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磐石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職場老手的工作忠告

傳記作家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在2011年出版的《喬布斯傳》中,記錄了蘋果公司創辦人喬布斯在創辦Pixar動畫工作室時,導演約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介紹他的處女作《玩具總動員》(編註)的創作構思。

拉塞特有個強烈的信念:一件物品的意義在乎它被造的目的。如果有情感的話,它的滿足感就是努力實現這個目的。

比方說,杯子是用來盛水的。當它盛滿水時,會很開心;如果一直是空的,就會傷心。玩具的意義就是讓孩子玩;當玩具和主人分開時,對它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努力回到主人身邊,讓主人開心。這是玩具存在的目的,也是讓它滿足的動力。

職場經歷

我在金融投資行業工作。 2001年加入教會以來,曾參與過職場工作坊,也幫助過年輕人,作為他們在職場問題上的諮詢對象。嚴格說來,我的職場經歷其實是失敗的:沒有願景,也沒有計劃。若在工作上有一點成就,那是完全來自上帝的恩典。

職場的挫折感,反讓我能用不同的視角來觀察工作的動力和滿足感。

話說80年代末,我到美國學習新聞傳播學。在校期間遇上經濟蕭條,因此完成學業後轉攻商管碩士學位。當時並沒有明確的職業目標,純粹是聽人說讀商管好找工作,結果行銷、廣告、會計、統計、金融、信息管理等各樣都學了一點,但都不精通。

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銀行營運管理員,於是我決定在銀行系統發展。 2年後,又嚮往華爾街,決定專攻投資管理,參加所謂“黃金認證”的特許金融分析師資格考試;3年後取得分析師資格,順利轉入當地銀行所屬資產管理公司,成為資產組合經理助理,隨後升任企業債券信用分析師;另3年後再應聘至一間小型資產管理公司任信用分析部主管。

我在新公司的工作是組建信用分析部。工作的努力很快贏得高層的信任和賞識,薪資和待遇也比較滿意。我給自己定了5年不換工作,埋頭苦幹的目標。

然而,不到2年,我就開始尋找其它機會。理由是公司太小,業務太單一,我的技術專長施展不開。部門建立之後,各項措施進入正軌,我開始厭倦周而復始的工作軌道,對公司主管也時有怨言,認為他們對投資業務不精通,外行管理內行。工作的滿足感漸漸消失。

隨後,美國經歷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機和經濟大衰敗。

對於一些風險較大的金融產品,那時我的文章幫助不少客戶避免了信用損失。這些文章開始被金融媒體和各級監管部門注意並引用,我也開始為雜誌撰稿,為行業協會舉辦培訓課程。我逐漸經歷到工作的充實感和榮譽感,工作也更主動。

只是好景不長,隨著市場回歸正常,顧客讚許的聲音冷淡下來,外在的光環也漸漸退去,我意識到,以往的聲譽並沒有給我帶來長時間的滿足,似乎對我尋求新工作也沒有很大幫助……

原以為目前的工作是我職場生涯的一個過渡階段,沒想到一轉眼5年、10年過去了,眼看我正在往20年紀念日邁進。面對同個公司,同樣的工作,難道我的職業生涯到此為止?我的滿足感還能來自工作嗎?

捨本逐末

其實,多年前我在尋找下一份更適合自己的工作時,並沒有清晰的對自我的定位。正如當年為了增加被聘用的機會而回學校讀商管專業,我並沒有從商或做金融管理的慾望,只是隨著求職的大流往前走。

我的觀察是,這個現象具有普遍性。我的部門有幾次招聘入門級信用分析員,收到的簡歷動輒上千,其中不乏在校中國留學生。他們的學歷非常優秀,GPA經常滿分,專業選課都很對口,然而對於一份入門的工作,如何在這些簡歷中脫穎而出?

