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16:30 倘若耶和華創作一件新事,使地開口,把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吞下去,叫他們活活地墜落陰間,你們就明白這些人是藐視耶和華了。

在新聞上,我們有時候會看到某些國家的政變,有的國家可以和平轉移政權,有的國家卻不然。至於革命,我們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當權的太腐敗,民不聊生,就會有強人興起,推翻政府;至於逼宮,我們也宮庭電視電影上也見得多了。只是沒有想到,會發生在一個這麼年輕的「國家」裡,其實,他們甚至還不能稱為一個「國家」。

以色列人剛領受了神極重的刑罰,38年在曠野生活,那一代的男人,除了約書亞和迦勒,直到死都不能進迦南地。因為他們試探神,不信神。但是他們把怒氣全算在摩西頭上。

這是利未支派的爭鬥。

利未有三個兒子:革順、哥轄、米拉利。

哥轄的兒子是暗蘭、以斯哈、希伯倫、烏薛。

暗蘭的兒女是米利暗,亞倫和摩西。

以斯哈的兒子是可拉。

神把祭司的職份賜給亞倫和其後裔。聖所內的事奉工作,以及在祭壇主持獻祭,都只限祭司才能做。因 祭司身上有膏油和壇上的血,使他們能成聖 (利8:30),所以可以進入聖所工作,並可主持獻祭,以及包裝與拆解聖物(民 4:5-6)。

利未人是祭司的助手,作協助祭司的工作。

在會幕時期,利未人的工作是管法櫃的 帳幕和其中的器具,並屬乎帳幕的;他們 要搬運帳幕和其中的器具,並要辦理帳幕的 事,在帳幕的四圍安營。帳幕將往前行的時 候,利未人要拆卸;將支搭的時候,利未人要豎起(民1:50-51)。

其中哥轄子孫蒙神特別揀選,可以抬聖所的至聖物──約櫃,而革順與米拉利子孫 則負責運送會幕與其中的器具。但他們不可 挨近聖所,不可觸摸或觀看聖物,以免有災殃臨到他們中間(民8:19)。

這樣的安排雖然是出於神的命定,看在人的眼中,難免覺得有氣。為什麼以色列的三個領袖份都讓暗蘭一家拿去了?摩西是眾人的領袖,亞倫是大祭司,米利暗是婦女的領袖。其他利未人都摸不到權力的邊緣。

可拉是他們的堂兄弟,大家一起出埃及,憑什麼都要聽暗蘭家的?何況本來說要去迦南地的,現在又去不了,一團團的嫉妒之火就燃燒起來了。

以斯哈的兒子可拉,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亞比蘭,與比勒的兒子安,並以色列會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就是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都怒氣沖沖去找摩西。為什麼流便的子孫會出頭呢?因為流便本是雅各的長子,卻因為與雅各的妾同而被雅各取消了他長子的名份,但是子孫都還覺得自己是最長的支派吧。

他們聚集攻擊摩西、亞倫,說:「你們擅自專權!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你們為甚麼自高,超過耶和華的會眾呢?」

可拉們高喊「上帝」,自稱「聖潔」,但是他們的真實意圖卻是要權力,要拋棄他們覺得是虛無縹緲易怒嚴厲的上帝,要帶領以色列百姓回埃及吃肉當奴隸。因為進不了迦南,不回涘及,難道真的要在曠野繼續走卅幾年?所以一定要先奪權,才能逃過這場劫難。

摩西聽見這話就俯伏在地。碰到對方來勢洶洶,卻還能俯伏在地的,除了摩西,也沒有別人了。他的謙卑,無人能比。他並不自以為有權或是領袖,他還是一貫地把事情交給神:「耶和華必指示誰是屬祂的,誰是聖潔的,就叫誰親近祂;祂所揀選的是誰,必叫誰親近祂。」

摩西也提醒他們,「以色列的神從以色列會中將你們分別出來,使你們親近他,辦耶和華帳幕的事,並站在會眾面前替他們當差。耶和華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孫,一同親近他,」這還算小事嗎?在神面前,有哪個工作不重要呢?

當這些人把香爐帶到神面前時,神的榮光顯現,要滅絕以色列人。摩西和亞倫向神求情:「神,萬人之靈的神啊,一人犯罪,你就要向全會眾發怒嗎?」

摩西吩咐眾人離開可拉、大坍、亞比蘭帳棚的四圍,說:「我行的這一切事本不是憑我自己心意行的,乃是耶和華打發我行的,必有證據使你們知道。這些人死若與世人無異,或是他們所遭的與世人相同,就不是耶和華打發我來的。倘若耶和華創作一件新事,使地開口,把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吞下去,叫他們活活地墜落陰間,你們就明白這些人是藐視耶和華了。」

他一說完,那些惡人「腳下的地就開了口,把他們和他們的家眷,並一切屬可拉的人丁、財物,都吞下去。這樣,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活活地墜落陰間。地口在他們上頭照舊合閉,他們就從會中滅亡。」,「又有火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燒滅了那獻香的二百五十個人」,火燒特定的人,使人明白是因為他們的作為引起神的憤怒,以致遭來毀滅。

沒想到,會眾根本不明白發生何事,以為摩西和亞倫殺了他們。他們不思想,摩西豈能使地開口?摩西豈能變出火來?我們要分辨神的作為,才懂得敬畏神和祂的僕人。神只懲罰那些藐視神的人。神保全了可拉的後裔,直到大衛時,可拉的後裔仍在聖工上有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