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來啊,我們要向耶和華歌唱,向拯救我們的磐石歡呼!
我們要來感謝祂,用詩歌向祂歡呼!
因耶和華為大神,為大王,超乎萬神之上。
地的深處在祂手中,山的高峰也屬祂。
海洋屬他,是祂造的,旱地也是祂手造成的。
來啊,我們要屈身敬拜,在造我們的耶和華面前跪下!
因為祂是我們的神,我們是祂草場的羊,是祂手下的民。唯願你們今天聽祂的話:
「你們不可硬著心,像當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曠野的瑪撒
那時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
10 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裡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
11 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希伯來語中的“歌曲”一詞是zemirot,即zemer(זמר)的複數形式。 雖然歌曲是該詞最常見的定義,但詞根ז-מ-ר也有另一種含義:「通過去除多餘的樹枝來“修剪”植物。」 這些含義之間的聯繫最初並不很明顯,但是由於希伯來語單詞已觸及對象的本質,因此仔細觀察即可發現它們之間的相關性。

一棵大樹修剪掉沉重的樹枝和多餘的葉子後會蓬勃發展,因此可以將其營養資源用於其最需要的地方。 同樣,音樂也不是隨機收集的音符的組成。 要創作一首優美的歌曲,必須“修剪”多餘的聲音。 同樣的原則也可以適用於我們自己的生活。 為了適當地將我們的整個生活變成一首聖歌,我們必須除掉生活中繁重且多餘的部份。

在這首詩篇裡,詩人提醒我們要感謝神,讚美神,向神歡呼;從希伯來文的字根裡,還要經常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修剪。因為我們至終的目的是要活在主前,享受從祂來的安息。

雖然聖經沒有註明誰是此詩篇的作者,但是在七十士譯本裡認為這是出於大衛王的作品。因為在〈希伯來書〉四章7節裡說:“所以過了多年,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有聖經學者認為這詩篇是為了住棚節而寫,因為住棚節的目的便是要喚醒以色列人記得他們的祖先出埃及時,在曠野的四十年流浪生涯。四十年裡,他們在曠野中,白日有雲柱遮陽擋日,黑夜有火柱保暖照明,不受野獸的侵襲,要水有水喝,要肉有肉吃,還有天降的嗎哪,等等。各樣的神蹟他們都看到了,但是他們依然心裡迷糊,不懂得敬拜神,也不知道要敬畏神。

在舊約裡有兩個米利巴,一個在利非訂附近。當年神在此地行神蹟,摩西奉命用杖擊打磐石,水就從磐石流出。摩西把那個地方叫做“瑪撒”(意思是試驗、考驗)和“米利巴”(意思是爭吵)。這兩個名字源於以色列人因沒有水喝而跟摩西爭吵,並試探上帝。(出17:1-7)。另一個米利巴在加低斯附近,摩西在此地擊石出水,神說他沒有尊耶和華為聖,所以不給他進迦南。以色列人從在埃及時就一直見到神的作為,但是一有不滿足就用吵鬧、埋怨的方式去表達,因此讓神感到厭煩。

人若不認識神的作為,怎能信靠神?不能信靠神,又怎能心裡得安息?所以不是神不給人安息,而是人的剛硬和無知,使他們無法進入神的安息。一個明白神作為而投靠神的人,他們的生命表現便全然不一樣了。一個進入神的安息裡的人,他的心會好像得了活水似地,充滿喜樂,以致他無法禁止自己的口不歡呼。他無法禁止自己的心不敬拜。用感謝,用詩歌,用歚呼來讚美,來敬拜。因為我們是祂草場的羊,是祂手下的民,祂是我們的神。我們要聽祂的話。讓我們一起,來敬拜那超乎萬神之上的耶和華,唯一的真神。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来啊,我们要屈身敬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