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記〉2:17王愛以斯帖過於愛眾女,她在王眼前蒙寵愛比眾處女更甚。王就把王后的冠冕戴在她頭上,立她為王后,代替瓦實提。

閱讀經文:〈以斯帖記〉2

假如第一章的筵席是為了籌備對希臘的戰爭,那麼第二章很可能就是在主前479年的帕雷提亞(Plataea)之役之後。主前480年亞哈隨魯撤離希臘,在小亞細亞西岸的撒狄過冬。主前479年秋季才回到書珊,那時他開始想念王后瓦實提。回到家卻見不到娘子,心情必然感到寂寞吧!這時王的侍臣緊張了,萬一王想讓瓦實提復位,她會不會報復呢?於是議王去尋找美貌的處女,再立一個王后,代替瓦實提。王以這事為美,有不少人的心臟從喉嚨跌回原來的位置上。

歷史上的另一幕在神的主導下開始了。一個在巴比倫出生的猶大小女子悄悄地步上了波斯的大舞台。在亞哈隨魯尋找王后的動機下,以斯帖順理成章進了王宮,她是第二代的以色列流民(流亡之民),就像北美的第二代移民,講話和生活方式都與當地人認同了,人家不問也分不出她的祖籍。但是她的堂兄莫底改的人生閱歷多,可能為了避免猶大人的敵人作對,便要求以斯帖不要暴露猶大人的身份。

有的人奇怪為何以猶大人的身份,以斯帖會去參加選皇后一事。其實在以前一些國家裡,若是王要選秀女,就會有一段禁婚的時期,讓所有適齡的未婚女子都集合起來,經過淘汰之後才可回家,被選上的就繼續參加下一輪的淘汰賽,直到被王看中。王的諭旨一傳出,就招聚許多女子到書珊城,所以這很可能不是以斯帖可以決定的意願。以斯帖自幼父母雙亡,由她的堂兄末底改撫養成人。可能因為彼此年齡相距其大,所以末底改把她收為自己的女兒。

以斯帖容貌俊美,最後終於被選進王宮。在眾女子當中,太監希該喜悅以斯帖,就恩待她,給她住上好的房屋,派七個侍女服侍她,又給她需用的香品和當得的份。反過來說,假如被選進宮,卻得不到希該的喜悅,那麼分到的住處就不一定是最好的,用的、服侍的也就不那麼週全了。中國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據說當年因為沒有行賄給畫匠,因而把她畫得很醜,才會被選送到匈奴去和親。當漢元帝看到她而驚豔,想把她留下時,已經來不及了。以斯帖在沒有行賄的情況下,能得到掌管女子的太監的青睞,除了她自己本身的謙和,也實在是“有神相助”。

被選上的女人淨身十二個月後,最後的選情就讓王去決定了。為何女子見王之時,從女院到王宮,凡她所要的都必給她呢?因為那個晚上就是她把處女之身獻給王的時候,因此她想要什麼代價,都要給她,作為她的報酬。這樣即使她沒有被選為后,至少也得了一些賠償。在以前中國歷代的後宮裡,有多少被選上的女人根本見不到王,孤獨一生至死,十分可憐。但是以斯帖一點不貪心,也不趁機發個小財,她去見王的時候,除了派定給她的,別無所求。凡看見以斯帖的都喜悅她,卻不嫉妒她,這又是一個特別的恩典。現在到處有選美的活動,裡面互相排擠爭名次,手段百出。而以斯帖卻能讓人喜悅而不嫉妒,這真是特殊恩典。

當亞哈隨魯王看到以斯帖時,就愛她過於愛眾女,並立她為皇后。這裡的喜悅和愛都表明了神的同在和祝福。神也在舖路,為了一件將發生的大災難而準備。從被擄之人的奴隸身份變成一國之尊的王后,我們再次看見“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神要王喜悅以斯帖,他就沒法愛上別人。

這本書的講故事手法十分高明,一步步地讓我們看到神和魔鬼的爭鬥何等有意思。在魔鬼的魔爪尚未伸出時,神已開始佈局。因為以斯帖被選入宮,女院就在王宮裡,因此末底改天天去王宮那裡走來走去,探聽消息。他的擔心和掛念就在此顯露無遺。有次他可能走累了,就在朝門那裡坐下來休息。可能坐的地方比較隱密。有兩個守門的正商議要如何害王,他們的計劃被末底改聽到了。他立刻告訴以斯帖王后,王后又用末底改的名字去向王報告,王一細察,果有此事,就把那兩人掛在木頭上,也就是處死了。末底改立了一個大功。這故事的每個佈局都很重要,明天我們再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