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我們剛強壯膽,因為上帝在困難的世代還在做新事。

上帝若將我放在熱門的領域,我不要自誇,以為是我的功勞,主知道我是曾經迷失過的人。

上帝若將我帶到高處,使我離開卑微,我不自以為是,主知道我曾經是一無是處的人。

上帝若將我放在頂上,我不要自以為了不起,我是軟弱的人,主知道有曾經爬得喘噓噓的日子。

是上帝的勉勵:「智慧豈不呼叫?聰明豈不發聲?他在道旁高處的頂上…大聲說:眾人哪,我呼叫你們,我向世人發聲。」(箴言八:1-3),因此我才在那裡事奉主。我若離開主,那裡將是高處不勝寒。我若自傲不儆醒,跌下來更慘淡。

我若站在路旁高處的頂上,成為熱門領域的領袖,重要領域的專家。我知道,不是成就,是為了福音的緣故。成就會過去,福音的事奉是到永遠。

站在頂上,是為對多人宣講;站在高處,是為將恩光照遠;站在路旁,是為邀請更多的路人。是祂的恩典,給神聖的呼召,不是我們比別人棒。是祂的憐憫,給不配的人有事奉祂的機會,否則我們還在葡萄園外閒站。

很多人羨慕站在高處的人,以為見證者,當如此。認為傳福音的人,當有傑出的表現。事奉主的人,當有世界的背書嗎?不!才不需要。

如果是世界給我所有的裝備,那我怎能勝過世界?世界是服在惡者的手中,那我所有知道的,惡者的戰士都知道。我要上的戰場,他們已經早料到,早在那裡等著。我要用的武器,他們全熟悉。我要用的招式,他們早知道,那我怎能贏他們?可以,單單靠主就可以得勝。

大衛就是這樣打倒歌利亞,這教我們,為主爭戰,用越少的裝備,贏的愈漂亮。用上帝的供應,就贏的愈奇妙。不用世界的盔甲,依靠聖靈給的感動,一顆石頭,就可以贏。

大衛在曠野牧羊時,不被世界重視,是在曠野被上帝隱藏的人。他沒有用嗎? 他為主的榮耀,上去爭戰,就能勝過世界一流的武士。

我們傳福音,不是用自己的血氣,那太危險;我們事奉,不是為了自己的榮耀,否則一定傷了別人,毀了事工;我們的熱心,是緊緊親近主,與主聯結,絕對不是靠自己,強調自己的意見。否則熱心的人,會比不熱心的人,在事奉上更容易傷害教會,破壞主裡的團契。以致,後來別人更難清理戰局,即使過了一段時間,也不知如何善了。

如何不用血氣,如何不靠自己,那是要經過曠野。曠野沒有地圖,沒有指示牌,沒有旅舍,沒有招待,卻是上帝給祂僕人最好的學校。

當今的校園問題看似多,主的恩典夠用。學生的信仰看似軟弱,主有保留不為世界屈膝的人。事奉者的數目看似不足,主仍在做新事,有新人。

若與主同行,要到高處傳福音,主是我們的扶持。為了傳福音,上到頂端,主是我們的高台。能在人來人往的路旁,剛強壯膽傳福音,主是我們四圍盾牌。

得勝在乎主,也祇在乎主。每個世代,上帝都不照牌理出牌,世界完全摸不透,猜不著。屬天的武器,全是主的創新。祂每一次的出牌,都是新。祂每一次出手,都是奇妙又奇妙。祂每一次的作為,過去都沒有,越過人的思量與見解。

我們需要安靜,需要等待,需要禱告,需要單獨來到主面前,才能體會上帝在每個時代的創造(creation),就是屬天得勝的創意(recreation)。

我們剛強壯膽,不灰心,因為上帝在困難的世代還在做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