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命記〉 19:2-3 要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分定三座城。要將耶和華─你 神使你承受為業的地分為三段;又要預備道路,使誤殺人的,都可以逃到那裡去。

從該隱殺亞伯開始,人類就不斷地自相殘殺。在挪亞生了三個兒子之後,神看到世界敗壞,地上滿了強暴。就像該隱的子孫拉麥,對他妻子說:「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因為人屬乎血氣,終日思想的盡都是惡,因此神說:「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一百二十年。(創6:3)」從那時開始,人類的壽命就越來越短了。神的靈雖然不要永遠住在人的裡面,但是神的靈依然要住在人的裡面一百廿年。假如你討厭一個人時,就會想盡辦法不要和他在一起;但是即始年日縮短,神的靈依然要和祂所賜予生命氣息的人在一起一百廿年。當然,為了某些原因,我們不能活到一百廿歲,那也沒有辦法。

神的愛是如此堅定。即使看到人心裡思想的盡都是惡,也要想辦法幫助他。猶太人的拉比認為,逃城的用意不是為了庇護,而是為了贖罪。因為在〈出埃及記〉廿一章13節說:「人若不是埋伏著殺人,乃是神交在他手中,我就設下一個地方,他可以往那裡逃跑。」拉比Philo認為,神不會挑選一個無罪的人去執行奪取他人性命的任務,因此在神把某人的性命交在肇事者手中時,肇事者之前很可能已犯了某些罪,所以神才會挑選他成為取他人性命的「工具」。例子:「就如人與鄰舍同入樹林砍伐樹木,手拿斧子一砍,本想砍下樹木,不料,斧頭脫了把,飛落在鄰舍身上,以至於死。」因此,肇事者的流亡就是他的贖罪祭。

倘若肇事者在未到逃城之前就死掉,他們的屍體還是要送到逃城,埋在那裡。倘若肇事者比大祭司早死,那麼他的屍身也必須葬在城,直到大祭司死掉才可搬走。即使肇事者能活到當時的大祭司死去,得到自由,此後也不可以作官。倘若該城巿的居民要頒獎給肇事者,他應該推辭不受,除非大家非常堅持。肇事者若在大祭司未死之前就離開逃城,被報仇者在逃城之外殺死,報仇者就不算有罪了。

神為過失殺人者設立逃城,表明了神的公義。雖然殺人是不對的,但對於無心之過,神採取了赦免和寬恕。神要求建三座逃城,但是希望猶太人能主動增加三座,學習神對人的憐憫。逃城都設在利未人住的城裡,到逃城的路上不僅要設立很清楚的指標,並且馬路要加寬一倍,要舖得平坦,使人容易找到地方。肇事者進逃城後,要接受審判,看他是過失殺人或是謀殺,若是謀殺就要把他送回肇事的地方,讓他接受死刑,還給死者一個公道。逃城的設立不僅為以色列人,也為在他們中間的外人和寄居的。逃城不是為著故意殺人的,而只為著誤殺人的。

殺人致死大約有四種分法:第一種是完全無辜。例如砍樹時,斧頭脫掉,打到旁邊的人而致死。或是在行體罰時,例如杖刑時,還沒打完該打的杖數,犯人就死了。第二種是疏忽致死。例如有人食物或藥物過敏,因為沒有先問清楚,以致服用者死去。這種人也必須流亡到逃城。第三種是嚴重的大意。例如店家沒有把地板擦乾淨,以致客人摔倒撞到頭死去。這種人即使流亡到逃城,可能還要賠償。第四種就是有計劃的謀殺,不能到逃城,唯有死刑。到了逃城也要把他送回原地受刑。

所以審判的過程對肇事者很重要,他必須有見證人;審判者也不可以隨便定罪,要聽兩三個見證人的見證才可定案。人若做假見證便是故意設計害死人,等同謀殺,就要「待他如同他想要待的弟兄」,使聽見的人不敢再行惡。在歷史上有許多冤案冤獄都是假見證造成的,有的人根本沒看清楚,卻一口咬定。等幾十年後再找到新證據洗盡冤情,人家的一生都已經完蛋了。所以作假見證是很可惡,包藏禍心之舉,是一定要處罰的罪。

「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的作法,在西方被稱為「報復的例」。從字義上看,彷彿鼓勵人去報復,實際上是為了保護犯人免受酷刑,不會受過於所當受的。最近有新聞說,在台灣有個女學生被覇凌,有一群人欺負她。後來有人去找那群人報負,把第一個扇女學生耳光的那人的右手砍了下來。這就是人的基本反應,一旦受到傷害或損失,報復起來一定是加倍的,二來為了洩忿,三來則要給對方顏色瞧瞧,讓他們不敢造次。所以「報復的例」限定人們只能按其損失去討回公道,不可加倍報仇。

我們都是罪人,但是神憐憫我們,只要逃進了耶穌的救恩裡,魔鬼就再也不能控訴我們。耶穌就是我們最安全的逃城,永遠的逃城。在這個逃城裡,耶穌教導我們世界最高的標準,就是愛你的仇敵。

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 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太5:38-42)」這段話感動了許多人信主,因為這不是人可以想出來的教導。耶穌不要我們單愛對我們好的人,還要去愛那些不愛我們,對我們不好的人。祂要我們像天父一樣完全,因為祂讓太陽照好人,也照壞人。從設立逃城到愛我們的仇敵,神希望祂的兒女像祂一樣,不只是憐憫,不只是忍耐,更要有恩慈;不管對方如何,都主動地去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