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15章6節    亞伯蘭信耶和華,耶和華就以此為他的義。

亞伯蘭擊敗四王後,回到迦南地。當衝動過去,一切都安靜下來後,他開始害怕了。四王會不會回頭再來攻打他們,亞伯蘭在夜靜人深時,心裡升起了絲絲寒意,要不要逃?沒有想到,耶和華在異象中對亞伯蘭說:「亞伯蘭,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地賞賜你。」

何等的安[慰,神要做亞伯蘭的盾牌,而且要大大賞賜他。因為亞伯蘭拒絕了所多瑪王的賞賜,為的是免得所多瑪王說是他使亞伯蘭富足的。因為亞伯蘭認定他的富足來自於神,任何人都不能誇耀他使亞伯蘭富足,所以神就親自賞賜亞伯蘭,他就可以說是神使我富足。你的富足來自誰呢?是誰使你富足?你倚靠誰得以富足?

亞伯蘭反問神,祢說要給我子嗣,在哪裡?我都老得快死了,得立遺囑把產業留給老僕人以利以謝,祢的應許為何還沒應驗?

亞伯蘭本來要睡覺了,神卻叫他起床,到外面走一走。給他看天上的星星。沒有路燈的希伯崙,滿天星星何等美麗。這時神對他說:「你向天觀看,數算眾星,能數得過來嗎?」又對他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

亞伯蘭信耶和華,耶和華就以此為他的義。亞伯蘭有疑問就問,神回答他,他就相信。我們要學亞伯蘭,不要把疑放在肚裡任其爛掉,影響我們對神的信心。神很願意回答我們,為我們解惑。

然後,為了取得亞伯蘭相信他的後裔必取得迦南地為業,神叫他去取一隻三年的母牛,一隻三年的母山羊,一隻三年的公綿羊,一隻斑鳩,一隻雛鴿。每樣劈開分成兩半,一半對著一半地擺列,只有鳥沒有劈開。這是何意呢?

十九世紀的德國聖經釋義家克毅俄和德利治克(Keil & Delitzsch)在論到這儀式時說:「儀式的程序, 跟當時很多古老國家的習俗相同, 即在立約時宰殺牲畜, 將它們分成數塊, 然後, 將肉塊放在左右兩邊, 好讓立約雙方在肉塊中間走過。 這樣… 神紆尊降貴, 依迦勒底人的習俗, 目的是要以最嚴肅的態度, 來確認祂向迦勒底人亞伯蘭所起的誓… 從耶34:18可知, 這習俗傳到後代, 到以色列人的時候仍沿用。」

他們之所以稱亞伯蘭為迦勒底人,因為迦勒底人是指古代生活在兩河流域的居民。兩河文明的中心大概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一帶,亞伯蘭的故鄉吾珥也在迦勒底區內,所以他也是迦勒底人。「希伯來人」是其他民族對亞伯蘭和其後裔的稱呼,表示他們是越過伯拉大河來到迦南地的民族,其字根解作「越過者」或「大河那邊的人」,主要是用來稱呼從亞伯拉罕到摩西時期的古猶太人。也有學者認為「希伯來」之名源自亞伯拉罕的先祖「希伯」(創10:21-25)。

美國神學家潘德科(Dwight Pentecost)指出, 亞伯拉罕熟悉這種立約的方法。 本來, 一隻牲畜便足以完成這立約的程序, 但神卻吩咐要用大量的牲畜。因此, 毫無疑問, 這必然使亞伯拉罕體會所訂的約是何等重要。 預備好祭牲後, 亞伯拉罕必準備好和神一同經過那些肉塊, 因為根據俗例, 立血約的雙方, 要一同在祭牲的肉塊中間走過。 他體會這事是何等嚴肅認真。 因為這儀式表示, 立約雙方由血來約束, 必須履行這約的條件及承諾; 若有一方破壞協約, 就必須流血以作補償, 正如用以約束他們的祭牲之血已傾倒出來一樣。 然而, 當正要立約時, 神卻使亞伯拉罕沉睡(創15:12), 以致他不能成為立約的一方, 而只能作受約的一方, 他不須對這約負上道義上的責任。

克毅俄和德利治克這樣解說: 「這約的特質(無條件之約)使神以象徵式的方法, 表明是祂獨自在肉塊中間經過, 而亞伯蘭並不需要這樣做。雖然在一般的立約情況下, 雙方會建立一種相互對等的關係; 然而, 這約卻是神與一個人訂立的, 這人沒有資格與神站在相同的地位上, 而是神同祂的應許, 充滿恩惠地俯就這人, 這夥伴關係才得以建立。」

簡言之, 神以最嚴肅的「血約」, 保證必定向亞伯拉罕成就那賜他後裔及土地的承諾。 神用清楚明顯的手法, 表示祂應許給亞伯拉罕的, 是毫無條件的賞賜, 全賴神的信實使之實現。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的確知道,你的後裔必寄居別人的地,又服侍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們四百年。並且他們所要服侍的那國,我要懲罰,後來他們必帶著許多財物從那裡出來。 但你要享大壽數,平平安安地歸到你列祖那裡,被人埋葬。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此地,因為亞摩利人的罪孽還沒有滿盈。」(創15:13-16)

日落天黑,不料有冒煙的爐並燒著的火把從那些肉塊中經過。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約,說:「我已賜給你的後裔,從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就是基尼人、基尼洗人、甲摩尼人、赫人、比利洗人、利乏音人、亞摩利人、迦南人、革迦撒人、耶布斯人之地。」(創15:17-19)

這就是血約的內容,其中大部份都己經應驗了。例如13-16節,是指以色列人寄居埃及,被苦待四百年。其後,神也懲罰了埃及。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以色列人向埃及人要了許多金銀器和衣服財物(出12:35-36)。

亞伯蘭後來平安離世,享年175歲。那時神應許的滿壽是120歲,所以175歲算是大壽數了。

在17-19節裡,雖然以色列己經在1948年復國獨立,但是甚至在所羅門王全盛時期,也尚未全面得到從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但是,這血約所涉及的,是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土地的擁有權。是神對亞伯蘭的應許,有一天一定會應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