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16:30 倘若耶和华创作一件新事,使地开口,把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吞下去,叫他们活活地坠落阴间,你们就明白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了。

在新闻上,我们有时候会看到某些国家的政变,有的国家可以和平转移政权,有的国家却不然。至于革命,我们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当权的太腐败,民不聊生,就会有强人兴起,推翻政府;至于逼宫,我们也宫庭电视电影上也见得多了。只是没有想到,会发生在一个这么年轻的「国家」里,其实,他们甚至还不能称为一个「国家」。

以色列人刚领受了神极重的刑罚,38年在旷野生活,那一代的男人,除了约书亚和迦勒,直到死都不能进迦南地。因为他们试探神,不信神。但是他们把怒气全算在摩西头上。

这是利未支派的争斗。

利未有三个儿子:革顺、哥辖、米拉利。

哥辖的儿子是暗兰、以斯哈、希伯伦、乌薛。

暗兰的儿女是米利暗,亚伦和摩西。

以斯哈的儿子是可拉。

神把祭司的职份赐给亚伦和其后裔。圣所内的事奉工作,以及在祭坛主持献祭,都只限祭司才能做。因 祭司身上有膏油和坛上的血,使他们能成圣 (利8:30),所以可以进入圣所工作,并可主持献祭,以及包装与拆解圣物(民 4:5-6)。

利未人是祭司的助手,作协助祭司的工作。

在会幕时期,利未人的工作是管法柜的 帐幕和其中的器具,并属乎帐幕的;他们 要搬运帐幕和其中的器具,并要办理帐幕的 事,在帐幕的四围安营。帐幕将往前行的时 候,利未人要拆卸;将支搭的时候,利未人要竖起(民1:50-51)。

其中哥辖子孙蒙神特别拣选,可以抬圣所的至圣物──约柜,而革顺与米拉利子孙 则负责运送会幕与其中的器具。但他们不可 挨近圣所,不可触摸或观看圣物,以免有灾殃临到他们中间(民8:19)。

这样的安排虽然是出于神的命定,看在人的眼中,难免觉得有气。为什么以色列的三个领袖份都让暗兰一家拿去了?摩西是众人的领袖,亚伦是大祭司,米利暗是妇女的领袖。其他利未人都摸不到权力的边缘。

可拉是他们的堂兄弟,大家一起出埃及,凭什么都要听暗兰家的?何况本来说要去迦南地的,现在又去不了,一团团的嫉妒之火就燃烧起来了。

以斯哈的儿子可拉,和流便子孙中以利押的儿子大坍、亚比兰,与比勒的儿子安,并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就是有名望选入会中的人,都怒气冲冲去找摩西。为什么流便的子孙会出头呢?因为流便本是雅各的长子,却因为与雅各的妾同而被雅各取消了他长子的名份,但是子孙都还觉得自己是最长的支派吧。

他们聚集攻击摩西、亚伦,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甚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

可拉们高喊「上帝」,自称「圣洁」,但是他们的真实意图却是要权力,要抛弃他们觉得是虚无缥缈易怒严厉的上帝,要带领以色列百姓回埃及吃肉当奴隶。因为进不了迦南,不回涘及,难道真的要在旷野继续走卅几年?所以一定要先夺权,才能逃过这场劫难。

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碰到对方来势汹汹,却还能俯伏在地的,除了摩西,也没有别人了。他的谦卑,无人能比。他并不自以为有权或是领袖,他还是一贯地把事情交给神:「耶和华必指示谁是属祂的,谁是圣洁的,就叫谁亲近祂;祂所拣选的是谁,必叫谁亲近祂。」

摩西也提醒他们,「以色列的神从以色列会中将你们分别出来,使你们亲近他,办耶和华帐幕的事,并站在会众面前替他们当差。耶和华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孙,一同亲近他,」这还算小事吗?在神面前,有哪个工作不重要呢?

当这些人把香炉带到神面前时,神的荣光显现,要灭绝以色列人。摩西和亚伦向神求情:「神,万人之灵的神啊,一人犯罪,你就要向全会众发怒吗?」

摩西吩咐众人离开可拉、大坍、亚比兰帐棚的四围,说:「我行的这一切事本不是凭我自己心意行的,乃是耶和华打发我行的,必有证据使你们知道。这些人死若与世人无异,或是他们所遭的与世人相同,就不是耶和华打发我来的。倘若耶和华创作一件新事,使地开口,把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吞下去,叫他们活活地坠落阴间,你们就明白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了。」

他一说完,那些恶人「脚下的地就开了口,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这样,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活活地坠落阴间。地口在他们上头照旧合闭,他们就从会中灭亡。」,「又有火从耶和华那里出来,烧灭了那献香的二百五十个人」,火烧特定的人,使人明白是因为他们的作为引起神的愤怒,以致遭来毁灭。

没想到,会众根本不明白发生何事,以为摩西和亚伦杀了他们。他们不思想,摩西岂能使地开口?摩西岂能变出火来?我们要分辨神的作为,才懂得敬畏神和祂的仆人。神只惩罚那些藐视神的人。神保全了可拉的后裔,直到大卫时,可拉的后裔仍在圣工上有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