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記〉1:2 波斯王居魯士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祂建造殿宇。

閱讀經文:〈以斯拉記〉一章

〈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和〈以斯帖記〉,差不多是同時代的作品,分成兩個主題。以斯拉、尼希米,記載從被擄之地歸回的百姓所作的工;以斯帖則記載仍留在巴比倫的以色列人所作的工。我們從〈以斯拉記〉中,知道百姓回去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從〈尼希米記〉又知道,他們還要建造城牆。〈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這兩本書,在次序上也相當有意義。〈尼希米記〉是記載以色列人在外邦人中,重新恢復他們的見證;以斯拉是記載百姓回國後,重建聖殿的工作。聖殿是代表敬拜神,重靈裏與神的關係。〈以斯拉記〉在先,〈尼希米記〉在後,在他們實行真正有效的事奉前,必須先在靈裏恢復他們與神的關係。基督徒的事奉亦是如此。

「波斯王古列(即: 居魯士)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古列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拉1:1-2)

這段經文是〈以斯拉記〉的開始,也是〈歷代志下〉的結束(代下36:22-23),兩本書記載同一件的事情,中間雖然相隔數十年,但神的計劃仍繼續不斷演變下去。實際上這兩節有關聖殿重建的經文,遠在〈但以理書〉中已有記載(但九章),當但以理讀先知〈耶利米書〉時,看見神警告及應許百姓的話。他們被擄七十年期滿,神要再施恩與百姓。但以理計算知道七十年的時間已期滿,現今該是神施恩之時了。他整個心受感動被信息緊扼著;而覺得非常沉重,以致無法再做其他的事情。他知道當時的猶大國處於困危的命運中,是因為自己和百姓的罪,他便代表百姓晝夜伏在神前認罪禱告。

禱告永遠是復興工作的開始,我們不能不為教會的需要禱告,何時看見神感動人真願意花時間禱告,就是離復興之時不遠了。

以色列人在以斯拉領導下,經驗了一個真正的復興,但這個復興不是從以斯拉的頭腦裏想出來的,因為神的工作早已計劃好了,我們的責任是要順服神的帶領,若我們只用自己的思想,計劃來做事,恐怕做出來的,不過是我們的工作而已。

古列(即: 居魯士)是一個外邦的君王,不是敬畏神的人,但他領受這啟示時;不得不承認耶和華是掌管一切啟示的主,一切都在神的手裏。古列對百姓說,神將天上地上一切賜給他,天上萬國賜給他,神有權柄賜與,因為祂是掌管一切的主宰。神啟示的目的,是要叫世人知道祂有權柄作任何事。

古列得到啟示後,他就讓百姓回耶路撒冷建造神的殿,這個啟示不單顯明耶和華是掌權天地萬物的主,而且表明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為耶和華的緣故,耶和華是一切事物的目標。神賜下啟示,感動人作工,都是為使神的名彰顯。今天神在我們中間作工,將啟示感動我們,也是為著這一個使神的名彰顯的目的,這樣我們可以藉此測驗所領受的啟示是否從神而來。若這啟示的目標,不是單彰顯主的名,不是高舉主耶穌,那麼這啟示不可能從神而來。

這裡記載有一個猶大的首領名叫設巴薩,此「首領」原文應譯作「王子」,換言之,他是王族,大衛直系的後裔。當百姓回耶路撒冷建殿時,波斯王把聖殿的器皿交在設巴薩的手,回到耶路撒冷後便立他作當地的省長。由此我們可知他的工作是何等的重要,他有特別的身份、地位、資格和負起領導百姓復興之重任。在《聖經》的記載裏,他並沒有了不起的成就,也沒有得到人的稱讚,神竟然把這個重任交付給他,因為他是王的後裔,有真正王的身份,是神特別的揀選,有屬靈的生命,神就是要藉著這樣的人,去成就祂的工作。有人認為設巴薩很可能就是所羅巴伯的波斯名字,是古列王對所羅巴伯的稱呼。

神為何要激動那些人,他們才願意回歸呢?因為根據波斯的記載,很多猶太人在被擄其間累積不少財富,要回去等於要放棄現在他們所擁有的。而且他們回耶路撒冷光是路途就至少四個月,路途中環境艱辛險惡就算了,再加上聖城附近是一片荒涼,四周的居民充滿敵意,他們的遷徙需要建立新的社群,這些種種的難處和當時也算艱苦的巴比倫生活來比較,還是留在異地(巴比倫)居住可能比較好。他們安逸到不願意為神犧牲。不過,神在這邊吩咐他們前去,讓他們知道不論建殿有多困難,祂都會與他們同在。

求神讓我們在安逸的生活中,仍然保有一顆敏銳的心,能查覺何為神美好的旨意,並竭力順服。

**本文參閱並節錄鮑會園牧師在港九培靈研經主講的〈以斯拉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