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16章13節     夏甲就稱那對她說話的耶和華為「看顧人的神」,因而說:「在這裡我也看見那看顧我的嗎?」

剛剛經歷了神和他立血約的亞伯蘭,此時很相信神必賜他子嗣。但是妻子撒萊己經年邁,月經也不來了,他的希望在哪裡?他的子嗣從何而來?這是一個人沒有辦法解開的局面。這時,撒萊自作聰明,向他提了一個建議。

這個建議是當時的人的做法,妻子若生不出孩子,丈夫就再娶個妾,問題就解決了。撒萊可能也覺得不孕是自己的問題,因為她和亞伯蘭是同父異母的兄妹,血緣太近,可能影響生育,所以找別的女人試試看。她身邊正好有個埃及來的婢女,年輕可為,她便聳恿亞伯蘭和她的婢女夏甲同床。因為:「耶和華使我不能生育,求你和我的使女同房,或者我可以因她得孩子。」

神都不給我生育了,祂又應許你有子嗣,那我們總要想辦法啊,天助自助者,不是嗎?

亞伯蘭就答應了。

當我們看不到出路,神的供應和應許都遲遲不見時,我們往往會自己想辦法,設法幫神一把。

夏甲果然懷孕了。

正當大家都很高興計劃成功時,夏甲的態度卻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開始輕視撒萊,不聽她的話了。夏甲可能想著自己有了兒子,亞伯蘭就可以把她扶正了,因為她是他兒子的母親。母以子為貴啊! 那個不生蛋的母雞,怎麼可以佔著位置不走呢?

這是許多家庭的悲劇,不是嗎?最近台灣有個媳婦自殺,留了遺書,指控被婆婆虐待,受不了而尋短見,讓婆婆百口莫辯。

我相信有的人可能跟我一樣,當撒萊覺得委屈,跟亞伯蘭哭訴時,亞伯蘭怎麼可以跟撒萊說:「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隨意待她。」

我們期望中的人夫,應該出來主持公道,不是嗎?都是因為你要孩子,我才變得這麼可憐,被人欺負,你還不幫我嗎?可是也不至於要隨意待她,不是嗎?萬一孩子流掉了,誰會後悔呢?女人,實在很複雜。

因為亞當的耳朵太軟,聽從了夏娃,失去了伊甸園;因為亞伯蘭耳朵太軟,聽從了撒萊,造成了近東中東永無安寧的局面。男人若不把神的話記在心裡,一味討妻子歡喜,真是禍害無窮。希望弟兄們爭氣點,記住神的話,學會溫柔而堅定地拒絕老婆和神不一樣的要求。

夏甲受不了撒萊的苦待,逃走了。很多在職場上受不了惡老闆的,也都會選擇跳槽,另外找工作。夏甲記得自己的故鄉,因為她逃走的方向是向著埃及。但是她懷著的是亞伯蘭的孩子。神只好出面幫亞伯蘭收拾這個爛攤子。

一個懷孕的女人在曠野和沙漠中艱苦地行走,萬一碰到壞人,何等危險。夏甲的心情必然也糟透了,原以為一朝可以從烏鴉變鳳凰,成為亞伯蘭夫人,不必再侍候人,而有人侍候她。豈知事情會變得如此不堪,她連在亞伯蘭家的立足之地都失去了?她痛苦嗎?痛苦。她淒涼嗎?淒涼。回到家鄉,家裡會收留她嗎?

她痛苦,她淒涼,她孤單,她饑餓。沒有人遞一杯水給她喝,沒有人拿塊餅給她吃,沒有人向她說安慰的話,沒有人要她。她知道自己不該那樣對主母撒萊,不該看輕她,不該做的事,不該說的話,可是一切都太遲了嗎?即使在撒萊手下做婢女,也好過回家被嫌棄。這樣艱苦而卑微的生命,還有存活的盼望嗎?

就在她自哀自憐時,有聲音問她:「撒萊的使女夏甲,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夏甲說:「我從我的主母撒萊面前逃出來。」這時她看清楚,跟她講話的是一個很特別的人,他又說:「你回到你主母那裡,服在她手下。你如今懷孕要生一個兒子,可以給他起名叫以實瑪利,因為耶和華聽見了你的苦情。他為人必像野驢,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眾弟兄的東邊。」

哇,在夏甲以為被全世界拋棄時,耶和華的使者竟然向她顯現,告訴她,耶和華聽見她的苦情。叫她回去,要順服撒萊。這是神要她走的回頭路,雖然好像不太有面子,但是相信神己經眷顧她,她的恐懼也頓時減輕了。

耶和華不只聽見她的苦情,還特別來找她,告訴她當走的路和前面的盼望:「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甚至不可勝數。」原來她不是沒有希望的,因為亞伯蘭的神耶和華也眷顧她,原來亞伯蘭的神是「看顧人的神」。

那時夏甲正曠野書珥路上的水泉旁,她便把那水泉起名庇耳.拉海.萊。庇耳.拉海.萊的意思是活水泉,這名字提醒我們,耶和華是又真又活的神,也是看顧人的神。夏甲犯錯,得罪撒萊,但是神憐憫,祂的慈愛使祂無法不顧念夏甲。

我們都是會犯錯的人,但是神憐憫我們,以祂的慈愛包容接納我們,引領我們走回正確的路上。祂聽見夏甲的苦情,祂也聽得見我們的苦情;祂親自來幫助夏甲,也會親自來幫助我們。不管這次的疫情何等嚴重,社交隔離有多久,我們都不至孤單,因為那看顧人的神與我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