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書亞記〉 2:11  我們一聽見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們的緣故,並無一人有膽氣。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2:1-24

妓女,是社會上被看不起的女人。有不少學者想美化喇合的職業,更不想讓以色列人的探子去找妓女。但《聖經》的記載總是誠實地報導,連大衛王謀殺烏利亞的手段都詳細地記錄下來。因為神不隱藏人的卑賤,卻讓我們看到再卑賤的人,只要相信祂,都可以成為神要使用的貴重器皿。亞伯拉罕的父親相傳是做偶像生意的,大衛是個牧羊人,約瑟是個奴隸兼囚犯,保羅織帳棚,彼得打漁,你想美化哪一個?從這些被揀選的人身上,我們發現他們都有一個特點,能看見人所看不見的神,他們都有一對超乎常人的眼睛和信心。他們的眼睛不被現世界的情形所迷惑,能透過物質看到永恒的神。因此,他們都成了神手中貴重的器皿。

一個非常緊張的局面,以色列的探子偷偷摸摸地進了耶利哥城,才到喇合那裡,已經有人告訴耶利哥王。可見在以色列人的營中或附近,也有耶利哥城派出去的探子,他們的消息非常正確。但是約書亞不知道他們的機密已經洩露,耶利哥王正想來個甕中捉鱉,探子們的性命危在旦夕。在電視影集的三國演義中,孔明第六次北伐,本以為可以在祈山上方谷將司馬懿燒死。司馬懿也查覺無路可走,正想自殺時,卻驚覺有水滴下,原來下大雨了,把火都澆滅了。孔明在高處看到,氣得大吐血,終於死亡。天意難測,祈山有九個月不下雨了,竟在最緊要的關頭下雨了!連孔明也預測不到,天意難違。那麼,神要怎樣保護約書亞的探子呢?

耶利哥王戒備森嚴,以為探子插翅難飛,探子也以為難逃一死。沒想到,神卻準備了一個女人,人人看不起,卻有先知灼見的女人。其實探子去耶利哥城,跑到妓女戶是最不會被人注意,也是比較安全之舉,因為那是不同男人出入的地方,誰管你是誰呢?正在驚疑不定,尋求逃生之計時,沒想到這個耶利哥城的妓女叫他們上了房頂,把他們藏在那裡所擺的麻秸中。根據希伯來文的聖經注釋,那時正是約旦河谷中亞麻和大麥收割的季節,他們有的人把亞麻和大麥放在屋頂上晒乾。喇合靈機一動,就叫他們躲進已經晒乾的亞麻草莖裡。不料,還沒躺下去,就聽到有人打門。

原來耶利哥王連探子進了喇合的家裡一事也調查得清清楚楚,因此派人吩咐喇合把他們交出來。探子們真的無路可走了!往哪兒跑呢?就在這緊要關頭,沒想到喇合對耶利哥王派來的人說:「那人果然到我這裡來,他們是哪裡來的我卻不知道。天黑要關城門的時候他們出去了,往哪裡去我卻不知道。你們快快地去追趕,就必追上。」在房頂上的人這顆心才安了下來,但是這個女人有何存心,為何要幫助他們呢?

他們很快又聽到喇合上房頂的聲音,便急急抽身出來。喇合告訴他們,她知道耶和華已經把那地賜給以色列人。這是一句不同凡響的宣告,仗都還沒有打,她已經明白整件事的關鍵。耶和華神要把這地賜給以色列人。既然如此,她知道怎樣戰都是沒有用處的,因此為了保護她和全家人的性命,她要救這兩個探子,以命換命。探子們同意了,但是要求喇合把一條朱紅線繩繫在縋他們下去的窗戶上,並且她得聚集她的家人在屋子裡,不可有人在外面亂跑。兩邊都講好了,喇合便把探子們用繩子從窗戶裡縋下去。因為她的家正好在城牆邊上,縋下去就到了城牆外。但是叫他們要在山上躲三天,避過尋索他們之人。因為有喇合的幫助,兩個探子九死一生地逃出了耶利哥城。

兩個探子照著喇合的話去做,平安地回到營中,見到約書亞,把喇合對他們說的話重述一遍。是的,敵人在發抖了。喇合是一個背叛耶利哥城的人嗎?她只是一個不想死的人。當她知道神的旨意,對抗毫無意義時,她就選擇了生存的路。喇合更宣告:「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這個認識便是喇合生命的轉折點。因為有這樣的認識和轉變,所以她選擇站到耶和華神那一邊。全耶利哥城的人都聽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蹟,他們的心都消化了。但是在他們害怕時,他們還是要孤注一擲,希望險中求勝。他們不想像喇合一樣,放棄抵抗,歸降。

很多人都像耶利哥城的人,知道有神的存在,也知道末後的審判,但他們執意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和神對抗到底。但是像喇合一樣的人有福了,他們明白人是鬥不過神的,最好的方法便是歸降,接受神做生命的主宰,如此便可得永生。那些執意與神對抗到底的人的後果,只有永死。在生死存亡之際,喇合選擇了生命,因為她相信耶和華神有能力,是真神。每個人都像耶利哥城的百姓一樣,在面對耶和華神時,有兩種選擇,是求生或求死,全在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