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1896年,有個希臘的醫生,畢業自伊斯坦堡大學醫學院。而後,他到英國倫敦利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實習。實習期間有人傳福音給他,他成為基督徒,他名叫梅納西(Antonius Manasseh, 1866-1929)。

十九世紀,希臘爭取自鄂圖曼帝國獨立。1897年,希臘發動獨立戰爭。梅納西被希臘國防軍徵召,回國參戰。沒想到希臘不堪一擊,開戰不到一個月,就連連失利。

梅納西的軍團一上戰場就兵敗,他被俘虜。鄂圖曼帝國對戰俘非常殘忍,梅納西在戰俘營受到一生無法復原的創傷。

戰俘營的管理者,發現梅納西是個醫生,派他去醫院照顧土耳其的傷兵。1902年,英國、法國介入,要求鄂圖曼帝國釋放希臘的戰俘。梅納西回國,因曾照顧敵方的士兵,又被當成賣國賊。

梅納西可能是最可憐的基督徒,信主不到一年,就被俘虜、被關、後來又被當賣國賊。

他在不知該如何時,聽說有個基督徒支持在中東醫療佈道的基金會,需要委身「4-5年學外國語,加上4-5年在地生活適應,與4-5年在地(黎巴嫩-敍利亞-加薩)醫療的工作,給願意為主學習,為主做事,願意在中東推動醫療的宣教者。」

梅納西立刻申請,他說自己是基督徒,對方卻為他是東方正教,但是中東有許多希臘難民,群集在黎巴嫩。希臘的難民或許需要希臘的醫生,梅納西也是難民,他勉強獲得通過,派往黎巴嫩的首都貝魯特。

當時,黎巴嫩的居民還有些歐洲其他地區逃難來的人,也有許多阿拉伯人。梅納西寫道:「無論任何種族,任何宗教,都可以得照顧,這是病人的價值。」又寫道:「黎巴嫩人,對於聽道非常冷淡。對於醫療非常熱切,我才體會他們不在乎我說什麼,而是在乎我做什麼。」當時太少醫生,他在貝魯特醫療宣教,病人如潮水湧來。

1902年,梅納西認為黎巴嫩瘟疫太多,衛生環境很差,要把醫院設在乾淨的地方。他以「黎巴嫩的雪從田野的磐石上豈能斷絕呢?從遠處流下的涼水豈能乾涸呢?」(耶利米書十八:14),認為黎巴嫩的山區有雪,有涼水供應的地方,才是蓋醫院的好所在,梅納西在黎巴嫩山的布魯瑪納(Broummana)成立醫院,布魯瑪納後來成為黎巴嫩最美麗與乾淨的城市。

他寫道:「願上帝使我的一生成為『橋』(bridge),願所做的是讓人認識耶穌基督。我知道基督徒與回教徒之間的糾紛,但我願是基督徒,活在回教徒之間。

他在各處設立小型的閱覽室與圖書館,他寫道:「我相信基督的靈,是先運行在一些喜愛學習的人心裡,他們喜歡到閱覽室讀書,到圖書館查考,願意認識真理的人,一認識真理,就可以幫助他們脫離傳統的宗教。」

而後,梅納西又在各處設立小型護理診所,他騎馬前往各處敎導女性,學習護理,學成後,擔任駐地診所的負責。他寫道:「優秀的護理人選,是喜愛工作的人。」他幫助貝魯特醫學院的成立,培育醫生,與各地護理診所送去的護理人員。

他設立「敍利亞與巴勒斯坦救助基金」(Syrian and Palestine Relief Fund),在較多以色列人居住較多的雅法(Jaffa),後來的特拉維夫,成立「雅法醫院」(Jaffa Hospital),又在巴勒斯坦人較多的加薩,成立「加薩醫院」(Gaza Hospital)。

他最後推動老人看護,寫道:「在這流奶與蜜之地,最被忽略的是老人,接受福音真理,最多的是老人。」1929年,他病逝於黎巴嫩,病逝前,他禱告: 「願在地更多的基督徒,接續我的工作;願意後來的宣教士,有更好的機會與在地的基督徒配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