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17:8 第二天,摩西進法櫃的帳幕去。誰知利未族亞倫的杖已經發了芽,生了花苞,開了花,結了熟杏。

可拉一黨的叛亂,是因為不能進迦南地的失望,導至想奪權的意念。這樣的心情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是日積積月累形成的,所以他們才會來質問摩西和亞倫的權柄。究竟是誰讓你們做頭的?為何我們凡事都要聽你的?我們難道沒有話語權,決定權嗎?這也是之前米利暗和亞倫對摩西的質問。

現在我們看到這樣的情緒到處都有,大至國家的國會,小至家庭裡的紛爭,都是因為對權柄的渴望,想要別人聽我的,而我不想聽別人。在民主社會,以投票決定負;在極權國家,以控制決定輸贏;在神權時代,神說了算,因為沒有人可以大過神。

以色列的眾首領和會眾攻擊摩西,質問亞倫的權柄。因為一切彷彿都是摩西說了算,神對摩西說什麼,摩西就照做,誰也不曉得神究竟有沒有告訴摩西,也不知道有沒有摩西的私意。因為他們是一家人。

所以,神叫以色列的首領各拿一根自己的杖,寫上名字,把這些杖放在法櫃前,法櫃就是約櫃。神所揀選的那人,那人的杖必發芽。這些首領各個都是年高望眾,要走曠野的路,怎能沒有杖呢?十二支派的首領就照著做了,把杖交給摩西,放在法櫃前面。

這些人的杖都是己經枯乾了的樹幹。有一個弟兄在世時做了一根走路杖,用一根比較直的樹幹,去掉枝節,又把它打滑摩光,在底部加了套子。後來他把杖留給我們,外子去森林走路時就用它。若有人說這根杖還會發芽開花,我們也會覺得是神蹟。因為它早就「死」了。

當摩西第二天進入至聖所時,他看到亞倫的杖不但發了芽,還生了花苞,開了花,結了熟杏。神本來只說只要誰的杖發芽,就表明那是神所揀的人。現在神讓亞倫的杖全然「復活」,從發芽到結果,一個晚上完成。再沒有人可以不相信神的揀選。摩西的寃屈也洗清了。

一夜之間,神讓不可能的事變為可能。聖誕節剛過去,有許多人曾經說童女懷孕不可能,但是現在醫學精進,讓許多人們以為「不可能」的事都變成了「可能」,這時才稍微明白人與神之間的差距之遙。

神沒有讓一根枯杖直接結出熟杏,祂要它經過發芽,結苞,開花結果的每一步驟;正如神沒有讓主耶穌以一個成人的身份來到世上,而是讓祂從受精卵的形式,懷胎十月,從胎兒到嬰兒到幼童,青少年,再到成人,經歷為人的每一個階段。神不著急,雖然祂可以直接跳到結果,但是祂卻寧可依循每一步驟,使人明白,萬物的成長都有神的計劃和恩典。

神使那些人的怨言止息,他們開始懼怕因自己的悖逆而要面對死亡。他們沒有對自己的罪行表達歉意,也沒有求神憐憫,反而轉移話題:「我們死啦!我們滅亡啦!都滅亡啦!凡挨近耶和華帳幕的是必死的。我們都要死亡嗎?」

明知道自己錯了,卻不肯認錯,所以就一直錯下去。這樣的心態使以色列人一直不能明白神的心意,也無法建立與神親密的關係。他們想衝破神的管轄,不接受神的懲罰,可是他們又不肯悔改,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真的非常可憐。自我的驕傲和無知使我們與神的愛隔絕。但是神卻不放棄他們。

神繼續教導祭司,因為祭司負有教導民眾的責任。祭司要一同擔當干犯聖所的罪孽,也要一同擔當干犯祭司職任的罪孽,因此他們必須聯合利未人一起服事。祭司要在法櫃的帳幕前供職,其他利未人要看守會幕,辦理帳幕一切的事。一裡一外,互相呼應。免得因為其他人無知地闖入會幕,使神的忿怒再臨到以色列人。

教會裡也是一樣,牧者和長老,乃一切服事的弟兄姐妹要聯合服事,免得有不認識神的人在教會裡有不當之舉而得罪神。

神說,祂已將利未人從以色列人中揀選出來歸耶和華,是給你們(祭司)為賞賜的,為要辦理會幕的事。所以祭司要和其他利未人聯合,要珍惜神的賞賜;因為神若沒有讓其他利未人一起看守會幕,光憑祭司,是忙不過來,也擔當不了的。所以在教會一樣,教牧同工也要珍惜神所賜下的一切同工。所以保羅以肢體來形容我們在主裡的關係,是何等緊密相連。

耶和華對亞倫說:「你在以色列人的境內不可有產業,在他們中間也不可有分。我就是你的分,是你的產業。」這句話成為奉獻給神之人的信心,相信神若呼召,必有供應。不要害怕沒有了高薪或低薪的工作,不要害怕沒有了每個月的進項。假如神是我們的分,我們的產業,我們會活不了嗎?耶和華是窮光蛋,還是擁有宇宙的神呢?我們相信神是怎樣的神,我們就有怎樣的信心。

以色列人出產的十分之一,就是獻給耶和華為舉祭的,神已賜給利未人為業;而利未人從以色列人中所取的十分之一,要再從那十分之一中取十分之一作為舉祭獻給耶和華,再給亞倫。意思就是,若信徒奉獻十分之一給服事神的人,服事神的人收了信徒的奉獻,要從所收的奉獻中拿十分之一奉獻給神。願榮耀都歸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