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26章22節b   他說:「耶和華現在給我們寬闊之地,我們必在這地昌盛。」

今年五月中,再一個星期,溫哥華的政府決定要開始放鬆對疫情的控制了,從一點一點開始:五月中,六月,七月,九月,至於想觀看溫哥華的熱門運動冰上曲棍球Canuck,就要等到疫苗研發出來。可能球迷會很失望,但是對一般人而言,我們己經沉浸在回復自由的喜悅中。感覺這兩個多月的等待實在值得,因為不僅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讓疫情得到控制。

在《聖經》中最會等待的人莫過於以撒了,亞伯拉罕一百歲才得到的應許之子。照理來說,一般老年得子的人都會把這個老來子竉上天,可是在《聖經》裡,這個老來子似乎被調教得非常好。當以撒在等待時,他十分安靜。他的一生中有三個比較顯著的等待。

亞伯拉罕住在迦南,迦地不是沒有女人,但是當亞伯拉罕差遣老僕去他的老家為以撒擇妻時,以撒就非常順服地在家等候。事實上,《聖經》告訴我們,在以撒等到老僕人帶利百加回來,並娶她為妻後,他的心才得了安慰。在這之前因為母親去世,使他一直處在悲傷的情緒裡,直到利百加來,他才得了安慰。他迫切需要有人安慰,但是他寧可順服等待,也不肯像他兒子以掃一樣,就地找迦南女人結婚或鬼混。這是他的第一個等待。

第二個等待是妻子的懷孕。身為應許之子,怎能沒有後裔?若是利百加不孕,會不會有第二個夏甲呢?當年亞伯拉罕的妻子撒拉,就因為自己不孕,強迫老公和侍女同寢,沒想到造成中東直到現在爭戰不停的局面。

但這次以撒很有智慧地處理此事,他不去找第二個女人,他去找那賜人生命的耶和華神。他為利百加向神祈求,神就應允了他,賜他們一對雙胞胎。多麼希望在婚姻裡能有這樣美好的智慧,為自己的配偶禱告。我們的配偶都是凡人,我們自己也是凡人,都難免有不足不完美的地方,但是神給我們應許,我們祈求,祂就應允我們。何必吵架呢?意見不同,也帶到神面前,聖靈自然會在兩人心裡動工。

以撒和利百加結婚時是40歲,孩子出生時,以撒60歲。近20年漫長的等待,真的很有耐心了;但願我們也向以撒學習,在等待時學會轉向神。

第三次的等待是在居拉耳,那是非利士人之地。以撒本來住在靠近庇耳拉海萊的地方。庇耳拉海萊就是夏甲第一次離開亞伯拉罕時,在書珥的曠野水泉旁遇見神的使者,因此稱那水泉(井)為庇耳拉海萊—耶和華是看顧人的神。以撒住在那裡時,那地發生饑荒,因此他搬到基拉耳,非利士人之地居住。

以撒在那地耕種,那一年有百倍的收成。耶和華賜福給他, 他就昌大,日增月盛,成了大富戶。他有羊群、牛群,又有許多僕人,非利士人就嫉妒他。 當他父親亞伯拉罕在世的日子他父親的僕人所挖的井,非利士人全都塞住,填滿了土。(創26:12-15)

以撒就重新挖那些井,又按著他父親給的名字叫那些井。但是基拉耳的牧人看到以撒的僕人挖到活水井就來搶奪。以撒再去挖第二口井,他們又來相爭。以撒便離開那裡,再去挖第三口井,他們終於不來相爭了。以撒為那井取名「利河伯」,因為他相信「耶和華現在給我們寬闊之地,我們必在這地昌盛。」

以撒忍耐等待,因為他相信必有神的祝福,何必跟那些人一班見識? 要就拿去吧! 主耶穌當年在猶大地傳福音時,因為有人說他施洗的人比施洗約翰多,其實是主的門徒替人施洗,但是主耶穌一聽到有這樣的風聲,祂就帶著門徒離開去加利利了。以撒後來回到別是巴,神再次向他顯現,再次應許他,與他同在,要賜福給他。

在等待中保守自己,在等待中禱告,在等待中退讓,等待神開路,是因為對神有信心。在疫情中我們似乎見到了曙光,似乎經過了一條又暗又長的隧道,看到出口了;但是我們能確定,不會有下一波嗎?但願不會,但願我們都知道在等待中,神依然與我們同在,要加倍賜福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