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17:8 第二天,摩西进法柜的帐幕去。谁知利未族亚伦的杖已经发了芽,生了花苞,开了花,结了熟杏。

可拉一党的叛乱,是因为不能进迦南地的失望,导至想夺权的意念。这样的心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日积积月累形成的,所以他们才会来质问摩西和亚伦的权柄。究竟是谁让你们做头的?为何我们凡事都要听你的?我们难道没有话语权,决定权吗?这也是之前米利暗和亚伦对摩西的质问。

现在我们看到这样的情绪到处都有,大至国家的国会,小至家庭里的纷争,都是因为对权柄的渴望,想要别人听我的,而我不想听别人。在民主社会,以投票决定负;在极权国家,以控制决定输赢;在神权时代,神说了算,因为没有人可以大过神。

以色列的众首领和会众攻击摩西,质问亚伦的权柄。因为一切仿佛都是摩西说了算,神对摩西说什么,摩西就照做,谁也不晓得神究竟有没有告诉摩西,也不知道有没有摩西的私意。因为他们是一家人。

所以,神叫以色列的首领各拿一根自己的杖,写上名字,把这些杖放在法柜前,法柜就是约柜。神所拣选的那人,那人的杖必发芽。这些首领各个都是年高望众,要走旷野的路,怎能没有杖呢?十二支派的首领就照着做了,把杖交给摩西,放在法柜前面。

这些人的杖都是己经枯干了的树干。有一个弟兄在世时做了一根走路杖,用一根比较直的树干,去掉枝节,又把它打滑摩光,在底部加了套子。后来他把杖留给我们,外子去森林走路时就用它。若有人说这根杖还会发芽开花,我们也会觉得是神蹟。因为它早就「死」了。

当摩西第二天进入至圣所时,他看到亚伦的杖不但发了芽,还生了花苞,开了花,结了熟杏。神本来只说只要谁的杖发芽,就表明那是神所拣的人。现在神让亚伦的杖全然「复活」,从发芽到结果,一个晚上完成。再没有人可以不相信神的拣选。摩西的寃屈也洗清了。

一夜之间,神让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圣诞节刚过去,有许多人曾经说童女怀孕不可能,但是现在医学精进,让许多人们以为「不可能」的事都变成了「可能」,这时才稍微明白人与神之间的差距之遥。

神没有让一根枯杖直接结出熟杏,祂要它经过发芽,结苞,开花结果的每一步骤;正如神没有让主耶稣以一个成人的身份来到世上,而是让祂从受精卵的形式,怀胎十月,从胎儿到婴儿到幼童,青少年,再到成人,经历为人的每一个阶段。神不着急,虽然祂可以直接跳到结果,但是祂却宁可依循每一步骤,使人明白,万物的成长都有神的计划和恩典。

神使那些人的怨言止息,他们开始惧怕因自己的悖逆而要面对死亡。他们没有对自己的罪行表达歉意,也没有求神怜悯,反而转移话题:「我们死啦!我们灭亡啦!都灭亡啦!凡挨近耶和华帐幕的是必死的。我们都要死亡吗?」

明知道自己错了,却不肯认错,所以就一直错下去。这样的心态使以色列人一直不能明白神的心意,也无法建立与神亲密的关系。他们想冲破神的管辖,不接受神的惩罚,可是他们又不肯悔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真的非常可怜。自我的骄傲和无知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但是神却不放弃他们。

神继续教导祭司,因为祭司负有教导民众的责任。祭司要一同担当干犯圣所的罪孽,也要一同担当干犯祭司职任的罪孽,因此他们必须联合利未人一起服事。祭司要在法柜的帐幕前供职,其他利未人要看守会幕,办理帐幕一切的事。一里一外,互相呼应。免得因为其他人无知地闯入会幕,使神的忿怒再临到以色列人。

教会里也是一样,牧者和长老,乃一切服事的弟兄姐妹要联合服事,免得有不认识神的人在教会里有不当之举而得罪神。

神说,祂已将利未人从以色列人中拣选出来归耶和华,是给你们(祭司)为赏赐的,为要办理会幕的事。所以祭司要和其他利未人联合,要珍惜神的赏赐;因为神若没有让其他利未人一起看守会幕,光凭祭司,是忙不过来,也担当不了的。所以在教会一样,教牧同工也要珍惜神所赐下的一切同工。所以保罗以肢体来形容我们在主里的关系,是何等紧密相连。

耶和华对亚伦说:「你在以色列人的境内不可有产业,在他们中间也不可有分。我就是你的分,是你的产业。」这句话成为奉献给神之人的信心,相信神若呼召,必有供应。不要害怕没有了高薪或低薪的工作,不要害怕没有了每个月的进项。假如神是我们的分,我们的产业,我们会活不了吗?耶和华是穷光蛋,还是拥有宇宙的神呢?我们相信神是怎样的神,我们就有怎样的信心。

以色列人出产的十分之一,就是献给耶和华为举祭的,神已赐给利未人为业;而利未人从以色列人中所取的十分之一,要再从那十分之一中取十分之一作为举祭献给耶和华,再给亚伦。意思就是,若信徒奉献十分之一给服事神的人,服事神的人收了信徒的奉献,要从所收的奉献中拿十分之一奉献给神。愿荣耀都归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