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聖誕名曲

「哦,聖善夜」背後的“非經典”故事

徐彬教授

導讀:每年的聖誕節我們每個人都會在不同的場合聽到聖誕歌曲。在眾多知名的聖誕名曲中有一首歌我相信你一定會留下很深的印象,那就是「哦,聖善夜」。如果你比較過不同的聖誕經典歌曲,你一定會注意到這首歌的旋律非常“與眾不同”;如果你再進一步去了解這首聖詩詞曲作者的生涯及創作背景,你更會發現許許多多的於有別於其它經典聖詩的“非經典”故事。欲知各自詳情,請容我慢慢道來。

我們先來介紹該詩歌的詩詞作者普拉西德·卡普(Placide Cappeau 1808-1877)。卡普出生法國加爾省的洛克摩爾(Roquemaure)。洛克摩爾是法國歷史上最早開始種植葡萄及釀製優質葡萄酒的地區,其釀製的佳釀曾長期列入法國皇家御酒的名列,甚至在1739年法國皇家最高法院還專門發布法令來具體規範該地區所產葡萄酒的釀製、保存以及標識細節,以確保其特有的質量和名聲。卡普的父親就是當地的一名釀酒師及製造酒桶的工匠。出生在這個地方的卡普本來也注定與當地的其他年輕人一樣,子承父業一輩子忙碌與釀酒和做酒桶打交道,可是就在他8歲時發生的一場意外讓他偏離了這一人生傳統軌跡。那天他正在他的玩伴布利格農家裡玩耍,小布利格農拿出了家裡的一把槍和卡普玩“戰爭”遊戲,可沒想到槍是上了膛的,結果不小心走火一槍射中了卡普的右手,導致他整個右手掌悲截肢。

事發之後布利格農的父親為兒子的闖下的彌天大禍再三向卡普家求情道歉,並進一步承諾願意資助卡普接受教育,從今後起承擔卡普讀書所需要的一半學費,卡普因此有機會上了學。可萬萬讓布利格爾想不到的是,失去了右手的卡普依靠自己的刻苦努力居然在學校裡讀的順風順水,一路上去最後考上了阿維尼翁皇家大學;不僅如此大學畢業後卡普又去巴黎專門攻讀法律,並於1831年獲得了律師執業許可證。在這之後卡普衣錦還鄉回到了洛克摩爾,成為當地政府專門管理葡萄酒行業機構的一名官員。因為他所讀的大學專業是文學,在工作之餘他也喜歡寫詩作文,雖然未在正規文壇上闖出什麼名氣,但是在當地這個小地方仍然小有名氣,人們還是把他視為詩人。

卡普出生成長在當地一個傳統的天主教徒家庭,從小就受洗成了基督徒,可他的信仰之路上卻並非那麼傳統和“典型”。因為長期在巴黎讀書,他不可避免地受到當時社會上各種文化和政治思潮的影響。而法國自1789年爆發大革命之後,原政教合一的天主教勢力受到極大的衝擊,因此很長時間在民間及知識分子階層中蔓延著“反教權主義”思潮,其中代表性的觀點是反對神職人員作為宗教的唯一代表,反對教堂成為土地擁有者和收稅者,反對教會勢力壟斷教育資源等。卡普就是他們中間的一份子。因此原因卡普回到家鄉後很少參加當地教會的各種活動。對此他原來所在教會的神父一直耿耿於懷,想方設法想爭取他重新回歸教會,時間就這樣一天天度過到了1847年年底。

那年聖誕節快來臨的時候,洛克摩爾鎮的聖母教堂剛修復了一架十七世紀留下來的管風琴,準備借舉辦聖誕節彌撒敬拜之際正式使用;同時教堂還計劃在那天請一名知名女歌手前來演唱。在這個時候神父又想到了卡普,想再做一次最後的努力把他拉回到教會。於是他想出一個辦法,恭恭敬敬地出面請卡普這位洛克摩爾的“著名詩人”來為全鎮信徒寫一首慶祝聖誕的新聖詩以便在這次隆重的彌撒敬拜時演唱。這下子卡普被“將軍”住了,如此慎重被神父委以重任不僅讓他再難以找藉口推脫,同時他也覺得這是他個人的很大榮幸,於是就接受了。

那天是12月3日,他正好要去巴黎辦事,就在他搭乘馬車在通向巴黎長途旅途的一路顛簸中,他通過默想路加福音有關耶穌誕生的有關經文,想像自己在伯利恆的馬槽前,見證耶穌誕生的各個神聖情景,想到自己在理念上對主耶穌降世對世界重大影響的理解,聖靈完全充滿了他的心,創作靈感不斷湧現….;當馬車進入巴黎時,一首優美的讚美詩已在他心中成形。

抵達巴黎後的卡普把路上醞釀成的詩歌記錄下來,最後他把這首新詩取名為Cantique de Noel(法文:聖誕頌曲)。就這樣,一首偉大的聖誕名曲詩作在這位平時不願意去教堂的洛克摩爾酒政官兼業餘詩人的筆下完成了創作。接下來輪到又一位“非典型”的聖詩作曲家登場了。

