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師記六章32節  所以那日人稱基甸為耶路巴力,意思是:「他拆毀了巴力的壇,讓巴力與他爭辯吧。」

有的人和基甸一樣,雖然聽聞有神,卻因為看到這個世界有太多災難而懷疑神的存在。當神的使者來找基甸時,基甸就把他的疑惑都說出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當我們心裡有疑惑時,當告訴神,只有祂知道如何解決你心裡的疑惑。很多無神論者因而成為神的僕人,到處傳福音。

基甸一旦知道有神,他的人生目標就整個改變了,他開始學習順服神。神給他的第一個使命不容易,神要他去拆掉他父親拜巴力的祭壇,還要砍下旁邊的亞舍拉當柴燒。就像我們信主後的第一個使命,便是跟家人傳福音,去掉他們拜的偶像,有的人為此禱告了幾十年。

基甸不敢在白天做,怕犯眾怒,便帶著僕人偷偷在夜裡做。第二天,自然有人發現,並且發現是基甸做的,便要求基甸的父親阿施把兒子交出來。奇妙的是,約阿施護著兒子,對站着敵對他的眾人說:「你們是為巴力辯護嗎?你們要救它嗎?誰為它辯護,就在早晨把誰處死吧!巴力如果是 神,有人拆毀了它的壇,就讓它為自己辯護吧!」巴力如果是神,就可以為自己辯護;巴力若不是神,為它辯護豈不是多此一舉?

所以那日人稱基甸為耶路巴力,意思是:「他拆毀了巴力的壇,讓巴力與他爭辯吧。」

緊接著,事況緊急,所有的米甸人、亞瑪力人和東邊的人都聚集在一起,過了河,在耶斯列平原安營,要來攻打以色列人。神的呼召也很明顯地有事實的印證:耶和華的靈降在基甸身上;他吹角,亞比以謝族都聚集跟隨他。他派使者走遍瑪拿西,瑪拿西人也聚集跟隨他。他又派使者到亞設、西布倫、拿弗他利,他們也都上來會合。

基甸說過,他們那一支(族)在瑪拿西支派中是最貧寒的,他在他父家又是最微小的。是最年幼的。這樣的身份去吹角,為什麼亞比以謝族會聚集跟隨他?瑪拿西人也聚集跟隨他?亞設、西布倫、拿弗他利也都上來會合?在底波拉的史詩裡就指責:流便支派坐在羊圈內,聽羊羣中吹笛的聲音而不肯去打仗;基列、亞設也都無動於衷(士5:15-18)。當然那些人不回應並不表示底波拉之役不是出於神的命定,只是讓我們看見神的靈怎樣幫助基甸,怎樣使原本不合作的一批人都願意出來同心對抗外敵。這些人的回應對基甸是很大的鼓舞,也是印證神對他的呼召。

基甸從來沒有接受過軍事訓練,一直都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現在一旦要面對大軍,面對以往逃避的敵人,這不是信心大小的問題,而是真的害怕,他非常需要從神來的印證,這是人的本相。基甸的表現反應出我們每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情況。他的作法,也提供了我們在害怕時的可行之道,就是不斷地向神求印證。只有這位神,對我們才會有這樣大的耐心和愛心。

基甸繼續向神求印證,他拿一團羊毛放在禾場上,第一次求只有羊毛有露水,遍地都是乾的;第二次求只有羊毛是乾的,遍地都有露水。基甸認了,帶領所有參軍的人到希律泉旁安營,米甸營在他北邊,靠近摩利岡的平原,兩邊相距約有七公里。

在兩軍如此相近的地方,神向基甸提了一個在人看來不可思議的要求:「跟隨你的人太多,我不能把米甸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向我自誇,說:『是我自己的手救了我。』現在你要向這百姓宣告說:『凡懼怕戰兢的,可以離開基列山回去。』」於是有二萬二千人回去,只剩下一萬人。

基甸原本看有這麼多人,還可以壯膽,沒想到神說凡懼怕戰兢的的可以回去。一萬兩千人跑了。神還是覺得人太多,叫他們去喝水:「凡用舌頭舔水像狗一樣舔的,要使他單獨站在一處;那些用雙膝跪下喝水的,也要使他單獨站在一處。」用手捧到嘴邊舔水的數目有三百人,其餘的百姓都用雙膝跪下喝水。神只要這些用手捧到嘴邊舔水的三百人。

假如你是基甸,看到自己的軍隊從兩萬兩千人剩下三百人,你會不會哭出來?敵軍像海沙那樣多,而祢只給我三百人?但此時的基甸,己經不是那個在醡酒池打麥子的基甸。神的同在使基甸成了一個人如其名的,大能的勇士。他有一個偉大的夢,他要乘著神的翅膀,一起去完成那個偉大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