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 2:11  我们一听见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们的缘故,并无一人有胆气。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2:1-24

妓女,是社会上被看不起的女人。有不少学者想美化喇合的职业,更不想让以色列人的探子去找妓女。但《圣经》的记载总是诚实地报导,连大卫王谋杀乌利亚的手段都详细地记录下来。因为神不隐藏人的卑贱,却让我们看到再卑贱的人,只要相信祂,都可以成为神要使用的贵重器皿。亚伯拉罕的父亲相传是做偶像生意的,大卫是个牧羊人,约瑟是个奴隶兼囚犯,保罗织帐棚,彼得打渔,你想美化哪一个?从这些被拣选的人身上,我们发现他们都有一个特点,能看见人所看不见的神,他们都有一对超乎常人的眼睛和信心。他们的眼睛不被现世界的情形所迷惑,能透过物质看到永恒的神。因此,他们都成了神手中贵重的器皿。

一个非常紧张的局面,以色列的探子偷偷摸摸地进了耶利哥城,才到喇合那里,已经有人告诉耶利哥王。可见在以色列人的营中或附近,也有耶利哥城派出去的探子,他们的消息非常正确。但是约书亚不知道他们的机密已经泄露,耶利哥王正想来个瓮中捉鳖,探子们的性命危在旦夕。在电视影集的三国演义中,孔明第六次北伐,本以为可以在祈山上方谷将司马懿烧死。司马懿也查觉无路可走,正想自杀时,却惊觉有水滴下,原来下大雨了,把火都浇灭了。孔明在高处看到,气得大吐血,终于死亡。天意难测,祈山有九个月不下雨了,竟在最紧要的关头下雨了!连孔明也预测不到,天意难违。那么,神要怎样保护约书亚的探子呢?

耶利哥王戒备森严,以为探子插翅难飞,探子也以为难逃一死。没想到,神却准备了一个女人,人人看不起,却有先知灼见的女人。其实探子去耶利哥城,跑到妓女户是最不会被人注意,也是比较安全之举,因为那是不同男人出入的地方,谁管你是谁呢?正在惊疑不定,寻求逃生之计时,没想到这个耶利哥城的妓女叫他们上了房顶,把他们藏在那里所摆的麻秸中。根据希伯来文的圣经注释,那时正是约旦河谷中亚麻和大麦收割的季节,他们有的人把亚麻和大麦放在屋顶上晒干。喇合灵机一动,就叫他们躲进已经晒干的亚麻草茎里。不料,还没躺下去,就听到有人打门。

原来耶利哥王连探子进了喇合的家里一事也调查得清清楚楚,因此派人吩咐喇合把他们交出来。探子们真的无路可走了!往哪儿跑呢?就在这紧要关头,没想到喇合对耶利哥王派来的人说:「那人果然到我这里来,他们是哪里来的我却不知道。天黑要关城门的时候他们出去了,往哪里去我却不知道。你们快快地去追赶,就必追上。」在房顶上的人这颗心才安了下来,但是这个女人有何存心,为何要帮助他们呢?

他们很快又听到喇合上房顶的声音,便急急抽身出来。喇合告诉他们,她知道耶和华已经把那地赐给以色列人。这是一句不同凡响的宣告,仗都还没有打,她已经明白整件事的关键。耶和华神要把这地赐给以色列人。既然如此,她知道怎样战都是没有用处的,因此为了保护她和全家人的性命,她要救这两个探子,以命换命。探子们同意了,但是要求喇合把一条朱红线绳系在缒他们下去的窗户上,并且她得聚集她的家人在屋子里,不可有人在外面乱跑。两边都讲好了,喇合便把探子们用绳子从窗户里缒下去。因为她的家正好在城墙边上,缒下去就到了城墙外。但是叫他们要在山上躲三天,避过寻索他们之人。因为有喇合的帮助,两个探子九死一生地逃出了耶利哥城。

两个探子照着喇合的话去做,平安地回到营中,见到约书亚,把喇合对他们说的话重述一遍。是的,敌人在发抖了。喇合是一个背叛耶利哥城的人吗?她只是一个不想死的人。当她知道神的旨意,对抗毫无意义时,她就选择了生存的路。喇合更宣告:「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这个认识便是喇合生命的转折点。因为有这样的认识和转变,所以她选择站到耶和华神那一边。全耶利哥城的人都听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蹟,他们的心都消化了。但是在他们害怕时,他们还是要孤注一掷,希望险中求胜。他们不想像喇合一样,放弃抵抗,归降。

很多人都像耶利哥城的人,知道有神的存在,也知道末后的审判,但他们执意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和神对抗到底。但是像喇合一样的人有福了,他们明白人是斗不过神的,最好的方法便是归降,接受神做生命的主宰,如此便可得永生。那些执意与神对抗到底的人的后果,只有永死。在生死存亡之际,喇合选择了生命,因为她相信耶和华神有能力,是真神。每个人都像耶利哥城的百姓一样,在面对耶和华神时,有两种选择,是求生或求死,全在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