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一章10 節    神稱乾地為「地」,稱聚集在一起的水為「海」。神看為好的。

當你讀〈創世記〉第一章時,你會有什麼感覺呢?我總是覺得,神好像在預備迎接新生嬰兒的父母,精心地從嬰兒房開始,一樣樣地把東西放進去。所以,最重要的是光,因為沒有光,什麼都看不見;其次是穹蒼,有人譯為空氣,那也實在是人的需要。神把深淵的大水分開,有了穹蒼,天下面的水聚在一起為「海」;水一退,乾地就露出來,稱為「地」,神看為好的。因為有「地」,人才有落足之處,原來神並不打算讓人用飛的。

神如此向約伯形容當時的情景:「海水衝出,如出胎胞,那時誰將它關閉呢? 是我用雲彩當海的衣服,用幽暗當包裹它的布,為它定界限,又安門和閂,說:「你只可到這裡,不可越過,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伯38:8-11)。讓我們閉起眼睛,想像自己站在沙灘上,海浪不斷地衝上來淹過你的腳,然後退去,又衝上來,又退去。何等美好的感覺!

當你站在沙灘上回頭一望時,往往不遠處就有樹林。無論是太平洋或是大西洋的海岸邊,都有紅樹林,千百年來默默的矗立在海岸,擔任捍衛陸地的第一道保護線。紅樹林是一些滑稽樹種的組合,世界上約有55種。它們喜歡長在海灘與河口的感潮處,那裡有高度的鹽分和強勁的海風,但是它們能緊密地相互依附,成為海濱最好的防風牆。這只是神在地面上種植的奇妙植物之一種。

當神說:「地要長出植物,就是含種子的五穀菜蔬,和會結果子、果子裏有種子的樹,在地上各從其類。」很少人會想到神的大手筆和想像力之豐富。在溫哥華有座原始森林,有許多人每天去那裡運動。每一次在那裡健行,都會因為樹林之美而深深著迷。從冬季的酷寒裡,逐漸看到冒出新芽的枝葉,紅色的小花也代表夏季漿果的成形;夏季裡路邊的野花瘋狂地蔓長,每天熱情相伴;夏季的紅莓果結束了,黑莓的花就開了,秋風一掃,黑莓的果實就成熟了。接著秋風掃落葉,迎接冷面酷臉的寒冬,只有柏杉不畏懼地展示英雄本色,依然留給森林一片青綠。然後,春天又悄悄地來了。

神的創造,永遠給人希望。

張文亮教授說了一個故事〈奧匈帝國最後的一支騎兵隊〉。奧匈帝國曾經非常強盛,擁有匈牙利、波蘭、義大利與部份德國的領土。1859年,德國興起。1861年,奧匈帝國漸感威脅,要求貴族子弟進入軍校,成為軍人,準備戰爭。有一個貴族子弟叫詹卡(Victor Janka) ,他進入騎兵官校,畢業後政府派他帶一支騎兵隊,鎮守奧德邊界。

詹卡小時候當和父母去爬山,父母就教他有關植物的知識,他自己也很喜歡研究植物。當詹卡從軍時,軍隊的牧草供應不足,詹卡發揮植物專長,在野外收集牧草—番紅花給馬餵食。訓練騎兵時,他教士兵認識植物。一時,被譏笑為「番紅花騎兵隊」。

1868年,德國對奧匈帝國開戰。幾星期之內,奧匈帝國連戰連敗,死傷慘重。詹卡與他的騎兵在平地打不過德軍,退到山區打游擊。德軍切斷他的補給,詹卡的騎兵隊仍不受影響,總有食物和牧草吃。德軍四處追捕,還是徒勞無功。這支騎兵隊成為不妥協的象徵,百姓歌頌的傳奇。1870年,戰爭結束,德國特赦他們,詹卡才解散騎兵,回到匈牙利的布達佩斯。詹卡與他的騎兵隊,成為匈牙利的英雄。

植物有好多功用,但是今天的經文只講到吃的,所以我們也只講吃的。

在華人的歷史裡也有許多類似的故事,藉著山上的一些植物,在險境中存活下來。植物也是許多醫藥的來源。在我們的食物裡更離不開五穀菜蔬。當神應許以色列人去迦南地時,神說:「那地有小麥、大麥、葡萄樹、無花果樹、石榴樹,那地也有橄欖油和蜂蜜。 那地沒有缺乏,你在那裏有食物吃,一無所缺;那地的石頭是鐵,山中可以挖銅。」(申 8:8-9) 。神知道民以食為天,所以賜給以色列人有夠的食物。

你可能懷疑,植物和水果的生長都需要光和水,那時又不下雨,又沒有日月星辰,植物怎能生長?所以我們看到神的智慧是人無法測度的。神在第一天就把光叫出來了,光劃破了黑暗,也把生命力帶進這個世界。「地上還沒有田野的草木,田間的菜蔬還沒有長出來,因為耶和華神還沒有降雨在地上,也沒有人耕種土地。但是,有霧氣從地上騰,滋潤整個土地的表面。(創2:5-6)」在神使地長出植物之前,神就把土地預備好了。

「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土地裏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創2:9) 」何等奇妙,神不只預備食物,還要這些食物悅人眼目。不是隨便地丟一團給人吃,而是要漂漂亮亮地,讓人看了有食慾,想吃。現在的食物藝術千奇百怪,有的人把食物做成小動物,看起來好可愛。有的小朋友因而不忍心吃,看到家人吃還生氣的哭了。神做的食物漂亮,為了引起人的食慾,千萬別發揮得過火了。

神也說明,這些給人吃的是含有種子的五穀菜蔬,果子裡也有種子,在地上各從其類。現代人喜歡搞基因變種,但是許多人買食物還是要買沒有基因改造的,因為神造的植物吃了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