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1:25 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約拿單何竟在山上被殺!

閱讀經文:   〈撒母耳記〉下 1:1-27

就在大衛去追亞瑪力人,奪回自己和眾人的妻兒、財物和牲畜之際,也正是掃羅帶領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大戰之時,掃羅和約拿單都死了,以色列人大敗。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正在慶幸找回了家人和財物,而大衛可能會想起,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的戰爭不知進行得如何了?那時沒有電視,也沒有伊妹兒(email)或愛鳳(iphone),消息傳得相當慢。到了第三天,才有人來討賞。

那是一個住在以色列人中的亞瑪力人,可能是作為僱佣兵而參戰的。他把掃羅臨死的情形告訴大衛,並取來掃羅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以作證據。他可能知道大衛已被膏為王,也知道掃羅追殺大衛的事,因為掃羅帶兵公開去追殺大衛;所以他認為大衛知道掃羅被殺一定很高興,因為大衛的仇敵死了,大衛就可以作王了。因此他覺得自己一定可以領到不少獎賞。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大衛不但不感激他,把他訓了一頓,還叫人把他殺了。

這就是大衛。可能有人覺得他矯情,掃羅死了,他豈有不高興的道理?他不是終於不必東躲西逃了嗎?但是大衛的過人之處就在於他敬畏神,所以他一直很尊重掃羅。他在弔掃羅和約拿單所寫的哀歌裡,把他對掃羅的尊重和對約拿單表露無遺。掃羅其實充滿嫉恨殘酷,但是大衛不理私人恩怨,只看掃羅在國中所做的。他稱掃羅為尊榮者、大英雄。掃羅起初的作為的確是以色列的尊榮者、大英雄。大衛記得掃羅為以色列人做過的好事。

想大衛當初被叫去為掃羅彈琴時,那時的大衛對掃羅一定充滿了景仰之情;後來大衛要出戰歌利亞時,穿上掃羅的戰衣,舉步維艱。那時小小的大衛必然感到何等光榮,王竟然讓自己穿上他的戰衣,那套寶貴又英挺無比的戰衣。和掃羅相處,雖然不是每次都很愉快,但他始終記得並尊重掃羅。雖然掃羅對他屢屢失信,後來又追殺不已,但是大衛始終尊重掃羅是耶和華的受膏者。

有時會聽到一些教會的醜聞,因為牧者與長執會意見不和,所以牧者就被趕走了。對錯不在我們的考慮之中,因為誰也不能做審判的。但是想想看,有哪個牧者會像掃羅一樣去追殺信徒或長老嗎?實在是因為人的信心軟弱,也不像大衛那樣敬畏神,不相信神會處理,所以才要親自動手。人一動手,事情就變得很糟,往往教會分裂,信徒反目成仇,連朋友都做不成了。好可惜啊!弟兄姐妹有的幾十年在一起敬拜事奉,一下子變成陌路。真是讓人看了非常難過。

像大衛那樣敬畏神,日子似乎不好過,但是相信神有神的時間,就不會因為自大而與神隔絕。相信神、敬畏神,需要耐心,需要謙卑,更需要毅力,以及順服。順服不是同意,同意是你覺得對方意見不錯而接納;順服是你不同意,但是為了對神的敬畏和尊重而接受。大衛敬畏神,所以他順服神給他的安排,去過逃亡的生活。有誰願意逃亡?但為了尊重神,大衛寧可逃亡,也不殺掃羅。所以,真正的順服一定要付上代價,但一定蒙神祝福。

在〈弓歌〉裡,大衛想到掃羅的盾牌被沾污丟棄,彷彿未曾抹油,這是失去了榮耀的象徵。因為一個戰士的兵器和盾牌總是要保護得非常乾淨,擦拭得閃光發亮。記得有朋友去受軍訓時,其中有一件不可少的事,就是要練習把槍擦拭得十分光亮,學習裝子彈,等等。大衛稱讚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表示他的箭高明,箭無虛發。“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表明掃羅作仗時十分勇猛。“他們比鷹更快,比獅子還強”,鷹是鳥中之王,獅是野獸之王,可見大衛對他們評價甚高。

大衛記念約拿單對他的無私之愛,一個王子竟承諾要讓他做王,自己做大衛的宰相,何等胸懷!一個時代過去了,以色列人的第一個王結束了。第二個王正在升起當中。但是他所接受的以色列,已經是一個支離破碎的以色列,大衛要怎樣才能重建這個被非利士人佔據的以色列?真是創業維艱。你相信,他做得到嗎?他是怎樣做到的,請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