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一章10 节    神称干地为「地」,称聚集在一起的水为「海」。神看为好的。

当你读〈创世记〉第一章时,你会有什么感觉呢?我总是觉得,神好像在预备迎接新生婴儿的父母,精心地从婴儿房开始,一样样地把东西放进去。所以,最重要的是光,因为没有光,什么都看不见;其次是穹苍,有人译为空气,那也实在是人的需要。神把深渊的大水分开,有了穹苍,天下面的水聚在一起为「海」;水一退,干地就露出来,称为「地」,神看为好的。因为有「地」,人才有落足之处,原来神并不打算让人用飞的。

神如此向约伯形容当时的情景:「海水冲出,如出胎胞,那时谁将它关闭呢? 是我用云彩当海的衣服,用幽暗当包裹它的布,为它定界限,又安门和闩,说:「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伯38:8-11)。让我们闭起眼睛,想像自己站在沙滩上,海浪不断地冲上来淹过你的脚,然后退去,又冲上来,又退去。何等美好的感觉!

当你站在沙滩上回头一望时,往往不远处就有树林。无论是太平洋或是大西洋的海岸边,都有红树林,千百年来默默的矗立在海岸,担任捍卫陆地的第一道保护线。红树林是一些滑稽树种的组合,世界上约有55种。它们喜欢长在海滩与河口的感潮处,那里有高度的盐分和强劲的海风,但是它们能紧密地相互依附,成为海滨最好的防风墙。这只是神在地面上种植的奇妙植物之一种。

当神说:「地要长出植物,就是含种子的五谷菜蔬,和会结果子、果子里有种子的树,在地上各从其类。」很少人会想到神的大手笔和想像力之丰富。在温哥华有座原始森林,有许多人每天去那里运动。每一次在那里健行,都会因为树林之美而深深着迷。从冬季的酷寒里,逐渐看到冒出新芽的枝叶,红色的小花也代表夏季浆果的成形;夏季里路边的野花疯狂地蔓长,每天热情相伴;夏季的红莓果结束了,黑莓的花就开了,秋风一扫,黑莓的果实就成熟了。接着秋风扫落叶,迎接冷面酷脸的寒冬,只有柏杉不畏惧地展示英雄本色,依然留给森林一片青绿。然后,春天又悄悄地来了。

神的创造,永远给人希望。

张文亮教授说了一个故事〈奥匈帝国最后的一支骑兵队〉。奥匈帝国曾经非常强盛,拥有匈牙利、波兰、义大利与部份德国的领土。1859年,德国兴起。1861年,奥匈帝国渐感威胁,要求贵族子弟进入军校,成为军人,准备战争。有一个贵族子弟叫詹卡(Victor Janka) ,他进入骑兵官校,毕业后政府派他带一支骑兵队,镇守奥德边界。

詹卡小时候当和父母去爬山,父母就教他有关植物的知识,他自己也很喜欢研究植物。当詹卡从军时,军队的牧草供应不足,詹卡发挥植物专长,在野外收集牧草—番红花给马喂食。训练骑兵时,他教士兵认识植物。一时,被讥笑为「番红花骑兵队」。

1868年,德国对奥匈帝国开战。几星期之内,奥匈帝国连战连败,死伤惨重。詹卡与他的骑兵在平地打不过德军,退到山区打游击。德军切断他的补给,詹卡的骑兵队仍不受影响,总有食物和牧草吃。德军四处追捕,还是徒劳无功。这支骑兵队成为不妥协的象征,百姓歌颂的传奇。1870年,战争结束,德国特赦他们,詹卡才解散骑兵,回到匈牙利的布达佩斯。詹卡与他的骑兵队,成为匈牙利的英雄。

植物有好多功用,但是今天的经文只讲到吃的,所以我们也只讲吃的。

在华人的历史里也有许多类似的故事,借着山上的一些植物,在险境中存活下来。植物也是许多医药的来源。在我们的食物里更离不开五谷菜蔬。当神应许以色列人去迦南地时,神说:「那地有小麦、大麦、葡萄树、无花果树、石榴树,那地也有橄榄油和蜂蜜。 那地没有缺乏,你在那里有食物吃,一无所缺;那地的石头是铁,山中可以挖铜。」(申 8:8-9) 。神知道民以食为天,所以赐给以色列人有够的食物。

你可能怀疑,植物和水果的生长都需要光和水,那时又不下雨,又没有日月星辰,植物怎能生长?所以我们看到神的智慧是人无法测度的。神在第一天就把光叫出来了,光划破了黑暗,也把生命力带进这个世界。「地上还没有田野的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出来,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种土地。但是,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整个土地的表面。(创2:5-6)」在神使地长出植物之前,神就把土地预备好了。

「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土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创2:9) 」何等奇妙,神不只预备食物,还要这些食物悦人眼目。不是随便地丢一团给人吃,而是要漂漂亮亮地,让人看了有食欲,想吃。现在的食物艺术千奇百怪,有的人把食物做成小动物,看起来好可爱。有的小朋友因而不忍心吃,看到家人吃还生气的哭了。神做的食物漂亮,为了引起人的食欲,千万别发挥得过火了。

神也说明,这些给人吃的是含有种子的五谷菜蔬,果子里也有种子,在地上各从其类。现代人喜欢搞基因变种,但是许多人买食物还是要买没有基因改造的,因为神造的植物吃了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