Adolphe Charles Adam

卡普完成詩詞創作後一遍又一遍讀著詩稿,覺得非常滿意,由此想到必須要為這首詩配上一個優秀的曲譜,可他本人卻不懂譜曲,在聖樂界也沒有什麼名人認識,這時候他想起了他的一位朋友,他就是阿道夫·查爾斯·亞當斯(Adolphe Charles Adam 1803- 1856)。

亞當斯1803年出生在巴黎,父親是法國音樂學院的著名教授,母親是醫生。他從小就喜歡音樂,可是一輩子教音樂的父親卻偏偏反對兒子走這條路。為此父子倆一直為此互相鬧彆扭,誰也無法說服誰,直到亞當斯十七歲父親才讓步同意他去巴黎音樂學院學音樂,但依然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將來畢業後只能把音樂作為娛樂而不能作為職業。然而父親的固執卻根本無法泯滅兒子從他身上繼承而來的音樂天賦,亞當斯大學畢業後很快走上了在音樂界的成名之路,多年下來已經創作了28部音樂作品,主要是歌劇和芭蕾舞劇,其代表作包括著名的芭蕾舞劇《浮士德》、《吉賽爾》和《達努布的少女》等,其知名度之大,甚至到遠在聖彼得堡、柏林和倫敦等大都市的劇院都以能夠表演他的作品為榮。

可是亞當斯本人卻不是基督徒,也從來沒有為聖詩配過樂;更離譜的他還是一個猶太后裔。眾所周知而猶太人雖然和基督徒同信一個上帝,但卻因為並不認可耶穌是舊約中預示的救世主(彌賽亞)而與基督教格格不入,甚至水火不容。但神奇的是當卡普硬著頭皮向亞當斯提出這個似乎是不可能的要求後,後者居然被老朋友詩歌中那種敬虔、激情及優美獨特的文字內容所感動和折服,答應了卡普的請求,願意去嘗試這一全新的挑戰。最後亞當斯花了三週的時間終於完成了卡普的委託,儘管他寫的曲譜不可避免地帶有他非常擅長的歌劇音律特色,但是他仍然對自己的創作十分滿意,這一點從他將這首歌曲調命名為“宗教性的馬賽曲”(La Marseillaise Religieuse)即便可知。

1847年的聖誕平安夜,在法國洛克摩爾聖母教堂的舞台上,著名歌劇演唱家艾米麗·勞瑞(Emily Laurey)第一次演唱了這首新歌,她那高亢亮麗極具穿透力的歌聲折服了所有的台下的聽眾,很快這首歌就傳遍全法國各地,並且還得到法國的天主教會的肯定。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首聖歌走紅了四年後的某一天卻突然又遭到了被法國天主教教會當局官方出面「禁唱」的命運,其原因居然是與政治有關。原來出名後的卡普依然和過去一樣積極參加了各種政治活動,最終引起了當局的注意和不滿,而詩歌的作曲家是猶太人後裔這一點更被對方找到了所謂的藉口,因此這首歌在1851年被冠上「缺乏音樂格調,毫無宗教精神可言,不適合使用於崇拜」等理由將其封殺!然而此時這首歌在民間早已家戶喻曉,深入人心,繼續被廣泛傳唱。

John Sullivan Dwight

這時候輪到第三位“非典型”的人物出場了,這個人曾經是一名牧師,但人不在法國,而是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有趣的是這首因政治原因在法國被“封殺”的聖詩,恰恰是因為政治原因而被這為美國人百般欣賞並將其翻譯成英文介紹給民眾,從而使這首歌登上了更廣泛的世界舞台。他就是畢業於哈佛大學的約翰·沙利文·德懷特(John Sullivan Dwight(1813-1893)。

德懷特出生於馬薩諸塞州的波士頓一個望族家庭,父親是一名醫學博士;他於1832年在哈佛大學讀完了本科,畢業後又去繼續在哈佛神學院深造,取得神學學位。離開哈佛後他去了麻省北罕頓的一家教會做了牧師。可是這位具有哈佛神學院學歷的牧師卻居然並不擅長台上講道,到後來還患上了「講道恐懼症」,甚至每到要上台之前,就把自己關在房間的地步。這可讓他自己和教會苦惱和尷尬萬分。可他本人卻在人文和音樂領域有其專長,特別是對歐洲古典音樂情有獨鍾,專注古典音樂理論的研究。在眾多古典音樂家中他最推崇的是貝多芬,欣賞其音樂作品中所包含的精神力量,認為貝多芬的交響曲是“解決人類衝突和進入普遍和諧的新時代到來的預言和標誌。”他十分強調音樂對培養一個人的人格、想像力及表達能力的重要性,並且極力推崇公正,合作與社會和諧的政治理念。

最終德懷特辭去了在那家教會的牧師職務,轉去一家具有“共有”性質的農場公社擔任學校校長,以身體力行來實踐自己的理念。在那裡他還教授音樂,組織各種音樂和戲劇活動及撰寫有關音樂理論的專欄。到1852年,他專門成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德懷特音樂雜誌,並在若干年裡把該雜誌發展為19世紀中葉美國最受尊敬和最具影響力的音樂類期刊。就在他成立了自己的音樂刊物後的第三年即1855年,他發現並翻譯了這首法語聖誕歌曲。

