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

〈約翰福音〉5章45節   耶穌說:「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人從你身上看見什麼?

耶穌說:「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有生命的人是活的,沒有生命的人是死的。當人得著屬靈的新生命,就使人活在上帝面前。如果人沒有領受上帝的新生命,就永遠死在罪中。我們有新生命,我們屬靈的生命活了,夠了嗎?耶穌說,不夠,祂要叫我們得著更豐盛的生命。

同樣活著的人,生命的層次是不一樣的,有的活得很辛苦,有的活得很享受,有的活得很貧窮,有的活得很豐富。一個有更豐盛生命的人,是一個怎樣的人呢?是一個感恩的人。有的基督徒天天咒罵、天天埋怨上帝,從早到晚看不見他有喜樂滿足生命的流露,但是有一些人不是如此,他對每件事都感到是上帝的恩典,對每個痛苦都感到主會引導,對每個困難都往好的地方想,如同聖經所說,這樣的人是凡事感恩的人。

一個有豐盛生命的人是分享自己的人,活在世上不是單單為自己,上帝給的恩典福氣,都可以與人分享,像保羅說的:「叫別人與我們一同領受福音的好處」。弟兄姊妹,請問跟你生活在一起的人,從你身上看到什麼?從你生命中分到什麼?你有沒有叫別人與你同得福音的好處?單單「福音的好處」這個題目,我們可以講好幾堂的道理。我活著一天,就是使別人從我身上得到恩典的一天。

我們對別人應當做一個心腸廣大,對別人有包容、有體恤、有愛心。人人都有軟弱,好像我們自己也充滿軟弱,我們對別人的軟弱是挑剔、批評嗎?或者我們是存著寬容、理解、赦免的態度對待別人呢?我們的心地是不是窄小,沒有辦法容納別人的存在呢?或者我們的心地寬大,所有的人都在我們接納的範圍呢?

要彼此接納—從安排神學生宿舍說起

使徒保羅說:「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神。」(羅15:7)對可愛的人,我們容易接納;對那些令人討厭的人,我們要學習接納。每個人的個性不一樣,我們不可以專找跟我看法相同的人活在一起。當我二十一歲的時候,香港宣道會的院長William C. Newbern到印尼來,有一天我跟他與我神學院的院長許公燧牧師老牧師一起吃飯的時候,這兩位院長就討論一件事情,Newbern博士問許牧師:「你們學校有很多學生,你們怎樣安排他們的住宿?」

許牧師回問Newbern博士:「請問您是怎樣安排的呢?」「我就讓安靜的學生與安靜的學生住同一個房間,讓比較愛乾淨的學生與比較愛乾淨的學生住同一個房間。」他講完以後,許公燧牧師說:「我的安排跟你完全不一樣」,「你怎麼安排呢?」「我把很愛乾淨的與比較髒亂的學生放在同一個房間,把很吵鬧的跟很安靜的放在同一個房間,把很愛講話的跟很害羞的放在同一個房間。」那時我二十一歲,我就坐在旁邊聽,發現這兩位院長安排學生住宿的看法不一樣。

Newbern牧師是從美國來的,他問:「為什麼你要把這樣不同個性、意見的學生放在同一個房間?」我的院長回答一句話,我永遠不能忘記,他說:「如果他們在神學院讀書的時候不能接納不同個性的人,以後到教會要怎樣服事上帝的兒女呢?」我心裡非常受感動,因為聖經說:「你們要彼此接納」。如果有一些很多話的青年人跟很安靜的學生住在一個房間,當然安靜的比較苦,「你這麼多嘴,一直講話,我都不能休息安靜」。有的人就向院長請求:「請你幫我換房間好嗎?我很想跟安靜的在一起,使我可以好好讀書。」院長說:「不可能,明年換房間的時候,我再把跟你不同個性的人放在一起。」「老師啊,我太困難了!老師啊,我要回去。」「你不可以回去,你既然在這裡讀書,要學怎樣處世為人。」

原來這種道理是從耶穌的教訓來的,安靜的人像很多不講話的門徒,愛講話的人像彼得,他什麼事都有意見,有馬上順服的人,有一些人什麼都不相信,什麼都懷疑。耶穌選擇了彼得、約翰、雅各、多馬,也選了猶大。耶穌選了這不同意見的人在一起事奉,因為他們以後要服事全世界的人,正如約翰年老的時候所講的話,「你若不能愛看得見的弟兄,你怎能愛那看不見的上帝呢?」一個人生命何等豐盛,看他接納多少不同的人看的出來。

不要與跟你性格一樣的人做朋友

有一次計志文牧師講一篇道很感動我,「你不要與跟你性格一樣的人做朋友」。哇,我們聽了很奇怪,當然我比較喜歡跟個性、嗜好、脾氣、作法相同的人做朋友,所以我們就問計牧師:「為什麼你說不可以這麼做?」他回答:「如果你專找意見相同的在一起,你們不是在交通,你們是在結黨。當你越談越高興,看到別人跟你們的個性不同,你就討厭他,你們就一同批評他,結果你們越來越親近,跟別人越來越疏遠。聖經說:不可結黨,不可紛爭,要彼此接納,要彼此相愛。你跟和你個性一樣的人談得來,這不是相愛,乃是結黨。」

