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記〉2:68有些族長到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殿的地方,便為神的殿甘心獻上禮物,要重新建造。

閱讀經文:〈以斯拉記〉二章

主前六百多年,神的懲罰臨到猶大的百姓,藉外邦人把他們擄到巴比倫。但這只是神短暫的懲罰,因祂曾應許百姓,只要他們回轉專心尋求祂的面,祂必再施恩與他們。‧七十年後,神的時候到了,神感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下令准許百姓返回耶路撒冷,恢復他們敬拜神的生活。結果有五萬人在王的支援下、神的賜福中,願意返回耶路撒冷,決心重建聖殿。

這些人不是那些原先被擄之人,而是他們的子孫。經過了七十年,那些被擄的人都像但以理垂垂老矣,走不動了,更多的是己經作古。根據歷史記載被擄到巴比倫的百姓,大約四十萬至六十萬;但回到耶路撒冷的最多只有五萬人,表示有大部份人不肯回去。猶太歷史家約瑟夫在猶太古史中曾說過:「當時在巴比倫的百姓,因不肯離棄在巴比倫的家業,而不肯回耶路撒冷去。」又記載:「當時在巴比倫的百姓,因懼怕耶路撒冷嚴謹的生活而不肯回去。」這兩句話非常重要,表明當時留在巴比倫的百姓,正因這兩個原因而不肯回耶路撒冷。

第一個原因因為家業而不肯回耶路撒冷,上一章己經提過;第二個原因是不想回去過律法下的生活。猶大人在巴比倫習慣了當地巴比倫的生活,便覺得要回去過守律法的日子實在太苦了。在〈以斯帖記〉裡,以東人的後裔哈曼設計殺害猶大人,神藉著以斯帖皇后扭轉了局面,保住了猶大人的性命和財產。現在神呼召他們回去耶路撒冷建聖殿,這些人卻捨不得他們的財產而不肯回去。若是再有一個哈曼出現,他們會選擇逃命或護產呢?

幸好神感動了一批愛神的領袖,毅然決然放棄一切,帶著異象,踏上歸程。本章記載了第一次回歸者的名單,在〈尼希米記〉第七章也有一份類似的名單,但是人數不大一樣。此時帶領第一批遺民回耶路撒冷的便是所羅巴伯。

所羅巴伯(Zerubbabel)在巴比倫出生,他的名字大概是指「巴比倫的種子(後代)」,是指在巴比倫出生的猶大人。所羅巴伯是大衛的後裔,約雅斤王的孫子,但是他的親生父親卻無法確定。所有經文中,只有一處提到撒拉鐵是他的父親(拉三2、8,五2;尼十二1;該一1、12、14,二2、23;太一12、13;路三27)。撒拉鐵是約雅斤王的兒子,所羅巴伯便是約雅斤王的孫子。但是,〈歷代志上〉三章19節指出撒拉鐵的兄弟毘大雅,才是所羅巴伯的父親。很多學者認為撒拉鐵很可能早在所羅巴伯出生前已經去世,他的兄弟毘大雅應是娶了撒拉鐵的遺孀而成為所羅巴伯的父親。所以,根據娶兄遺孀的律法(申25:5-10),所羅巴伯應保留撒拉鐵的名字,而非毘大雅的名字。但不論撒拉鐵還是毘大雅,他們都是約雅斤王的兒子,所以不管誰是所羅巴伯的親生父親,所羅巴伯都是約雅斤王的孫子,大衛的後裔,在以色列百姓看來,他是一位能領導他們得回權力的權威人物。

第二個領袖是大祭司約書亞,約薩達的兒子,西萊雅的孫子。西元前587年耶路撒冷被毀時,西萊雅是當時的大祭司,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在哈馬地的利比拉處死,約薩達則被擄到巴比倫。約書亞以大祭司的身份與所羅巴伯一起歸回耶路撒冷。在以斯拉與尼希米記中,這人被稱為「耶書亞」。 「約書亞」、「耶書亞」與希臘文的「耶穌」,意思都是「耶和華拯救」之意。

尼希米、西萊雅、末底改」:都是當時一般的希伯來名字,不是《聖經》中那些有名的人。這名單用「祖先的名字」與「祖先原居地」兩種方式來辨認與安置百姓。這裡所記的城市都在耶路撒冷十五公里以內,沒有任何一個城市在伯利恆以南,正應了 耶利米先知 的預言:「南方的城盡都關閉」(耶13:19)。 本章3-19節的名單以家族劃分,非指個人, 20-35 節名單以城鎮家鄉來劃分。

回去的人當中還有許多不同職份的利未人,但是有三家人在族譜之中找不到自己的譜系,因此算為不潔,不准供祭司的職任。他們不可吃至聖的物,直到有用烏陵和土明決疑的祭司興起來。可見他們回去建聖殿和對神的心是何等地堅決,希望每件事都按神的心意來決定,不敢獨立妄行,以致得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