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斌/OC

背上黑鍋

10月下旬的一天,部門負責人安排我去修改一份報批文件的封面,並將業主給的樣本交給我,作為模板來製作封面。

我一邊詢問負責人如何填寫標題、公司名稱等,一邊認真填寫。嚴格按其指示完成後,我將打印出來的文件,交給他校閱。最後,將所有文本裝訂成冊,交付業主。

然而,次日中午,我突然接到負責人的電話,問我:“怎麼把委託公司的名稱寫錯了?”

我說:“沒有啊!”然後打開電子文件,報出該公司的名字。

他責怨道:“你寫錯了,應該是某某某公司。業主說,怎麼把公司名稱都寫錯了?”

我很委屈,也很氣憤:“當時寫公司名稱時,你不是在場嗎?而且最後你還校閱過。”

負責人的口氣變軟了點兒,說:“現在不要追究是誰的責任,關鍵把事情做好。”他要求我立即重做文本,送到委託公司,並代表我們單位,參加委託公司的會議。

他這是知道自己理虧了。可是,他非但避重就輕地轉移話題,更可惡的是,還要求我代替他去開會!這無疑是要我去背這個黑鍋,頂替他去挨罵。

我放下電話,想起自己是基督徒,就努力使自己內心平靜。

我打印出新的文本,送給負責人看了一遍,以免又有差錯。他聲稱:“責任不要追究了,把工作做好是最重要的。”並說這是他的工作原則。

我什麼也沒有說,帶著厚厚的文本去參加會議。所幸的是,會上,業主並沒有就此事責問我。

是否伸冤?

回到家後,我把這件事情告訴父母。父母一致認為,我第二天應該向領導反應。出事了就把責任丟給別人,還叫什麼“負責人”啊?所以應該讓領導知道這人的人品。

聽到父母的話,我也覺得自己太委屈了。我異常激動地說:“我明天要當著領導的面揭穿他,看他怎麼收拾!”

父母反對,因為這樣會讓領導也很難堪。他們認為,我只要讓領導知道事情,以及負責人的為人,讓領導心中有數即可。

我心中非常掙扎。這時,神的話在心中響起:“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馬太福音》5:39)

然而,有幾個人能做到“打右臉、伸左臉”的境界?

所以,我就帶著不太肯定地語氣問父母:“要不,就不提這件事了?”

父母堅持:“那麼,以後你容易被人欺侮。”

他們說的也沒錯。我心裡掙扎得更加激烈了。

我上網查找其他基督徒是如何面對這種委屈的。我看到了一個故事:

一位鄉下的弟兄,在農忙時期,遇上水源不足。於是他白天用排水車引水,忙一天,把水灌滿稻田。可第二天一去,田裡卻是乾的。而且一連好些天,都是這樣。

更令人奇怪的是,隔壁鄰居的田雖未曾引水,可田裡的水卻每天都是滿的。

他仔細觀察後發現,原來鄰居在他的田邊開了個口,把他辛苦引到田裡的水,都引到下坡自家田裡去了。

這位弟兄覺得自己是信主的,不應該和鄰居爭吵。可老這樣也不是辦法。他就到教會裡,問弟兄姐妹該怎麼做。一位弟兄告訴他:聖經說,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第二天,他一到田裡,就先替鄰居把水灌滿,然後再為自己的田灌水。

當夜,他的鄰居又去偷水時,發現自己田裡的水已經滿了。他打聽後得知是弟兄做的。他就到弟兄家裡去,跟他說,他現在相信真的有耶穌了。若不是有主,沒有人會這樣做。

就這樣,這個鄰居也信了主。

照著去做

在這個故事下面,有許多讀者評論,其中一句讓我警醒——如果基督徒被人打後還了手,那麼他贏了面子,丟了信仰。

看完後,我心中湧滿了感動,我低頭向神禱告:主啊,我本是罪人,因你的揀選才能來到你面前,我有什麼權柄審判別人的過失?他人的下場,自然有你來判定。以牙還牙是人的本性,然而出於人的只有污穢,沒有聖潔。如果我去向領導報告,那我和世人有何兩樣?主啊,你免了我的債,我又怎麼能去索別人的債?你赦了我的罪,我又怎麼能去定別人的罪? ……

冤冤相報何時了?如果我真的去告狀,那麼我和負責人,每日一定你爭我鬥、勞心傷神,最後甚至不安於工作,影響到項目的進展和質量。我會每日不安,生怕人家給我小鞋穿,更丟棄了為主做見證的機會……

人啊,憑著有限的視角和理性,只能在自我的狹小時空裡,坐井觀天,目光短淺。主啊,只有你才是真理,才是光! “打右臉、給左臉” 既然是你說的,我信你,我就照著去做!

我又不禁想起主在客西馬尼的禱告:“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馬太福音》 26:39)我忽然意識到,自己做的和主做的,實在無法相提並論。他為救世上罪人,死在十字架上。我不過忍耐一下,又算得了什麼?

至此,我的心充滿了平靜和喜樂。

第二天,負責人一見我,就探問:“昨天的會,開得怎麼樣?”他是想知道業主有沒有責問。我回答:“什麼也沒提。”他聽後放心了。

靠主得勝

那句“什麼也沒提”,只有神和我曉得里面還包含著另一層意思。

面對背黑鍋事件,我本來是有3個選擇的:

1.當著領導和負責人的面,揭穿負責人。

2.單獨和領導反映。

3.保持沉默,什麼也不提。

第一個選擇,是老我的反應。當人釘十字架時,會掙扎,會選擇“以牙還牙”,最終讓魔鬼有機可乘。

第二個選擇是世俗的處理方式。既不要做得過分,也不想吃虧。這種做法符合屬世規則,但對基督徒的生命是有害的,因為他的靈命可能到此為止——他過不了信心和忍耐這關。

第三個選擇,遵從了主的教導。一般人是不可能接受“打右臉,給左臉”的,唯有出於對主的信心,才有可能做到。我信神,我信神講的是真理。我承認自己有限的理性,無法看清神的永恆計劃和安排,也無法明白“背黑鍋”如何產生“萬事互相效力”。

但我願意聽從主,讓祂掌權。

表面上看,我是輸了,忍氣吞聲,像一個儒夫。但事實上不是,因為主說得勝有餘。這裡的勝是靈裡爭戰的勝。我因信靠主而得勝,讓撒但羞愧。

在這件事中,我也感受到“忍耐到底必要得勝”這句話的奧秘和智慧。忍耐讓人的屬靈生命增進,學會謙卑和順服,日後才能成為神的精兵……主啊,你的道,何其豐盛!我只能俯伏在你面前,靜心傾聽。

最後,通過這件事,我更加明白保羅的話是何等真實:“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羅馬書》7:22-23)靈裡爭戰是每個信徒都會遇到的,但得勝並不靠自己咬牙,而是因著信靠、信望主耶穌,因為他已得勝且有餘!

尾音

有弟兄姐妹關心我後來的工作情況。負責人位子坐穩後,開始對其他員工威風凜凜,但對我卻一直客客氣氣。而我配合他工作,內心平靜如水,喜樂如甘蜜。

這就是我“聽命”後,主給我的賞賜。

文章來源    OC 海外校園雜誌及新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