為什麼說德懷特喜歡上了這首聖歌是與政治有關呢?後人在評論德懷特時直截了當地引用了他的原話,就是他注意到該詩歌的第三段歌詞具有「適時性」,而這適時性就是與美國當時的政治環境密切相關。

我們不妨先來看看這首聖詩的第三段究竟寫了什麼:

「祂教我們,要彼此相愛體諒,和平仁愛,就是祂的典章。掙脫捆綁,奴隸獲得了解放,在主愛中,一切壓迫消亡。我們一同發出感謝的歌聲,萬眾一心,讚美救主聖名。 」

原來,德懷特牧師非常反對那個時代美國還存在的奴隸制度,而1855年正好是美國南北倆方因奴隸製而發生對立和衝突的時間重要窗口。就在前一年美國的共和黨正式成立,而這個新生政黨的領袖就是大名鼎鼎,一直堅定反對奴隸制的林肯。幾年後林肯因旗幟鮮明地反對奴隸製而在大選中獲勝,當上了美國總統,接著馬上就爆發了南北戰爭。 (1860年林肯當選,次年4月內戰爆發)

德懷特正是因為在這樣的背景條件下發現了這首歌曲並為其中的歌詞內容所感動而精心翻譯了這首歌,他的英譯至今仍被認為是聖詩翻譯中的傑作。完成翻譯後他將其出版在自己的音樂雜誌上,並將其正式定名為「O Holy Night」即「哦,聖善夜」。不久這首歌就成為美國人最喜愛的聖誕歌曲之一;在幾年後爆發的南北戰爭期間這首歌更是深深地激勵了北方為結束奴隸製而浴血奮戰的勇士們!

「哦,聖善夜」成為聖誕名曲也和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無線廣播有關。 1906年的聖誕節,美國匹茲堡大學化學教授雷金納德·費森登(Reginald Fessenden 1866-1932)運用了當時最新發明的發電機,第一次把人的聲音透過電波廣播出去。他先通過麥克風讀了聖經《路加福音》第二章有關耶穌基督降生的經文,接著播小提琴演奏的這首歌。當時能夠收到無線電波還只絕限於在少數使用電台收發報機的人,這些人中間有人聽到這歌聲時甚至還認為那是來自天籟天使之音!第二天各大報紙紛紛隆重予以報導,不但轟動了全世界,同時也使這首歌一夜之間成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聖誕歌曲!

在臨結束本文的時候筆者不僅思緒萬千,感嘆莫名!一首聖誕名曲竟然是這樣誕生的:法國小鎮的一位不知名神父,居然邀請了一位平時不願意上教堂的業餘詩人寫了一首重要的聖誕歌曲;這位詩人又居然邀請了一位不信基督教的猶太人為其配曲,後者居然寫出了一首具有“歌劇”風格的作品,但卻被大眾所愛;歌唱耶穌誕生的詩歌在法國出名後居然因政治原因被天主教教會當局禁唱;其後又因政治​​原因在大洋彼岸走紅,成為美國反奴隸制的戰歌,而將其翻譯成英文者居然還曾經是一位患“講道恐懼症”的牧師。種種經歷及過程常人看起來一定是如此的不可思議!但是作為基督徒我們明白,這背後有神的美意、大能和權柄,因為聖經告訴我們:耶穌誕生這件事本身就是“關乎萬民的”(路加福音2:10);而且「我們知道,為了愛神的人,就是按祂旨意蒙召的人的益處,萬事都一同效力。」(聖經新譯本羅馬書8:28)阿門!

最後讓我們一起重溫並思考這首詩歌中的亮光的歌詞,我選擇的是更能準確地還原了英法原作文字的楊周懷的譯本:

「哦,聖善夜」

(1)哦,聖善夜!眾星照耀極光明,今夜良辰,親愛救主降生!世界眾生,罪惡之中期盼,救主降臨,給人帶來希望。困倦之人獲得了喜樂歡暢,遠方黎明,射出一片光芒。齊來跪拜!請聽天使在歌唱!神聖之夜!我主今日降生!神聖之夜!平安之夜!

(2)星光引導,透過那明朗穹蒼,指引我們,侍立在馬槽旁!甜蜜星光,帶領著幾位博士,跋涉長途,來自遙遠東方。萬王之王竟降卑施行拯救,戰勝試探,成為我們良友。了解我們,知道我們的需求,榮耀權柄,彰顯在祂身上!齊來屈身!敬拜君王!

(3)祂教我們,要彼此相愛體諒,和平仁愛,就是祂的典章。掙脫捆綁,奴隸獲得了解放,在主愛中,一切壓迫消亡。我們一同發出感謝的歌聲,萬眾一心,讚美救主聖名。親愛救主,榮耀都歸於主名!我主榮耀,必將永遠長存!榮耀,權柄,永世長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