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論推廣「大麻」,對普世年輕世代的毒化運動

在古老的年代,就有「毒品」

給人短暫的興奮,卻有長期的毒害,

尤其毒化自己的大腦,

產生思考的斷裂,記憶的混亂,

注意力無法集中,認知功能的退化,

情緒難以控制,與

腦神經對局部肌肉、骨骼運動的斷訊。

使人變得冷漠,

臉部表情變化失去,

身體僵直,

運動功能漸失。

世界上最廣用的毒品,是「大麻」(Cannabis / Marijuana)。大麻是草本植物,葉子含有「大麻酚」類的化學物質。公元前2000-3000年,就有人將大麻曬乾,點火吸入之後,很快地給人興奮、歡娛,進入迷幻的空間。

早期許多的偶像崇拜、打坐冥思、通靈施咒,常先用大麻催化自己。「大麻」是領人進入非意識,快速體驗冥界的管道。許多古代崇拜的祭司,大麻是使他們快速進入靈界的引介,對他們而言,大麻就是接近偶像的代名詞。

千百年來,無論文明如何演進,科技如何進步,教育如何提昇,人類一直沒有離開大麻,而且愈陷愈深。在21世紀,大麻已經是普世性的傳染,影響各階層的人,不論貧富、老少、男女,目前世界至少有一億兩千萬人,吸食大麻。許多是10-16歲時,開始抽大麻,以後愈抽愈多。

大麻推廣的背後,有龐大的利益,另類的洗錢方式,官商的金錢勾結,與不乾淨的靈在運動。許多人是在夜店、派對、狂歡時,吸大麻助興,產生不乾淨的關係。吸大麻得到刺激、放蕩的加強,是揮霍自己年輕生命的可怕用藥。

上帝告訴我們:「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荒宴」(加拉太書五:19-21)。「荒宴」的意思,就是放鬆自己(如同兩手張開),盡情享受。有大麻助興的地方,是荒謬的宴席!荒宴!荒宴!

由於太多人吸食大麻,有些國家(如美國)開放大麻,自由買賣,要吸就吸,不再視為毒品。許多人認為吸大麻,是個人的選擇,代表民主自由的象徵。奇怪的民主自由,怎麼都往墮落傾斜,而非向正確的一端。

大麻自由化,是使年輕人不自由。推動的人全然不顧其後果,與吸入之後,產生的焦慮。許多年輕人為了大麻,向家人(尤其是祖父母)索求「金錢」,購買毒品,甚至為了金錢,出賣身體。

21世紀,也發現恐怖份子,進行自殺式行動之前,也有人給他們大量吸大麻,或將大麻混入食料,使他們在情緒狂熱之下行動。吸大麻之後的自殺行動,是真的勇敢嗎?

大麻酚可以隨著血液,進入人體大腦的深層—「基底核」(basal ganglia),抑制腦神經信號傳遞,產生認知功能、記憶功能、情感功能的障礙。有些進入「小腦」(cerebellum),導致注意功能、語言表達功能的退化。長期吸食大麻,容易產生焦慮、憂鬱、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即神經分裂)、自殺。

開始會吸大麻的年輕人,最常見的現象是他們「心理痛苦」、「孤單」、「壓力」,將大麻當成舒緩劑。在不明藥理,缺乏幫助之下,而跨越安全的界線。

有一天,我在演講時,遇到一位男士,他曾擔任公職,專門檢驗藥品內的大麻成份。他愛打電動,多次熬夜,以大麻助興,成為大麻的吸食者。後來離職,成為街頭遊民,愈陷愈深。

感謝主,他告訴我,他信了耶穌,救恩的大能成為他戒掉大麻的力量。他與主耶穌的關係,勝過大麻與他的關係。他滿臉風霜,身體瘦弱,行動遲鈍,是以前留下的痕跡,但他仍能輕彈吉他,歌頌主,成為重生、喜樂的人。

為年輕世代禱告,「大麻毒品」是一場爭戰。有許多人推崇大麻,只會影響到大腦,不會成癮,影響大腦還不嚴重嗎? 那我們法律的訂定水平,在那裡? 公義在那裡,還是現在的法律,已經不需公義?

這是我的禱告,求主耶穌「叫你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以弗所書三:16),靠著愛你們的主,避開試探,忍受同僚的壓力。向大麻說不,靠主可以得勝又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