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2:34   以色列人就這樣行,各人照他們的家室、宗族歸於本纛,安營起行,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根據維基百科,〈民數記〉(Numbers)這個名字採自《通俗拉丁文本聖經》中紐米利(Numeri)一詞,而這個字詞則從希臘文《七十士譯本》的阿利夫摩依(Arithmoi′)演變而來。然而,猶太人更貼切地將這本書稱為必密巴(Bemidhbar′),意即「在曠野裏」。密巴(midh•bar′)這個希伯來字是指一個沒有城鎮的曠野之地。這卷書的拉丁名是Numeri,希臘名是Arithmoi「在荒漠」,希伯來語Bemidbar,「in the wilderness of” [Sinai] 」在西乃的曠野。數點民衆這件事發生於此曠野,本書內容講述以色列百姓「在曠野」歷時 38 年漂流遷徙「信心拉扯」的經歷。

〈出埃及記〉的第19章第1節說:「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以後,滿了三個月的那一天,就來到西奈的曠野。」而在〈民數記〉的第1章第1節已經是「第二年二月初一日」,他們在西乃山下已經住了整整十個月了。在這段時間裡,神沒有急急忙忙地把他們帶到迦南地,而是要他們停下來,學習神的律法,做好會幕,建立與神的關係。

這是我們在聖靈裡經常要學習的功課,便是停下來。我們渴望成功,巴不得立刻就離開曠野到迦南。但是神要我們先建立和祂的關係,學習聆聽神的聲音,等候神的帶領。神並不把“成功”作為人生的里程碑,因為在神有什麼成功不成功,只要是在神的手裡,就沒有失敗。在今年的疫情裡,我們都在學這個功課,停下來,等待神的帶領。

做好會幕之後,神要摩西計算所有能出去打仗的男丁。神讓以色列人在埃及,從家族變成一個民族,現在要把這個民族變成一個國家。國家需要法律,也需要軍隊;有律法才能建規矩,有軍隊才能禦外侮,保護國民。「耶和華怎樣吩咐摩西,他就怎樣在西奈的曠野數點他們。」摩西在神面前何等謙卑。可能有人會覺得,數點人數有什麼困難,讓我來吧。因而沒辦法聽到神說,數點廿歲以上的就好啊!想要學摩西,不能不學會安靜的聽。

以色列人和華人有一個很相似之處,華人的生肖以動物為記號;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好幾個支派的徽記都以動物為記號。猶大的旗纛上是獅子,流便的旗纛是水,以法蓮的旗纛是牛,但的旗纛是鷹,以薩迦是驢,便雅憫是狼,拿弗他利是鹿;希布崙是船,迦得和西緬是不一樣的城堡,亞設是糧食,約瑟是結果子的樹枝,等等,都是按著雅各給十二個兒子的祝福而設立的記號。

摩西把十二支派分成四組,這四組支派的排列和他們的母系有很大關係。

第一組安營在會幕東面,是猶大(利亞所生)、以薩迦(利亞所生)、西布倫(利亞所生)三個支派;猶大是首領。

第二組安營在會幕南面,是流便(利亞所生)、西緬(利亞所生)、迦得(利亞婢女所生)三個支派;流便是首領。

第三組安營在會幕西面,是以法蓮(拉結之孫)、瑪拿西(拉結之孫)、便雅憫(拉結所生)三個支派;以法蓮是首領。

第四組安營在會幕北面,是但(拉結婢女所生)、亞設(利亞婢女所生),拿弗他利(拉結婢女所生)三個支派;但是首領。

你有沒有發現每一組幾乎都是同一母系?這樣合作起來是否會比較融洽呢?以法蓮和瑪拿西是約瑟之子,和便雅憫也是同一母系。只有利亞婢女所生的兩個支派被打散了。

以神的帳幕為中心,利未人在神的帳幕四圍安營,然後以色列人各歸自己的纛下,在本族的旗號那裡,按著東西南的方向,對著會幕的四圍安營。

這樣,凡以色列人中被數的,照著宗族,從二十歲以外,能出去打仗、被數的,共有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名。這是指以色列二十歲以上能打仗的男人的總數,利未人除外。因為神揀選利未人代替其他支派的長子出來奉獻給神,做神的事工。

當以色列人起行時,他們的次序如下:猶大領頭的第一組先行,流便為首那組其次,利未人和會幕第三,以法蓮為首的一組第四;以但為首的一組走在最末。以色列民人數雖眾,經此組織,秩序井然,難怪術士巴蘭要說:“以色列啊,你的帳幕何其華麗!如連接的山谷,…如水邊的香柏木”(民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