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 17:45 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

〈撒母耳記上〉 17:41-58 

美麗的以拉谷,綠草如茵,卻被一群野心勃勃的非利士人給踐踏了。因為它起於希伯崙,逐漸向北下落,綿延數十裡,至桑特河時與其他山谷匯合,形成寬約 3公里的平坦谷地。正是非利士人最喜歡穿越去攻打以色列人的途徑。這一回,掃羅帶著以色列人在此安營,抵擋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派出一個巨人歌利亞出來向以色列人單挑,面對巨大的歌利亞和他在當時幾近完美的裝備,以色列人沒有一個敢出來應戰。

小小的大衛那時有多大呢?連當兵的年紀都不到,只能算是個青少年吧,為了對耶和華神的愛,他公然應戰。因為這人竟敢辱罵永生神的軍隊,卻沒有人敢去殺他,因此他要去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當歌利亞看到大衛應戰時,他可能氣瘋了,以色列人竟敢戲弄他,派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伙子,來和他這身經百戰的大巨人爭戰。大衛只拿著牧羊的杖,無刀也無槍,歌利亞覺得大衛太瞧不起他了,把他當成狗了?

歌利亞看不起這個年輕,面色光紅,容貌俊美的小伙子,但是大衛的回答卻落地有聲。大衛指出,歌利亞作戰靠的是刀槍和銅戟,但是他去攻擊歌利亞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我們碰到事情時,也要學習大衛這樣的邏輯思維:刀槍銅戟和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兩相比較,哪一個更可靠,更有實力?你可以把你的困難或仇敵的優勢放在刀槍銅戟的位置,然後決定要倚靠哪一方去取得最後的勝利。

大衛實在很有信心,因為他在未戰之先,已經預言:“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祂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大衛的信心和約拿單的信心是一致的:“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在約拿單上次攻擊非利士人時,他對拿兵器的人說:“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他們對神的信心是勝利的關鍵。

這裡寫的“非利士人”是指歌利亞。他可能覺得要殺這毛頭小子簡直比吃飯還容易,就好像要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他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也不怕死地迎著他跑過來,就在他還不知道發生何事時,只覺額上一痛,就人事不醒了。大衛這一手機弦甩石好厲害啊,力道驚人,石頭進入歌利亞的額內,他就死了。這麼簡單,他就死了。一個令所有以色列人逃跑的巨人,就這樣横屍於戰場了。

大衛沒有刀,借用歌利亞的刀去割歌利亞的頭。神很幽默吧。歌利亞所倚靠的刀,竟然割下了他自己的頭。神要成事,何其容易,一顆小石子,只要準準地飛過去,勝過千軍萬馬。那個幫歌利亞拿盾牌的兵,此時已經嚇破了膽,忘記大衛只是一個容貌俊美的青少年,竟然任大衛拔出歌利亞的刀,殺死歌利亞,割下他的頭。他已經逃得不知去向。人,何等地不可靠啊!前一秒還雄糾糾氣昂昂,不可一世地拿盾牌走在歌利亞前頭,一旦歌利亞倒下,他連上前去幫歌利亞的勇氣和義氣都沒有,他跑了,不見了。其他非利士人看到歌利亞死了,他們也跑了。原來是一群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以色列人大勝。

所以我們看到一個人的信心可以扭轉很多事情。上一次非利士人帶著三萬輛(或三千)車,六千馬兵,像海邊的沙那樣多的步兵,去攻擊以色列人。以色列人都躲到山洞、叢林、石穴、隱密處和坑中了。但是因著約拿單的信心,無刀無槍的以色列人大獲全勝。這次非利士人推出個巨人來嚇住以色列人,卻因著大衛的信心制服了非利士人。所以我們身邊的人可能沒有信心,讓你覺得很無助。但是你只要保住自己的信心就好了。別人的軟弱是他們和神的事,你的信心是你和神之間的事。神沒有向你要求別人的信心,神要求的,只是你對祂的信心。只要你有信心,你的親人、朋友、同事,等等,就會因你的信心而蒙福。

掃羅看見大衛去攻擊歌利亞,突然想要知道大衛的出身。因為大衛立了大功,若要用他,至少要明白他是誰的兒子,才能決定把他放到哪個位置上。所以掃羅不是不認得大衛,他是問 :「押尼珥啊,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當他看到拿著歌利亞的頭的大衛時,他也是問:「少年人哪,你是誰的兒子?」我們都有世界上的來歷,更重要的是屬靈的身份,我們都是神的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