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子

最近朋友送給我一首歌,歌名叫「Christmas With a Capital “C”」,是幾個美國福音歌手新推出的一首聖誕歌曲。它是這樣開始的:「當我去咖啡店時,女店員對我說:假期快樂。我說,我很快樂,但是只有一個節日能讓我如此快樂,那就是聖誕節,一個記念耶穌基督降生的日子。不管你怎樣稱呼它,你也沒辦法改變它。聖誕快樂,以一個大寫的C字開頭…..」

自從北美的公立學校開始禁止慶祝「聖誕節」以來,我想我們都彆得很辛苦,不知道如何去表達心裡的那份抗議,這首歌實在把我們的心事都唱出來。是的,沒有一個節日能夠帶給我們今天有如此的喜樂,因為耶穌基督降生在我們中間。

萬鬼節剛剛過去不久,在許多機關和學校都大事特事地慶祝。有的公司特令職員當天可以穿睡衣上班,打扮成鬼怪;有的銀行也命令職員打扮成妖精魔鬼;學校裡更不用說了,在小學裡為了慶祝鬼節,為了開萬鬼會,老師只上半天課,下半天都拿來搞鬼。

我們不能不懷疑,這個社會是不是病了?我們提倡巫術,視巫師巫婆為奇人異術,以哈利波特為英雄,賣可以插針施毒的小人教導彼此仇恨,我們是不是在自尋滅亡啊?我們讓魔鬼拖著往地獄走,卻覺得是時尚是潮流?

有一部新的奇幻電影要推出,英文名叫「Golden Compass」,表面看實在沒有什麼,但它是由一位無神論的作者所寫的書改編,並且打算在推出電影的同時,促銷其書,他的書是給兒童看的,內容有女性割禮及自殘等等資料。撒旦知道我們喜歡刺激、追求興奮,牠就供應我們大麻、海洛因,還有精神上的搖頭丸;而且餵給我們的兒童。

我們覺得『聖誕快樂』講得夠俗了,我們迎合時代的潮流與慶典,慶祝鬼節,而不敢說『聖誕快樂』。連帶地,我們的想法影響到我們的孩子,最純潔的一代,我們連拒絕餵他們毒藥的權力都不敢拿出來使用,還要幫著餵。我們深怕被人覺得老土,宗教積極份子,宗教狂,連『聖誕快樂』都不敢公開地講,害怕聽的人不高興。聖靈因而可以鑑察,我們是為人而活,或是為神而活。

雖然12月25日不是主耶穌降生的正日,但是這個節日,讓我們可以一起記念,從天而來,神給人類的一份真愛。這份真愛給人類帶來真正的喜樂。當世界想要以鬼來代替神的位置時,我們要看清楚這兩條路會帶給我們兩種不同的人生。

講Happy Holiday(假期快樂)的人,他們的快樂從何而來?他們的快樂建立在怎樣的基礎上?建立在幾天不工作的休息上嗎?或是狂歡之後的失落裡?在疫情節節高升的時候,每個派對或團聚,帶來的只有死亡和恐懼,根本快樂不起來。政府嚴厲禁止節期時閤家歡,因為歡樂帶來的是疫情的暴漲,更多的病患,更多的死亡。

但是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的快樂來自耶穌基督的誕生,祂的誕生帶給人類希望及救贖,永生及平安,無止盡的喜樂之泉。

讓我們在今年的聖誕季節裡,大聲地向每一個經過的人說:『祝你聖誕快樂』,寄賀卡時大大地寫上『Merry Christmas』。這個世界將會記得,這是一個記念耶穌基穌降生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