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17章9-11節      神又對亞伯拉罕說:「你和你的後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約。 你們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禮,這就是我與你並你的後裔所立的約,是你們所當遵守的。你們都要受割禮,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證據。」

夏甲生以實瑪利時,亞伯蘭年86歲。當亞伯蘭99歲時,神才再度向他顯現。這當中,神靜默了13-14年,亞伯蘭會不會奇怪,為什麼神不來找他了?或是沉浸在以實瑪利成長的喜悅裡,而忽略了神沒有來向他賀喜的怪異?假如娶妾是神要給亞伯蘭子嗣的方法,那麼神豈不應當高興嗎?看來,人和神的想法是不一樣的。當我們不行在神的心意中時,我們也會碰到這樣的「靜默」,聖靈不強迫我們,但是我們會知道神並沒有與我們「同行」了。

但是神究竟還是又來找亞伯蘭了,正如祂不斷地饒恕我們的過犯,用慈繩愛索引領我們回歸。所以保羅說:「不要叫神的聖靈擔憂,你們原是受了祂的印記,等候得贖的日子來到。(弗4:30)」當我們遠離聖靈的帶領時,神在我們身上的計劃就被躭延了,神的計劃一定會完成,但我們若不順服,就無法成為神計劃中的一部分,因而失去了神預備給我們的福份。

神對亞伯蘭說:「我是全能的神,你當在我面前做完全人。我就與你立約,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神提醒亞伯拉罕,祂是全能的神,不需要亞伯拉罕自作聰明,搞亂神的計劃。因為亞伯蘭自作聰明,在神面前變得不完全了,他用人的方法要完成神的應許。但神是如此愛亞伯蘭,祂終於把自己的計劃向亞伯蘭全盤托出:亞伯蘭要改名為亞伯拉罕,因為神立他做多國之父。這個亞伯蘭還是以為要藉著以實瑪利而出,所以一點問題也沒有。多國之父在此時看來己經應驗,因為從以實瑪利的後裔所建立的阿拉伯國家或伊斯蘭教國家,都還是自認為亞伯拉罕的後裔。

神接著又說:「你的妻子撒萊,不可再叫撒萊,她的名要叫撒拉。 我必賜福給她,也要使你從她得一個兒子。我要賜福給她,她也要做多國之母,必有百姓的君王從她而出。」這時亞伯拉罕笑出來了,心想:「一百歲的人還能得孩子嗎?撒拉已經九十歲了,還能生養嗎?」 亞伯拉罕對神說:「但願以實瑪利活在你面前。」神的應許不僅是多國,並且將有許多後裔是君王。

亞伯拉罕以為以實瑪利是應許之子,但是神說:「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給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撒。我要與他堅定所立的約,做他後裔永遠的約。到明年這時節,撒拉必給你生以撒,我要與他堅定所立的約。」

亞伯拉罕這時才明白他犯了大錯誤,但是神己經原諒他了,並且應許賜福給以實瑪利,使他昌盛,極其繁多。他必生十二個族長,神也要使他成為大國。亞伯拉罕這時的心情你能理解嗎?他做錯事了,誤解了神,洋洋得意了14年,以為自己很聰明,現在才明白自己是個大笨蛋。但是神己經原諒他,而且還要祝福他的錯誤。這樣的大愛必然感動亞伯拉罕至深。

世俗的說法是天助自助者,但是在神的法則裡,神要在那些無法自助的人身上彰顯祂的榮耀。神知道撒萊不孕,但撒拉是亞伯拉罕的元配,所以應許之子必從撒拉而出。神要在撒拉身上彰顯祂的能力,使不可能變為可能,使無變有。因為祂是神。若是娶妾是神的用意,祂何必那麼麻煩,三番四次跟亞伯拉罕說,弄得非常神秘?

可能有人說神是全知的,必然知道他們會這樣做。我相信神知道有這個可能性,但是祂寧願讓亞伯拉罕自己做決定。只是當祂看到亞伯拉罕完全不明白祂的應許,而做出錯誤的選擇時,祂只好等待以實瑪利長大,因為祂也知道將會發生的事。以色列男性的13歲就算是成人,要行成人禮,學習負起責任。

把所有的不愉快往事放到一邊,神跟亞伯拉罕立了一個永遠的,在肉體上的約。這足以證明,神對亞伯拉罕是何等企重。神要亞伯拉罕的後裔成為祂的選民,只有祂的選民在肉體上會留下與神立約的證據,那就是割陽皮,簡稱割禮。以實瑪利和家裡所有的男人一樣,都要行割禮。後來以實瑪利的後裔,現在的阿拉伯人,或是奉行伊斯蘭教的國家,其男性也都有行割禮,但是行割禮的時間和以色列人不一樣,約在七或八歲時。行割禮是為了確定他們都是亞伯拉罕的子孫,都是與神立過永約的民族。至於他們所信的阿拉是不是耶和華神,在本質上的確有很大的不同。

創世記17章9-13節      神又對亞伯拉罕說:「你和你的後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約。 你們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禮,這就是我與你並你的後裔所立的約,是你們所當遵守的。  你們都要受割禮,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證據。你們世世代代的男子,無論是家裡生的,是在你後裔之外用銀子從外人買的,生下來第八日,都要受割禮。你家裡生的和你用銀子買的,都必須受割禮。這樣,我的約就立在你們肉體上做永遠的約。但不受割禮的男子,必從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約。」

根據耶書亞研究中心的分享,這段經文裡有幾個重點:1.神為「亞伯拉罕的後裔」所下的定義是:在家裏生的;或是用銀子從外人買來而不是他後裔生的。只要他們在生下來的第八日受割禮,也就算為亞伯拉罕的後裔。2.這個立約的記號(割禮)是要在肉體(男性的生殖器)上切去包皮,這個很明顯是因為這是男性繁殖下一代的器官,代表那生下來的後裔是從一個有立約記號的人而出。3. 據古代文獻記載,割禮這個儀式在當時的迦南地和埃及地都有人在進行,所不同的是,這些外族人多是選擇在男性結婚或進入青春期時行割禮,然而神要求亞伯拉罕的後裔在生下來的第八日就要行割禮。

割禮使以色列人驕傲他們是神的選民,可惜他們並沒有很珍惜這選民的福份,經常開小差,跟著外邦人去拜偶像或假神,以致於傷透了神的心。因此保羅說:「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靠著肉體的。(腓3:3)」割禮在新約裡有了更真實的意義,我們不再倚靠肉體,而是倚靠耶穌,成為神的選民,神的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