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命記〉 29: 4 但耶和華到今日沒有使你們心能明白,眼能看見,耳能聽見。

閱讀經文:〈申命記〉 29:1-29

我很佩服摩西啊,一百廿歲的老人了,頭腦依舊如此清楚;可見只要神要使用誰,神就能給他有能力完成祂的託咐。但是摩西有一個很深的感嘆:「但耶和華到今日沒有使你們心能明白,眼能看見,耳能聽見。」神在以色列人中四十年的作為,不能使以色列人心裡明白,眼能看見,耳能聽見。不能心裡明白什麼?不能看見、聽見什麼?不能明白耶和華是天上地下唯一的真神,不能看見神作為的奇妙,聽見神話語中的奧妙。所以摩西斷言,有一天他們的子孫依然會去拜偶像和假神,以致受禍。

摩西說:「我領你們在曠野四十年,你們身上的衣服並沒有穿破,腳上的鞋也沒有穿壞。」這是一個很大的神蹟。四十年裡他們在曠野中,不像我們可以隨時去買衣服、買鞋子,但是神保守他們,使他們有穿不破的衣服,穿不壞的鞋子。想想以前的衣服和鞋子真的那麼耐穿嗎?實在是神在他們身上的特殊恩典。可能有人說,他們那時做衣服和鞋子的原料都是動物的皮革,衣服也是沒有基因改造的材料去做的,當然比較好。大家何妨試一試,看看一件皮衣可以穿多少年,但記得要天天穿才行,刮風下雨都要穿。再好的鞋子天天穿著走路,兩年不換,看看如何?

其實看看我們自己,兩個眼睛用了多少年才開始有問題?兩隻腳跑了多少年,又跳又蹦的,什麼時候才出問題?兩隻手做了多少事,有的阿婆從小洗衣服洗到老,雙手依然。所以,神要成就的事,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但是以色列人進了迦南地之後,嗎哪就停止不降了,鵪鶉也不飛來給他們伸手可抓而不飛走。這些「神蹟」就不再出現,他們的衣服鞋子也都換新的,讓壞該破的都回復自然例了。在曠野裡,神不給他們吃餅,不喝清酒濃酒,也沒有埃及的產物,為了要使他們知道耶和華是他們的神。給不給,都在於神,遠離酒可以讓他們保持清醒去認識神。看看週遭發生的事,不是有人在變魔術,而是神真實的奇妙作為。

以他們那些沒有經歷過訓練的軍隊去和那些高大如巨人,身經百戰,在戰爭中打滾的迦南人作戰,居然能得到勝利,那不是他們的能力,而是神的工作。我經常有這種感覺,自己懂得很有限,但是因著神的恩典,想做的事就一一做到了。不是我們能做什麼,乃是神能做什麼。我們相信的,是神的同在和帶領,而不是自己有什麼能耐。神也拿走了他們的懼怕。他們以前自覺在迦南人面前像蚱蜢,但是在神的手中,大象也怕螞蟻,不是嗎?神拿走他們的懼怕,賜給他們勇猛的心。我們都會害怕,但是只要把它帶到神的面前,你就會發現,害怕的陰影越來越少,終至不見。因為在神的愛裡,沒有懼怕。

摩西立約起誓的對象包括了:以色列所有當時活著的人,寄居的,為他們劈柴挑水的人,還有那些已經過世的。立約是目的是不想他們偏離神,去事奉別國的假神。也不希望有人偏離神的話,還沾沾自喜,以為仍有平安。所以律法是賜給所有要住在迦南地的人,並不是只有以色列人;但是從宏觀的角度來看,神的話語是要藉著以色列人傳遍天下,讓所有的人都能認識這位真神。可惜以色列人走了曠野四十年,還是心不明白,終於離開了神,以致遭到極大的咒詛。

神知道人沒有能力行善,所以讓耶穌來到世人中間,先除去我們的罪,再賜給我們新生命,讓聖靈在我們心中掌權,我們才有能力活出神要我們活的方式,才能明白神的話語何等奇妙寶貴。若是罪依然在我們心中掌權,我們就一定會失敗;只能把自己交給神,讓聖靈在我們心中掌權,我們才能明白神的心意。

我們對未來往往很好奇,但是「隱祕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唯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現在雖然還有先知的恩賜。但是劉曉亭牧師說得很好,假如某位有先知恩賜的人說的一些事都應驗了,你將來會倚賴神,還是倚賴這位先知?那你成了贏家還是輸家?因為有先知恩賜的也是人,總有說不準的時候啊!你若信他,而不信神,後果如何?他會不會變成你的偶像,使你在不知不覺中犯罪呢?

有對朋友夫婦在開一個網站初期,有位先知說他看到一個畫面,他們夫妻在拉一條線,扯來扯去。先知斷定是他們在吵架。後來他們真的需要一起拉網路線,從一樓拉到四樓。那時很多人還不知電腦為何物,更何況是網路線。所以先知雖然看到「異象」,卻不會銓釋。這樣的「預言」對他們而言,有何意義呢?在使徒行傳裡,先知也曾預言保羅要被綁去受捆鎖,大家都勸他不要去耶路撒冷,但保羅的詮釋卻非去耶路撒冷不可,即使有綑鎖等著他,他也要去。福音的門就因而被打開得更闊更廣,甚至傳到政治的高層和軍營裡。

隱祕的事屬神,神要向人顯明的事,自然會讓我們知道。我們何必好奇呢?最重要的是遵行神的話語,不管遇到何事或何環境,都知道有神的同在和帶領,自然心裡有平安。事情的結果在神手中,事情的過程卻要因為倚靠神而不用懼怕。不倚靠神只想知道結果,就好像搭船去旅行,只想到達目的地,而錯過路上的許多風光和趣事。讓我們緊握神的手,與神同行,在生命的每一個時候,都能享受到神的愛和造物的奇妙。如此我們才能心裡明白,眼得看見,耳能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