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28:25 第七日當有聖會,什麼勞碌的工都不可做。

祭祀對猶太人而言是很重要而嚴肅的事情,因為它代表了與神的溝通和交流。所以從〈出埃及記〉開始,我們就看到摩西不停地在重覆神的交代。這些祭典,也成了以色列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禮儀。

這章講到的當獻之祭,包括了每天早晚的燔祭,安息日,月朔,逾越節,初熟節,等等的祭祀。

祭禮是每天進行的,每天早晨和黃昏各一次,這表示神是真的像祂所說的,要和以色列人同在。若沒有這些祭禮,以色列人怎樣明白神與他們同在呢?所以我們也要如此到主面前,我們的靈修便是每天到神面前所獻的馨香之祭。

燔祭,是先獻上自己;然後,神接納,並賜下能力和恩典。靈修,也是如此,每天先獻上自己,完全交託,然後領受神賜下的能力和恩典,才能過得勝的生活。每天的開始都要從敬拜神開始。

安息日要加獻兩隻一歲無殘疾的羊羔。現在一週七天的由來,是神在創世時所訂的。那時神把第七天作為祂的安息日,歇了創造之工;又把這安息日賜給以色列人。現在世界上也都沿用這一週七天的生活方式。猶太人守安息日,基督徒是否一定也要守安息日敬拜?

保羅對猶太人說:「你們謹守日子、月份、節期、年份,我為你們害怕,惟恐我在你們身上是枉費了工夫。(加4:11-12)」又說:「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樣,只是各人心裡要意見堅定。守日的人是為主守的;吃的人是為主吃的,因他感謝神;不吃的人是為主不吃的,也感謝神。(羅14:5-6)」新約後,使徒們守主復活之日行敬拜之儀,也有主所賜的安息之實。每個星期的第一天都是從敬拜神開始。

月朔是猶太曆的每月初一,是月亮顯得最「缺」的一天。古代的猶太祭司以目測新月(New Moon)定月朔。每次要以兩個以上的證人為證,確定月朔,再行公告:「這天要分別為聖」。月朔的制定非常重要,因為七大節期是否能落在正確的日子,都以它為基準。確定月朔之後,祭司就要吹銀號,宣告這日分別為聖,要有聖會與神相會。

有一位猶太拉比說:「當猶太人出埃及時,我們所領受的第一個誡命,就是把每個月的第一天——月朔——分別為聖。這是猶太曆的基礎,這曆法使我們能夠精確地計算時間,得著屬天的能力。」 猶太人散居各地,公會必須著火光,把月朔的信息從耶路撒冷傳出去。如果天候不佳,無法目測新月,猶太人就連過兩個月朔,以確定他們沒有錯過月朔的獻祭。直到第四世紀,公會頒布了精確的猶太曆法,才取消目測的方式。每一次月亮圓缺的循環約有29天半,因此每月不是29天,就是30天;從月朔起漸圓,直 到十五滿日,稱「月望」。每個月的第一天,也是從敬拜神開始。

以賽亞先知預言:「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氣的必來在我面前下拜。這是耶和華說的。(賽66:23)」神說,在新天新地的將來,在這些特定的時候,凡有血氣的必到神面前下拜。可見月朔和安息日不是舊約裡才遵守的節期,而是要守到永恒。對外邦教會而言,我們看到即使現在有許多猶太人尚未接受耶穌是彌賽亞,但是神仍然不斷地祝福以色列人,並且在他們當中行極大的神蹟,其中一個原因便是他們肯遵行神的話語。當人肯遵行神的教導時,神的祝福也就進入他們的生命和生活之中。這是那些口頭說相信,卻沒有行為去印證其信心之人無法享受到的一個祝福。使徒雖然沒有叫外邦信徒去守這些猶太人的節期,但是遵行神的話語卻是蒙福的途徑。

逾越節和七七節以前都提過,在此略過。這次讓我感到特別醒目的有一行字:當有聖會,什麼勞碌的工都不可做。我想到在教會敬拜時,有服侍的人一般都很難領受到敬拜的福氣。因為他們的心總是在忙,無法停下來敬拜。我想,這可能就是神要特別揀選利未人去服侍祂的原因。這樣其他支派的人都能放下世務,去享受敬拜時與神親近的甘美。

這次的疫情,許多教會都必須關閉。我相信有很多牧者和平常參與服侍的弟兄姐妹都能享受到真正的安息,不必再為了敬拜時要負責的事而心裡煩燥。因為用線上敬拜都可以把詩歌敬拜和講員信息都先錄好,到時播放即可。所以大家都能真正安心地來到主前,享受真正的安息,專心地敬拜。

以前在教會敬拜時,總是有人擔心要招待遲到的弟兄姐妹或新來的人,大家都坐下了,他(她)還在會堂走廊上走來走去,說實在,根本是人在教堂內,心在旁騖中,根本不在敬拜。在〈路加福音〉第十章裡,說到耶穌去祂的好朋友家裡。他們有兩姐妹,一個是馬大,忙著招呼客人;一個是馬利亞,看到耶穌來就跟著耶穌要聽祂講話。馬太向耶穌抱怨,但是耶穌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現在好了,大家都可以做馬利亞,沒有藉口做馬大了。願我們都能以誠實的心靈來敬拜主,沐浴在天恩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