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記〉10:11現在當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認罪,遵行他的旨意,離絕這些國的民和外邦的女子。

閱讀經文:〈以斯拉記〉十章

當以斯拉在祈禱認罪哭泣,俯伏在神殿之前時,以色列人包括孩童慢慢地也聚集到他那裡。以斯拉對罪的反應,也引起了他們眾人心裡皂痛悔,我相信,聖靈在他們中間動工,使他們的心同感一靈,一同在神面前認罪。

當他們一起痛哭時,有一位以攔的子孫、耶歇的兒子示迦尼對以斯拉說:「我們在此地娶了外邦女子為妻,干犯了我們的 神,然而以色列人還有指望。」假如這位示迦尼的父親耶歇就是 10:26 的耶歇,示迦尼就是為了其父親娶了外邦女子而認罪。以攔的家族中有六個與異族通婚的人 (10:26) 。示迦尼建議:「現在當與我們的神立約,休這一切的妻,離絕她們所生的,照著我主和那因 神命令戰兢之人所議定的,按律法而行。你起來,這是你當辦的事,我們必幫助你,你當奮勉而行。」很有可能示迦尼的父親是在示迦尼的母親之外又娶的外邦女子,因此他可以如此理智地提出這個建議。

「娶外邦女子為妻」:這裡的「娶」,意思是「給予住處」,在神面前並不構成合法婚姻。 「休妻」:「把妻子送走」。既然不是合法婚姻,就不必離婚,而是用合理人道的條件把她們跟子女送走。當時在巴比倫、波斯統治之下奉行的是漢摩拉比法典的法律。根據漢摩拉比法典,巴比倫離婚的婦女要負責撫養兒女。因此宣告離婚也將造成與自己的骨肉分離。

約哈難可能是當時的大祭司,因此以斯拉先去找他議事,以斯拉心裡甚為沉重悲哀,因而不吃飯也不喝水,頗有非把此事辦完不休之意。他們先宣告聚集,若是三日內不來,便要抄家,表明此事的嚴重性和必要性。當時猶大的北界在伯特利,南界在別是巴,東界在耶利哥,西界在阿挪(尼 7:26-38  11:25-35 ),所以三天內聚集並不是不可能。抄家的意思是將其家產充公、歸入聖殿使用的意思。

波斯王雖然賦予以斯拉很大的權柄 (7:26):「凡不遵行你神律法和王命令的人就當速速定他的罪,或治死,或充軍,或抄家,或囚禁。」但是以斯拉並沒有濫用王給他的權柄,而是找出犯了這條律法的人來,一起面對此事。

被擄歸回的百姓九月20日,是陽曆的11,12月了,正是耶路撒冷的雨季。他們在耶路撒冷開大會,認罪並且決定休外邦妻時,天上下大雨,使他們倍有感,好像神的責備臨到他們。首領和長老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做了一份名單,其中有17個祭司、10個利未人,86個普通百姓。從 10:18-44 的名單綜合來看,犯了異族通婚之罪的共有 113 個家庭,實際案件應該不只這些。一天只查問兩個案件左右,可見真的是審慎處理。

奇妙的是只有四個人反對這樣的做法。他們的反對我們都很明白,因為異族通婚在那時雖然不是合法婚姻,但是人相處了一段時間,難免有感情,何況有的還生下了孩子,說什麼都會心痛。用我們現在的眼光來看實在有點極端,因為神並沒有告訴以斯拉,一定要把那些外邦人和孩子都送走。但那時候以色列人的律法確實有這樣的規定,他們因著情慾而犯了律法,以致於必須除去這個罪,希望能挽回神的心。假如當時沒有這樣做,允許她們留下來,那麼其他猶太人會怎樣想,怎樣做呢?想當然耳,大家就會更放心地與外邦人通婚,那時就真的無法挽回了。所以在當時的情況之下,這是不得不採取的作法,以免繼續得罪神。

大家可能記得當亞伯拉罕和夏甲發生性關係之後,有了以實瑪利,後來當撒萊不高興時,神就告訴亞伯拉罕,要聽撒萊的話,讓夏甲和以實瑪利離開。我相信那時亞伯拉罕必然也十分不捨,但是神也應許要賜福給以實瑪利。所以在兩性之間,神對那要承繼產業的後裔是很在意的。

我們雖然不在律法之下,但我們若在神所不喜悅的事上得罪了神,便要認罪悔改,從罪中出來。悔改便是去除不合神心意的作為。這便是〈雅各書〉說的,信心要有行為,信心若沒有行為便是死的。我們的悔改也要有行為相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