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陳小小教授

從學業完成進入社會,大多數的人每週工作40-50小時,直到六十五歲退休,甚至有些人工作到七、八十歲。一個人大多數的時間是在工作。若能從工作中獲得滿足,可以說一生幸福。但,多數人不太覺得可以從工作獲得快樂,多認為工作是為了糊口飯吃。

動畫《神隱少女》,日本語「神隱」的意思是指小孩被鬼神帶走。故事看起來是描述一家三口的神秘失蹤,但背後的製片動機卻是與工作有關。動畫大師宮崎駿有感在爸媽經濟保護下吃穿不缺的青少年,凡事都提不起勁,只剩金錢稍能驅使他們做事。年輕人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生存,也不曉得未來要幹什麼?女主角荻野千尋是標準的現代少女綜合體。故事一開始,演著十歲少女千尋,與父母搬往新家的路上。爸爸開車,媽媽在前座,她整個人仰躺在後座,翹著二郎腿,表現出時下年輕人集體的「慵懶、無聊」寫照。

千尋的爸爸開車誤闖深山迷路,一座荒廢已久的遊樂場在眼前,奇怪的是兩旁街道飄散出陣陣食物香味。走入餐廳,櫃台沒人,但擺滿佳餚美饌。千尋的父母擅自取用美食,竟然變成兩頭大肥豬。原來這個小城不是人間世界,而是神靈空間。神秘世界的中心是座油屋 (大浴場),是眾鬼神來此泡湯放鬆、飲酒作樂、洗滌污穢、消除疲勞的地方。人類若逕自取用,便會受到咒詛。千尋在驚嚇之餘,遇見了少年白龍。白龍對千尋表示:「要在這個世界生存,唯有工作。不工作者,就會變成豬,或是淪為其他更慘的遭遇。」

四肢不勤的千尋,為要解救父母,便照著白龍所言,踏向工作之路。她先到油屋最底層、溫度最高的鍋爐室,請求給予工作機會。鍋爐爺爺表示目前煤炭工人已經足夠,他告訴千尋找油屋主人湯婆婆。千尋被派去清掃最骯髒的澡堂,在如此惡劣的工作環境,被激發出內在許多的善意與潛能,她不再是個慵懶的少女,最終救回自己的父母親,回到人類世界。

少女時期的我,也對啥事都興趣缺缺。父母勤奮工作辛苦,賺錢供我讀書,啥事都不需我操煩。我飯後想要幫忙洗個碗,媽媽總是把我推離廚房並說著:「你只需要把書讀好就夠了。」我每天讀書,越讀越厭倦所有的事情,連路上瘦皮包的流浪狗都無法興起我的一絲憐憫。我不斷地自問著:「書讀好就是我的生存意義嗎?」「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碩士、博士,然後呢?」「嫁個好丈夫、養育兒女,就是生存意義與價值嗎?」

我暗暗立誓,考上大學,一定要去尋找人生的意義與價值、究竟活著為何。千尋為了救父母,而努力工作。在油屋,她陽光積極的言行,又幫助、影響到其他的人(河神、白龍、無臉男、…)。我進入大學,好似另種「神隱」之路。我遇到為我死在十架上的耶穌基督,成為天父上帝的兒女,領受聖靈內駐同在,整個人如同毛毛蟲脫殼蛻變。我接團契小組長、文宣同工、教會主日學老師,…。一個又一個的服事機會,上帝的愛充滿我,對很多人、事、物有了興趣,原本消極的態度漸次轉為積極進取。

天下雜誌2017-03-15報導《Harvard Business Review》研究發現人的一生對於工作滿意度呈現U型曲線。在職涯初期,對未來充滿希望,偏向未來帶來較大利益的工作。四、五十歲時對工作滿意度到達低點,因為中年人的責任相較於其他年齡區間沉重,開銷較大。到了接近退休時,會對仍擁有工作與能力感謝。

何其有幸在大學一年級認識耶穌,祂讓我對工作滿意度是直線上升型曲線。服事中雖有各樣辛苦、痛苦與衝突,但一點一滴領受到快樂工作秘訣。一般人的工作快樂,多受福利、薪資、人際關係、通勤時間影響,而我工作的快樂主要是在每一件事(不管大小)都可以體會、經驗耶穌同在。我目前的工作每天台南高雄來回通勤三個小時,回到家累得像死狗,但天天享受工作的意義與價值。

快樂工作的秘訣,我得著了。願你也得著。

信望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