首)的最后一篇。它的背景很可能是犹大国灭亡后,在巴比伦被掳的时期。那时他们没有了国家,失去了自由,沦为巴比伦的俘虏;此时回想神和大卫所立的约,不禁质疑为何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神既然已经应许大卫,为何他们会亡国?当他们都成为阶下囚时,神的应许又将如何应验呢?这也是我们有时会发出的疑问,假如神祝福保守祂的儿女,为何工作会不顺利,家庭会不幸福,儿女会不听话?

有一首圣诗以“我要歌唱耶和华的慈爱直到永远,我要用口将你的信实传于万代”为词,一直觉得这是一首赞美的圣歌,但是从没想到,在诗歌的后面有那么深沉的悲哀。诗人想要歌唱耶和华的慈爱,想要传扬耶和华的信实到万代,因为神是创天造地的全能神。从1-18节,诗人赞美神的伟大和神圣;在19-37节,诗人提到神与大卫立的盟约;38-51节讲到犹太人的悲惨光景;第52节再度以荣耀神为结束。

在此诗篇中,诗人一再用“信实”去形容神的属性;但是到了第49节,诗人却反问:“主啊,你从前凭你的信实向大卫立誓要施行的慈爱,在哪里呢?”以色列人一直在等待弥赛亚的来临,等待神所应许的那位拯救者来帮助以色列人打败仇敌。在绝望中,诗人甚至指责神:“但你恼怒你的受膏者,就丢掉弃绝他/你厌恶了与仆人所立的约,将他的冠冕践踏于地”。意思就是,你生气了就可以毁约吗?这不是信实的神做的事啊!你讨厌这约,就让以色列人倒霉,这算什么信实啊?诗人发出的言语非常尖锐,因为人在受苦时,往往不会先去思考自己有没有错。

诗人忘了盟约中的一句话:“倘若他的子孙离弃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背弃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诫命,我就要用杖责罚他们的过犯,用鞭责罚他们的罪孽。”在以色列人背约的同时,还不准神管教他们,反而认为是神不信实。这就是人的罪性。弥赛亚来了,以色列人拒绝祂,还把祂钉上十字架,因为罪的蒙敝,使他们的心眼无法看见神的儿子,神的心意。

神应许,“大卫的后裔要存到永远,他的宝座在我面前如日之恒一般”。弥赛亚已经来了,现在坐在父神的右边,祂必存到永远,祂的宝座也要如日之恒一般,又如月亮永远坚立,如天上确实的见证。愿荣耀都归于至圣的羔羊,大卫的后裔,人类的救主,因为神的信实永远不改变。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祂带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