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29:1 七月初一日,你们当有圣会,什么劳碌的工都不可做,是你们当守为吹角的日子。

以色列人的吹角日,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在这日要用弯曲的羊角吹号,不可用牛角或其他角代替。现在的犹太人以吹角日(七月1日)为新年,但是神在〈出埃及记〉12章2节说:「你们要以本月为正月,为一年之首。」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以色列的新年为何从1月1日变成7月1 日?假如希伯来历的正月一日是新年,那么就会在逾越节(正月十四日)之前,也就是每年阳历的三、四月期间。

根据犹太拉比的解释,因为巴比伦的新年是提斯利月的初一,和希伯来历的吹角日是同一天。被掳的犹太人从巴比伦回归后,在重建圣殿时期,开始以巴比伦的提斯利月为希伯来历的第七月。因为拉比们不想公然接纳阿基图(巴比伦新年节庆的名字),所以他们把异教的节日犹太化,把吹角节改为犹太人的新年。在《圣经》里并没有为吹角节定一个特别的名称,所以拉比比较容易把七月一日定为新年。话虽如此,拉比们无法否定希伯来历的正月初一是新年,而且订七月一日为新年是有点古怪,但是因为巴比伦人一年庆祝两次阿基图,使犹太人的吹角节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犹太人在七月的第二个新年。(以下简称犹太民历为民历,希伯来历为神历)

自犹太人沦为巴比伦的俘虏后,他们接受了巴比伦人的一个观念:新年伊始是神在上天审判世人的日子。《密西拿Mishnah》(犹太教口传律法书)中说:「在新年,世人都要在神面前被审判」,以决定他在新的一年中的命运是好是坏。《密西拿》中讲了三种情况:在新年这一日,完全的好人、义人立即被判以生;完全的坏人、恶人立即被判以死;有好有坏中间状态的人,他的判决悬著直至赎罪日(民历1月10日/神历7月10日)才作出最后的判定:无罪者生,有罪者死。这样,新年就成了审判日(YOM DIN)。虔诚的犹太教徒从年底就开始做忏悔祈祷(SELIHOTH)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们刻苦己心,深刻反思一年中所犯的过失和罪孽,论罪悔改,决志更新。祈求上帝原谅他们的过失,赦免他们的罪孽。因而民历1月1日到10日/神历7月1日到10日,又称为「敬畏神的日子Days Of Awe」。

所以犹太人相信在一年之初有三审。民历1月1日/神历7月1日,是初审;民历1月10日/神历7月10日,赎罪日,是再审;住棚节的最后一天,民历1月21日/神历7月21日是宣判日。所以大多数人都希望经过前面十天的忏悔,最后能被重轻发落。

民历1月1日,太阳下山了,初审过去了。在晚祷后,犹太人的亲朋好友要互相祝贺。因为在初审判定:好人立生;坏人立死;有好有坏的人在10天后赎罪日才判生死。因此,在初审后,就要祝贺亲朋,甚至是陌路人,祝贺他们判了生,通过了第一关,至少是个有好有坏中间状态的人。

七月十日是一个很严肃的日子,就是赎罪日Yom Kippur。赎罪日的前一周,大祭司要离开自己的家,搬入在圣殿旁屋的房子。 他要准备一个后备祭司,以免他突发死亡或染了不洁以致不能供职。 在这周内,他要负责圣殿的事奉,如烧香、点灯、献早晚的祭等。 此外还要研读和记熟律法书上两部有关的经文,以免出错。赎罪日前夕,大祭司整晚不眠,研读律法书和预备自己的心。 如果他打瞌睡,旁边的年轻祭司会大声唸诵诗篇吵醒他。 有时他们会叫大祭司整晚站在冰冷的石板地上。赎罪日的早祭由大祭司负责,不像平时由普通祭司负责。 这天大祭司要洗身五次、洗手脚十次。清早大祭司起来,沐浴后穿上平日的金色圣服。

他在洗濯盆洗手脚后,开始早祭的事奉,包括献燔祭、点灯、和烧香。 赎罪日也算为大安息日,所以早祭后献多两只羊羔为燔祭。大祭司开始赎罪日礼仪前,洗手洗脚、脱去金色圣服、沐浴、穿上白色圣服、然后再洗手洗脚。白色圣服包括:内袍、腰带、裹头巾、和裤子。 这些衣物是用白色细麻布造的,所以叫白色圣服。大祭司进入至圣所,不穿华丽的金色圣服,而穿白色圣服,表示以谦卑和单纯的心到神的面前。

在内院圣殿廊子和铜祭坛之间,已经预备了一只赎罪祭的公牛。 大祭司面对着东 (面向会众),牵牛对着西面 (对着圣殿),将双手按在牛头上,为自己和家人祈祷认罪。另外有两只公山羊在圣殿东门,大祭司来到公山羊前,拈阄决定哪只归与耶和华。

所拈的阄乃是两个等大而圆的金版,其上所刻的字样,一个是为耶和华,一个是为阿撒泻勒,将这两个阄放在一个瓶子?,大祭司每当拈阄的时候,就站在那两只公山羊中,把瓶子摇一摇,便将两手一齐插入瓶内,两手各拿一阄,随将右手所拿的放在右边之山羊的头上,左手所拿的放在左边之山羊的头上,那一只是应归耶和华的,那一只是应归阿撒泻勒的,都是按阄上的字定的,大祭司就把一块朱红色布绑在那归与阿撒泻勒之羊(代罪羊)的角上,又把一块朱红色布绑在那归与耶和华之羊的颈项上,作为分别的记号。

此时那代罪羊一直向东站着,面向会众,等待将众人的罪孽带出城外旷野。 大祭司两手按在羊头上,为以色列人认罪代求。然后这羊被牵出圣殿东门,交给一个等候的祭司,负责将羊远远带出城外旷野,约十至十二哩之外。 一路上有十个茶水供应站,让带羊的祭司可以小息。 去到最后一站,就将羊推下悬崖跌死。 然后他打起旗号,各站又打旗号回圣殿,传递他们的罪孽已经得赎。传说如果代罪羊蒙接纳,那绑在圣殿门上的红线会变白,象征〈以赛亚书〉 1:18 的应许:「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在主耶稣的教导里,祂宁愿放下99只羊,也要去找回那遗失的一只。那一只是否就是被作为代罪羊,被推下山崖犠牲的?传说在第二圣殿被毁前四十年,即基督完成救赎后,红线没有再变白。因为基督已经完成了为我们代罪的救恩,代罪羊的功效也随着结束了。因为耶稣的救恩,不再需要代罪羊,耶稣作了代罪羊,而祂也要找回每一只代罪羊,都领回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