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32:27 但你的僕人,凡帶兵器的,都要照我主所說的話,在耶和華面前過去打仗。

和米甸人打完戰之後,緊接著戰利品的分配,有人已經在觀察地勢。倘若以色列人通通越過約旦河,那麼這片剛剛打完佔領的土地要歸誰呢?土地很重要。有很多企業家都是從房地產發跡的,想要擁有龐大的財富,沒有土地是不可能的。因此許多人一有錢就買屋置地,因為投資不一定賺錢,但是土地永遠在那裡,最能保值。因此有些國家不賣土地,只讓人擁有九十九年。也有人想盡辦法挪移地界,想在不知不覺之中騙取別人的土地。但是我聽過最有趣的一則有關土地的新聞:有人在蓋完了新家之後,才發現是蓋在別人的土地上。

但是雅各的子孫可沒有那麼糊塗,流便和迦得的子孫在別人都還沒上心時,就留意到這塊肥沃的土地了。何必過約旦河呢?看看這些地土的青草長得何等青翠,看看那些牛羊惝徉在綠意無限的草地上,何等悠遊自在,有什麼地方比這片土地更合適他們住?何況,這塊地總得有人去住,對不對?他們不住,不是又給外邦人佔去了嗎?思考再三,他們去跟摩西和大司及眾首領提出申請。他們想要留在雅謝地和基列地,這兩地就是以色列人剛剛征服之地。你想,摩西聽了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怎麼可以這樣子?想撿現成的便宜?才剛打完第一仗,就不想再往前了?這地是大家一起打下來的,你們要去度假了,享受大家打來的地。那麼下一塊地,誰來幫忙打仗呢?假如大家都這樣做,那麼參與作戰的人越來越少,不是很不公平嗎?虧他們想得出來這麼自私的點子!摩西罵得比較有學問一點,有歷史有背景,引經據典。咱是在瞎湊熱鬧。

但是這兩個支派的代表也不是省油燈,他們說,冤枉了,老大。我們先造城壘圈,把婦人、孩子和牲畜安置好,就陪你們去打仗了,不打到大家都有地了,我們絕不回家。

摩西一聽,有道理。不然,這地給誰呢?總得有人住啊!好吧,這地就給流便和迦得支派,還有瑪拿西支派的幾個家族。去造城圈地吧!這兩個半支派的土地定下來了,看來一切都很完美。但是後來歷史證明,住在約旦河東還真的很危險。掃羅王的時代,他們被亞捫人攻擊,逼迫得十分厲害,幾乎基列雅比每個男人的眼睛都要被剜掉一隻(撒上11)。基列雅比便是基列地裡的一個城鎮,簡稱雅比。尼波和巴力免這兩處的地名被改掉,因為是外邦人所拜的偶像之名。

外約但屬高原地帶,雨水豐足,土地肥沃,宜於放牧,但缺少軍事屏障。這兩個半支派在北國以色列亡國之前,便為亞述國攻入,最先遭到被擄的命運。他們的選擇讓我想到羅得當年的選擇。當亞伯拉罕讓羅得選擇時,羅得也是看到水草豐美之處的平原,然後逐漸挪移,最住搬到所多瑪,在四王與五王之役時,他和全家及所有的財物,通通被擄去。若不是亞伯拉罕帶領家丁去拚命相救,羅得和家人很可能都要死於非命,或淪為外邦人的奴僕,錢財是身外之物更不用說了,通通變成別人的。

因此這事值我們思考,神若沒有把水草豐美之地賜給我們,是否因為祂不愛我們呢?可能正好相反。正因為祂憐憫我們、愛我們,才要給我們一點貧窮、一點困難、一些挫折、一些失望,好讓我們記得親近祂,留在祂的影翼之下,不讓危險臨到我們。那就是我們常說的:偽裝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