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29:1 七月初一日,你們當有聖會,什麼勞碌的工都不可做,是你們當守為吹角的日子。

以色列人的吹角日,是個很特別的日子。在這日要用彎曲的羊角吹號,不可用牛角或其他角代替。現在的猶太人以吹角日(七月1日)為新年,但是神在〈出埃及記〉12章2節說:「你們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又是怎麼一回事呢?以色列的新年為何從1月1日變成7月1 日?假如希伯來曆的正月一日是新年,那麼就會在逾越節(正月十四日)之前,也就是每年陽曆的三、四月期間。

根據猶太拉比的解釋,因為巴比倫的新年是提斯利月的初一,和希伯來曆的吹角日是同一天。被擄的猶太人從巴比倫回歸後,在重建聖殿時期,開始以巴比倫的提斯利月為希伯來曆的第七月。因為拉比們不想公然接納阿基圖(巴比倫新年節慶的名字),所以他們把異教的節日猶太化,把吹角節改為猶太人的新年。在《聖經》裡並沒有為吹角節定一個特別的名稱,所以拉比比較容易把七月一日定為新年。話雖如此,拉比們無法否定希伯來曆的正月初一是新年,而且訂七月一日為新年是有點古怪,但是因為巴比倫人一年慶祝兩次阿基圖,使猶太人的吹角節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猶太人在七月的第二個新年。(以下簡稱猶太民曆為民曆,希伯來曆為神曆)

自猶太人淪為巴比倫的俘虜後,他們接受了巴比倫人的一個觀念:新年伊始是神在上天審判世人的日子。《密西拿Mishnah》(猶太教口傳律法書)中說:「在新年,世人都要在神面前被審判」,以決定他在新的一年中的命運是好是壞。《密西拿》中講了三種情況:在新年這一日,完全的好人、義人立即被判以生;完全的壞人、惡人立即被判以死;有好有壞中間狀態的人,他的判決懸著直至贖罪日(民曆1月10日/神曆7月10日)才作出最後的判定:無罪者生,有罪者死。這樣,新年就成了審判日(YOM DIN)。虔誠的猶太教徒從年底就開始做懺悔祈禱(SELIHOTH)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他們刻苦己心,深刻反思一年中所犯的過失和罪孽,論罪悔改,決志更新。祈求上帝原諒他們的過失,赦免他們的罪孽。因而民曆1月1日到10日/神曆7月1日到10日,又稱為「敬畏神的日子Days Of Awe」。

所以猶太人相信在一年之初有三審。民曆1月1日/神曆7月1日,是初審;民曆1月10日/神曆7月10日,贖罪日,是再審;住棚節的最後一天,民曆1月21日/神曆7月21日是宣判日。所以大多數人都希望經過前面十天的懺悔,最後能被重輕發落。

民曆1月1日,太陽下山了,初審過去了。在晚禱後,猶太人的親朋好友要互相祝賀。因為在初審判定:好人立生;壞人立死;有好有壞的人在10天後贖罪日才判生死。因此,在初審後,就要祝賀親朋,甚至是陌路人,祝賀他們判了生,通過了第一關,至少是個有好有壞中間狀態的人。

七月十日是一個很嚴肅的日子,就是贖罪日Yom Kippur。贖罪日的前一周,大祭司要離開自己的家,搬入在聖殿旁屋的房子。 他要準備一個後備祭司,以免他突發死亡或染了不潔以致不能供職。 在這周內,他要負責聖殿的事奉,如燒香、點燈、獻早晚的祭等。 此外還要研讀和記熟律法書上兩部有關的經文,以免出錯。贖罪日前夕,大祭司整晚不眠,研讀律法書和預備自己的心。 如果他打瞌睡,旁邊的年輕祭司會大聲唸誦詩篇吵醒他。 有時他們會叫大祭司整晚站在冰冷的石板地上。贖罪日的早祭由大祭司負責,不像平時由普通祭司負責。 這天大祭司要洗身五次、洗手腳十次。清早大祭司起來,沐浴後穿上平日的金色聖服。

他在洗濯盆洗手腳後,開始早祭的事奉,包括獻燔祭、點燈、和燒香。 贖罪日也算為大安息日,所以早祭後獻多兩隻羊羔為燔祭。大祭司開始贖罪日禮儀前,洗手洗腳、脫去金色聖服、沐浴、穿上白色聖服、然後再洗手洗腳。白色聖服包括:內袍、腰帶、裹頭巾、和褲子。 這些衣物是用白色細麻布造的,所以叫白色聖服。大祭司進入至聖所,不穿華麗的金色聖服,而穿白色聖服,表示以謙卑和單純的心到神的面前。

在內院聖殿廊子和銅祭壇之間,已經預備了一隻贖罪祭的公牛。 大祭司面對著東 (面向會眾),牽牛對著西面 (對著聖殿),將雙手按在牛頭上,為自己和家人祈禱認罪。另外有兩隻公山羊在聖殿東門,大祭司來到公山羊前,拈鬮決定哪隻歸與耶和華。

所拈的鬮乃是兩個等大而圓的金版,其上所刻的字樣,一個是為耶和華,一個是為阿撒瀉勒,將這兩個鬮放在一個瓶子?,大祭司每當拈鬮的時候,就站在那兩隻公山羊中,把瓶子搖一搖,便將兩手一齊插入瓶內,兩手各拿一鬮,隨將右手所拿的放在右邊之山羊的頭上,左手所拿的放在左邊之山羊的頭上,那一隻是應歸耶和華的,那一隻是應歸阿撒瀉勒的,都是按鬮上的字定的,大祭司就把一塊朱紅色布綁在那歸與阿撒瀉勒之羊(代罪羊)的角上,又把一塊朱紅色布綁在那歸與耶和華之羊的頸項上,作為分別的記號。

此時那代罪羊一直向東站著,面向會眾,等待將眾人的罪孽帶出城外曠野。 大祭司兩手按在羊頭上,為以色列人認罪代求。然後這羊被牽出聖殿東門,交給一個等候的祭司,負責將羊遠遠帶出城外曠野,約十至十二哩之外。 一路上有十個茶水供應站,讓帶羊的祭司可以小息。 去到最後一站,就將羊推下懸崖跌死。 然後他打起旗號,各站又打旗號回聖殿,傳遞他們的罪孽已經得贖。傳說如果代罪羊蒙接納,那綁在聖殿門上的紅線會變白,象徵〈以賽亞書〉 1:18 的應許:「你們的罪雖像朱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

在主耶穌的教導裡,祂寧願放下99隻羊,也要去找回那遺失的一隻。那一隻是否就是被作為代罪羊,被推下山崖犠牲的?傳說在第二聖殿被毀前四十年,即基督完成救贖後,紅線沒有再變白。因為基督已經完成了為我們代罪的救恩,代罪羊的功效也隨著結束了。因為耶穌的救恩,不再需要代罪羊,耶穌作了代罪羊,而祂也要找回每一隻代罪羊,都領回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