我在面試時喜歡尋找那些有自己的興趣、見解和職業方向的候選人,即便這些表述不一定和工作的要求完全吻合。遺憾的是,不少在校生的回答千篇一律:這是他們的專業,他們更關心是否能為雇主提供服務,至於個人的興趣和志向,不太重要。

在離開原公司前不久,我成為了基督徒。當同事把我推薦給現在雇主時,我曾經花了一段時間禱告和等待,直到確定是上帝的安排之後,才正式接受聘請。因此從他們給聘書到我正式上任大概有5個月之久。這後來成了和老同事間的一個笑話,他們說在公司決定辭退我的前一個星期,我才來上班。

在目前公司,每當有新的工作機會,我總為每份工作禱告,尋求上帝的心意。然而上帝一直沒有真正開門。往往到事後,我才看到這些機會被阻隔後的幸運。

比方說,一家投資銀行在我面試不久後破產;一家很有希望的雇主久久沒有發聘書,幾個月後發現已經被拆賣。還有一些工作,當時覺得和我的專長興趣均吻合,但或需要經常出差,或需要時常在晚上和周末有接待任務,並出入酒吧、球場等社交場所。而我寧願在教會經常參與服事,也不喜歡飲酒交際。

相比上市公司,現在的雇主沒有來自股東的利潤最大化壓力,即使市場不景氣,依然給僱員提供良好的待遇。我今天經常和朋友分享,感恩上帝在我躁動的日子里關了那些門,是對我的祝福。

這些工作經歷,讓我逐漸體會到,在工作本身尋找滿足感和動力,是捨本逐末。工作,在滿足最基本的生活所需之外,不是要為我帶來滿足的快感,而是幫助我活出存在的目的。

滿足的來源

不知道拉塞特是不是認識上帝,但他對玩具的看法讓我聯想到《聖經》中的記載:上帝按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並賦予人管理所有受造之物的責任和使命。 (參《創世記》1:27-28)

在上帝的設計中,人所能得到的最大滿足,不是自己的志向和慾望,而是活出被造的使命,彰顯上帝的榮耀——“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參《彌迦書》6:8)如此,上帝讚許為“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參《馬太福音》25:21)

奧古斯丁在《懺悔錄》開頭寫道,“祢造我們是為了祢,我們的心如不安息在祢懷中,便不會安寧。”17世紀法國數學家帕斯卡則在《思想錄》裡嘆道,人在渴望和無助中一直尋找那隻剩下空虛痕跡和踪影的幸福。又說,人的身上有個無限的空間,只能被無限而不改變的來充滿,那就是上帝自己。

這個空間被後人形容為“上帝形狀的洞”(God-shaped Hole)。

耶穌在撒馬利亞的一口井旁,和一位婦人交談時曾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參《約翰福音》4:13-14)這裡是指耶穌基督所賜的生命,將給予我們人生不竭的動力。在意識到我的生命與上帝連接所帶來的滿足感也包括我的工作時,我有了新的發現:我的工作是為了榮耀上帝!

然而因為始祖犯罪,地受詛咒,人與工作的關係被污染,工作中仍然會出現“荊棘和蒺藜”,人要“汗流滿面才得糊口”(參《創世記》3:18-19 ),無法迴避沮喪或無聊的出現。但我相信,耶穌來到世上,不僅給人的靈魂帶來拯救,也給工作賦予新的意義。

事實上,當工作的動力從自己轉到上帝身上後,我學會努力做好今日事,將結果交託給上帝。

picture source: good TV

 不要浪費人生

的確,在我願意合上帝的心意,於工作上等待尋求他旨意時,他也祝福我手中的工作。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3)這個轉變的過程需要時間,也需要恩典,使我們手中的勞作在永恆裡有價值。

美國著名福音派牧師約翰·派博有篇很有名的講章《不要浪費你的人生》,提到他在《讀者文摘》裡讀到:一對夫婦提前退休,從美國東北部搬到佛羅里達州,買了艘漂亮的船,整天打壘球,撿貝殼。

而這個一輩子辛苦工作、好獲得早日退休的美國夢其實是個悲劇。因為有一日站在造物主面前,難道他們可以說的只有:“主啊,這是我撿的貝殼;瞧瞧我揮棒打球的姿勢很棒,再看看我的船吧”?

先知摩西說,人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嘆息,能夠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參《詩篇》90:9-10)。讓我們把驕傲、失望、無奈和恐懼都交託出去,從周而復始的忙碌中走出來,知道每天所做的工,不僅是為了生存、自己的榮譽或他人的讚許,也不是一捧海灘上的貝殼,而是在永恆裡的基業。

編註:

推薦閱讀王星然的影評:《那是唯一可證明我存在意義的事——觀影<玩具總動員4>》

文章來源: 騰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