那時候我又聽見另一個從澳洲來的老師說一句話:「愛不是親近相同的人,愛是接納不同的人。」對看法不一樣,意見不一樣,理論不一樣,脾氣不一樣,行為不一樣,你看他就討厭的不得了,但你能愛你所討厭的人,你的靈性才是好的。一個有豐盛生命的人是容納所有個性的人,一個有豐富愛心的人是照顧接納完全不同個性的人,這是很難做到的事。如果你說:「我的靈性沒有辦法做到這個地步」,上帝說:「那你就要學」,所以耶穌公開事奉三年半的時候,他沒有在彼得面前批評猶大,他沒有在眾人面前羞辱猶大,即便他知道猶大一切的缺點,但他要門徒學習怎樣接納、寬恕別人,怎樣做一個偉大的人。

生命豐盛的人,心腸廣大,能容納與他意見相左的人。生命豐盛的人,不但能打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他也分享自己所有的來照顧別人,使別人享受他生命的豐盛。

孫大信的見證_救了別人 同時也救了自己

印度偉大的聖徒孫大信,這個人經常到五千公尺的高山上,走在冰天雪地裡,到西藏對中國人傳福音。有一次他跟另一個基督徒到西藏去傳道,兩個人都冷得不得了,背著他們所需要的東西,很辛苦地在山上冰雪中行走,不斷發抖。忽然,他們看見前方有個人躺在地上,他們彼此對望,「這個人是活的,還是死的?」他們就停下來察看,看那個人還能動一點點,孫大信說:「他還活著。我們幫助他嗎?」他的朋友問:「怎麼幫助呢?」「我們把他背起來,至少帶到附近的鄉村,請村民來照顧他。」他的朋友說:「我沒有辦法了,我自己冷到快死了,哪還有力量在雪地裡邊走邊背著一個快要死的人呢?要背,你背,我不奉陪。」「你不是要幫助人,傳福音給人?現在,在你身邊就有一個快要死的人,你怎麼不顧他呢?」但他的朋友仍舊走了。

原來,在最困難的時候,不同的基督徒對待別人的態度是不同的。孫大信的良心使他無法眼睜睜看別人死去,他就彎下來,把那個人翻過來背到自己的背上,在雪地裡背著這快要死的人蹣跚前行。走路上山是很吃力的,在結冰的地上行走是很困難的,何況還要背這麼重的裝備,因為在冬天上山所需要的裝備比夏天所需要的更多。是什麼力量使孫大信能把這個人背起來蹣跚地走在山上的雪地呢?基督的愛給他豐盛的生命,使他照顧別人,幫助別人。

孫大信就這麼一直走,到他幾乎無法再走的時候,他看到雪地裡還有第二個人躺在那裏,他說:「主啊,我沒有力了,我一個人背一個人已經很辛苦了,現在雪地裡還有第二個人躺在那。主啊,我該怎麼辦呢?」當孫大信越來越靠近那躺在雪地裡的第二個人的時候,他停下腳步,把原來背在背上的人暫時放在一邊,把地上的那人翻過身來,低頭一看,動他的手,這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孫大信心想:「糟糕,這個人死了」。孫大信再注意看的時候,嚇了一跳。這死人是誰呢?就是剛才那先走、不要幫助別人的人。孫大信說:「唉,你跟我一同要來要傳福音給別人,想不到你自己卻先死了」,他很難過,一直流淚,背著剛才還活著的人繼續往前走。

許多中國的基督徒都聽過孫大信這件事,因為太出名了,我大概是二十五歲的時候聽到這件事,我非常受感動。後來,我請教那位告訴我這故事的牧師:「為什麼那個人死了,孫大信卻沒有死?」他說:「年輕人,我告訴你,孫大信用愛心把那個快要死的人背起來的時候,孫大信身上的熱度就傳到那個人的身上,那個快要死的人身上的溫度也傳到孫大信的身上,兩人的體溫互相傳遞,就比較不容易冷死了。雖然背得很吃力,卻越背越溫暖,走得越遠,身體越熱,孫大信不但沒有被冷死,最後他還救活了那個人,兩個都活著。但另一個自私的人只顧自己,沒有行善的喜樂,沒有體溫的附著,走了很遠以後,自己卻冷死了。」

我從年輕時就深深被這道理感動:幫助人的,自己得幫助,愛人的,自己享受愛,把自己的生命分享與人的,得到更多上帝的恩典。這個道理,你不明白嗎?有些人的家很乾淨,不准別人到他家來,特別不准別人的孩子到他的家來動一動、敲一敲,但有些家庭很願意分享,什麼人來,他都接納,弄髒,他再弄乾淨,可能的話,希望客人不要弄壞東西,即使有客人弄壞東西,如果不是故意的,他也不生氣。這兩種家庭,哪種家庭更蒙恩呢?有大量、願意分享的人更蒙恩。(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