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志上 11章1-2節   以色列眾人聚集到希伯崙大衛,說:「我們原是你的骨肉。 從前掃羅做王的時候,率領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華你的神也曾應許你說:『你必牧養我的民以色列,做以色列的君。』」

隨著掃羅的陣亡,大衛的逃亡生涯結束了。他第一件事是求問神:「我上猶大的一個城去可以嗎?」這就是大衛合神心意的做法之一。假如你中了彩票,或是有什麼好處臨到,你第一件事會求問神,怎樣處理嗎?現在新冠疫情比較緩和,有些教會開始有實體聚會了,你有沒有求問神:「我要不要回去教會聚會呢?」

掃羅死了,大衛哪裡都可以去,但是他覺得自己是神的人,是神所膏的王,所以他必須聽從神的命令。這是何等的順服!然後他再求問神要上哪一個城去?神指示他上希伯崙,所以他就帶著妻子和跟隨他的人都帶到希伯崙。每次讀到大衛求問神,我都覺得是對自己的一個挑戰,學習對神的敬畏和尊重,在生活裡把自己擺在僕人和使女的位置上,像大衛一樣。

當大衛到了希伯崙之後,他以前所送的禮,所結交的朋友,現在都「發酵」了。猶大人來到希伯崙,在那裡膏大衛作王。大衛知道「建立關係」的重要性,所以他聽到基伊拉的城受困,他就去救基伊拉;在曠野時,他就幫助放羊的,免得他們被擄掠;他打勝仗得了掠物,就拿去送猶大的長老們。在逃亡的生涯中,大衛沒有因而自暴自棄,反而在每一個關鍵時刻去幫助別人,與人建立良好的關係。如此,當他住進希伯崙時,猶大支派就承認了撒母耳曾經膏大衛做王這件事,更同心接受大衛做他們的王。大衛一生中三次被膏為王,這是第二次,第三次是被膏為全以色列的王。

此時以色列大半的國土都已失去,約旦河以西只剩下一些猶大支派的地,例如希伯崙。掃羅的元帥押尼珥帶著殘兵敗將,和掃羅所剩的唯一兒子伊施波設,逃到約旦河東的瑪哈念,立伊施波設為王。押尼珥知道神已經藉著撒母耳膏大衛為王,可是一旦伊施波設不做王,那麼他也當不成元帥。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勢,押尼珥必須立伊施波設為王。但是押尼珥並不尊重伊施波設,還和王的妃子同床。伊施波設只是個傀儡。

大衛此時有沒有能力拿下押尼珥,消滅掃羅的勢力呢?即使有,大衛也按兵不動。從這方面來看,大衛是一個很能忍的人,因為他敬畏神,所以一定要等神的時間,而不會自己去爭取。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大衛在希伯崙做了七年六個月的猶大王。在這七年六個月裡,大衛開始展現他身為君王的能力。神也從一些小事上讓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看出祂的心意。

第一件事便是藉著在基遍池的一次比賽,讓人看到猶大家的勢力強過掃羅家的勢力。有一次這兩家的僕人在基遍池相遇,押尼珥心高氣傲,仗著是前王的元帥,向約押挑戰。約押是大衛的元帥,跟著大衛出生入死,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應戰。這次的比賽是各派十二名出去,然後單打獨鬥。這是第一次看到男人打鬥是彼此揪頭。以前的男人頭髮留得長,所以可以揪住頭髮,難怪現在的軍人都要理平頭。彼此揪頭,然後用刀刺肋;因為是一手揪頭,一手刺肋,刺到對方的,因為手還抓著對方的頭髮,所以就一起仆倒了。被刺到的就站不起來了,刺人的站起來再去跟別人打。這種打法感覺相當激烈。那天的戰事裡,押尼珥和以色列人敗在大衛的僕人面前。

洗魯雅是大衛同父異母的姐妹,她的三個兒子都跟著大衛,那便是約押三兄弟,最小的是亞撒黑。亞撒黑是大衛的卅個勇士之一,是個飛毛腿,以善跑著名。他貪功心切,看準了押尼珥,非跟他撕殺不可。但是押尼珥身經百戰,狡滑得很,亞撒黑一心追趕,沒想到押尼珥一停下來,一回轉身,就用槍鐏刺入他的肚腹。押尼珥這是蓄意殺人,因為他可以只傷亞撒黑的腳,讓他不能再追。不過他可能也是為了保命。但是這一殺卻成了他和約押之間永遠的仇恨。

在這一場爭鬥裡,押尼珥那邊死了360人,而大衛的僕人只死了20人。大衛的僕人比押尼珥的僕人強得太多了。這件事也讓押尼珥日後不敢再出來向大衛的僕人挑釁。神藉著大衛的逃亡生涯,讓大衛訓練出一批子弟兵,讓押尼珥曉得他不是徒有虛名,而且他的兵力比押尼珥的還優秀,這下總算把押尼珥陣住了。正像約瑟當宰相之前,要先到波提乏家裡做奴僕和管家,再到監牢裡去蹲幾年,成就了一個偉大的宰相;大衛這幾年的逃亡,也墊定了一個以色列最偉大君王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