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17:23 亞希多弗見不依從他的計謀,就備上驢,歸回本城。到了家,留下遺言,便吊死了,葬在他父親的墳墓裡。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下 17:1-29

所羅門王說:“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壟溝(river河裡)的水,隨意流轉。(箴 21:1)”因著大衛的禱告,我們看到押沙龍做了一個極不明智的選擇。其實押沙龍根本就不知道要相信誰才好。他還年輕,雖然聚集了不少人跟隨他,但他沒有實地作戰的經驗,所以他無從判斷什麼是合理的作戰計劃。押沙龍的身邊也沒有老成的謀士。戶篩和亞希多弗都是大衛的謀士,也都是大衛的好朋友,因此當押沙龍作選擇時,你會感覺到,他其實對這兩人都不大信任。

表面上押沙龍似乎比較喜歡戶篩的計策,聚集以色列眾人像海邊的沙那樣,再下到大衛那裡,想把大衛淹死嗎?其實他是想在兩人之間取得一個平衡。他若要駕馭這兩人,就不能偏向其中的一個。上一次他已經採取了亞希多弗的意見,這次也該讓戶篩建點功勞。並且,誰和大衛的感情比較好,關係比較深,他就會比較不相信那個人。因此他是在戶篩和亞希多弗兩人之間做選擇,而不是真正地以計謀去定奪。在他的內心深處,他很害怕會被出賣。亞希多弗若挑選了一萬二千人,誰能保證他不會反過來對付他押沙龍?他怎能輕易給大衛的前謀士這樣多精兵?

在〈歷代志上〉廿七章33節裡記載:“亞希多弗也做王的謀士。亞基人戶篩做王的陪伴。”哪一個人看來會更忠誠於大衛呢?換了是你,你會比較相信哪一個?押沙龍選擇相信戶篩的計謀。可能在他的眼中,他的父親不像亞希多弗形容的那麼容易驚惶;大衛原是個英雄,而跟隨大衛的人也如戶篩所言,有許多勇士,不是會輕易逃跑的類型。因此人多似乎比較容易取勝。總而言之,神應允了大衛的禱告,祂使亞希多弗的計謀在押沙龍眼中變為愚拙!(撒下15:31)

可憐的亞希多弗被大衛尊重了一輩子,那時的人對亞希多弗的主意,都彷彿是神給的話一樣,萬萬沒有想到,他冒死背叛大衛,押沙龍卻不肯聽他的意見。他已經知道戶篩是在為大衛爭取時間,大衛一旦有時間休息,養好體力,押沙龍必然不是大衛的對手。大衛若回到耶路撒冷,他豈有臉再見大衛?只好自行了斷,回家留下遺言,便吊死了。再智慧的人若沒有神的同在和祝福,也是徒然啊!

在押沙龍做了決定之後,戶篩立刻和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聯絡。現在我們可以明白,大衛佈置的高明了。在最緊急的時刻,大衛所做的決定和判斷何等正確。大衛佈置的,在耶路撒冷城外面的兩個探子,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就在城外的隱羅結等候,隱羅結就在在汲淪溪谷西岸的山腳。撒督和亞比亞他派了一個使女出去傳信,沒想到就在她和約拿單、亞希瑪斯說話時,被一個童子看到了,就去報告押沙龍。幸好附近巴戶琳有個人院中有一口井,他們就躲到井裡;那家的婦人用蓋蓋上井口,又在上頭鋪上碎麥,事就沒有洩漏。婦人對押沙龍的僕人說那兩個人過河了,所以押沙龍的僕人就回去了。這時以色列國境裡似乎分成兩派,一派幫助大衛,一派幫助押沙龍。

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兩人就盡快去跟大衛報信,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再也不敢逗留,立刻過了約旦河,到了預定的目的地瑪哈念。這時押沙龍立了約押的表兄弟亞瑪撒為元帥,也帶兵過了約旦河,到了基列地。眼看押沙龍大軍裝備,糧食充足;而大衛這裡十分窘迫,到哪裡去找糧食呢?就在大衛最狼狽時,有三個人帶著大衛和跟隨的人所需要的用品和食物來了。這三個人是亞捫族的拉巴人拿轄的兒子朔比,羅底巴人亞米利的兒子瑪吉,基列的羅基琳人巴西萊。何等令人感動的雪中送碳。他們對大衛的處境了然於心,但是他們只有一句話:“民在曠野,必飢渴困乏了”。何等體貼,何等溫馨。在最困苦艱難的時候,神藉著這三人給大衛帶來了生機,原本已經陷入絕境,現在重新感到有敗部復活的機會。大衛說:“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於我。(撒上16:12)”果然,神一開恩,大衛就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