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命記〉 22:22  若遇見人與有丈夫的婦人行淫,就要將姦夫淫婦一併治死。這樣,就把那惡從以色列中除掉。

在古老的社會裡對於處理女人是否貞潔的方法,竟然有不約而同之處。這貞潔的憑據指的是在第一天同房的晚上,女人的處女膜破裂所流出來的血,要用一塊布接住,作為貞潔的憑據;倘若沒有血流出來,就會被懷疑為不貞潔。這當然是很不科學的,因為有時意外或劇烈的運動都會引起處女膜的破裂,以此來鑑定,肯定會有一些冤枉的例子。但對於古時候的人,這是一個唯一的鑑定方法。

從這個試驗貞潔與否的方法,我們可以連想到耶穌的母親馬利亞當年的震驚和羞辱。當天使向馬利亞宣佈她要從聖靈懷孕時,馬利亞的頭會不會嚇得嗡嗡作響,因為未婚而有孕在當時是何等可怕的事,是要被石頭打死的。這也是為何約瑟得知後不想宣揚,而想暗暗把她休了。因而馬太說約瑟是個義人,因為在他誤會時,他依然考慮到馬利亞的處境,不願意明明地羞辱她,或置她於死地。

這也是為何馬利亞的回應那樣激蕩人心:「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明知前面的道路不好走,明知將會處境艱難,被眾人恥笑,卻毅然而然地接下神的託付。這就是馬利亞的承擔。就像被伊斯蘭國的恐怖子處死的日本記者後滕建二,他原本不必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敘利亞,但是為了營救一名被伊斯蘭國關押的日本人質湯川遙菜,而被伊斯蘭國拘捕,終於被殺。基督徒的人生是否以得到神的祝福為目的呢?是否只要平安喜樂而其他都不管呢?有承擔的人生必然面對苦難,卻能因為體會了神的心意,而享受與神共赴使命的神聖感。因此將要面對羞辱的馬利亞才能發出讚美:「我心尊主為大,  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

在一個以男人為主的社會裡,神定下了這樣的律法,是為了保護婦女們的權益。一方面提醒女人要持守貞潔,另一方面提醒男人不可始亂終棄。若是有了性關係,就要負責到底。現代人把性關係視為吃飯一樣平常和隨便,但是我們要記得,不管人怎樣看,社會潮流怎樣改變,神的價值觀永遠不會改變。其實社會潮流是用來欺騙一些無知的女人,讓她們以為自己很「前進」,可這「前進」只是讓她們變成男人的玩物,使自已喪失自尊。到最後她們才會發現,自已想要贏得的掌聲,是魔鬼用來燒柴的劈裂聲。她們成了情慾的祭物。

2013年台灣的法務部為了解國人是否贊成廢除《刑法》通姦罪,曾委託精湛民調公司電話抽訪三天,全台有效樣本一千多份,其中「用《刑法》處罰通姦行為合理嗎?」八 成六受訪民眾認同;對於「通姦罪的處罰是侵犯身體、性自主權?」不認同民眾高達八成五;「是否順應國際潮流廢除通姦罪?」也有八成四民眾不認同(節錄自蘋果日報2013/04/30)。不管國際潮流怎樣變,公道自在人心。不管社會的道德趨勢如何,人們的心裡反應始終一樣。若是自己的丈夫或妻子與他人有染,不管思想如何開放,心裡的信任都已經被破壞殆盡,無法再擁有美好的婚姻,真實的愛情。

可能有的人覺得為何行淫時,只處理女方,而不處理男性。這章的經文裡指出一個男人做錯事後必須負的責任,以期保護被傷害的女性。律法說得很清楚,行淫時,要將姦夫淫婦一併處死。所以當法律賽人把行淫的婦人帶到耶穌面前時,事實上他們已經觸犯了律法,因為沒有把姦夫一併帶來。所以當耶穌說:「你們當中誰沒有罪的,就可以拿石頭打她」時,圍觀的人從老到少一個個離開了。在行淫的事件裡,姦夫淫婦的罪都是一樣的。神從來不看輕女性,神的律法都是公平的,也是為了保護女性。

在有關處女被強姦的案子裡,還要分已經許配人的女子和尚未許配的;以及女性當負的責任。在十幾年前,若有人與處女發生性關係,後果也是如此,一是賠錢(遮羞費),二是娶為妻子。女人也有保護自己的責任,在有能力抗拒和呼救時,必須盡力保護自己。強姦人的男子必須治死。神的律法在何時何地都適用,雖然社會道德越來越低落,但只要你有女兒,你就不會苟同,總希望保護你的女兒,走跟神同樣觀點的路線。

「人不可娶繼母為妻,不可掀開他父親的衣襟。」這條律例的制定,很可能是有的男人在喪妻後,娶了很年輕的妻子而造成的問題。所以人年老要有智慧,自己精力有限,怎能滿足年輕的妻子?年記大想要有個伴,不可厚非,卻要找個年齡相差不太遠的,免得自找麻煩。兒子年齡大了該有自己的伴,去外面獨立生活,留在家裡難免出問題。雅各的長子流便就是犯了這個毛病,以致失去長子的名份。夫妻同房原是神的美意,若把這份禮物與他人分享,就變成犯罪的陷阱。

有的基督徒認為,成年男女只要沒有結婚,就可以在雙方情願的條件下發生性關係,而沒有犯罪之虞,這是自欺欺人,掩耳盜鈴的想法。性,必須在婚姻之內;在婚姻之外的性關係,都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