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十七世紀,福音傳到「斯里蘭卡」,荷蘭的宣教士前來,傳給沿海的幾個漁民。斯里蘭卡是佛教鼎盛的國家,宣教士是在地宗教攻擊的對象。

1802年,英國伯爵多依爾(John D’Oyly,1774-1824) 前來,擔任管理斯里蘭卡的總督,他是帶著公職的基督徒。他喜愛繪畫,常到斯里蘭卡的野外作畫,多與在地人接觸,學習斯里蘭卡的主要語言-僧伽羅(Sinhalese)語。1820年,他在離任時,為斯里蘭卡出版第一本的僧伽羅語的聖經,讓人閱讀聖經。

Monument to John D’Oyly  約翰·多依爾紀念碑

當時,斯里蘭卡的衛生環境惡劣,婦女將煮飯的米袋,掛在屋簷下,比較通風,防老鼠、蟑螂。多依爾巡視民間,看到屋簷下的米袋,盛米不多,就裝入他帶來的新米或品質較佳的米。

多依爾的善良施捨,感動許多斯里蘭卡人信耶穌。他離去後,在地的宗教攻擊基督徒,謔稱信耶穌基督的人,是信「米袋教」,基督徒被叫米袋教徒。

1902年,英國「倫敦宣道會」的宣教士隆恩(Sidney Long)前來斯里蘭卡。1883年,隆恩先在印度南部佈道十九年,知道斯里蘭卡的基督徒光景後,到斯里蘭卡佈道。他在馬特萊(Matale)設立佈道所,馬特萊是斯里蘭卡佛教的中心。

隆恩後來在此成立學校,收了七十個學生,他寫道:「習慣偶像崇拜的人,會重視宗教慶典,並讓慶典成為社會活動,與傳統文化綁緊,我傳只有耶穌基督改變人心。不相信慶典能改變人心,就成為第一批信主的人。這些人立刻受到家族的反對,鄰里譏笑他們信了『米袋教』,其實他們為信仰所付的代價,遠超過米袋。」不管譏笑,隆恩依然把好米,放入沒有或缺乏米粒的袋子中。

1910年,隆恩寫道:「近代佛教的發展,大量使用聖經的詞句,卻沒有聖經的意思,例如大量地用『平安』問安,其實是一種完全沒有思想,沒有感覺,尋求自我解脫,涅槃式的自我催眠,是沒有耶穌基督救贖的人工式平安。過去十年,斯里蘭卡人自殺率增加22%,他們沒有真正的平安。」

「社會的悲劇大大流行,還在問平安,正如聖經所提的『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六:14),並且這種誤導真理,用聖經字句,包裝佛教的文字、歌曲,大量輸入亞洲與歐美。」

「這是將不同的宗教,與基督教信仰雜交,最聰明的方式是用類似聖經的單字、片語,模仿教會的崇拜方式,模仿教會的講道、詩歌、樂器、演奏、唱詩班、招待、夏令會、運動會等,並且高密度的辦理,全然的仿效,混合佛教的儀式,古希臘的神話,東方神祕主義,西方信仰的外殼。」

「要讓不同宗教的雜交,不同宗教儀式慶典的混合使用,會成為未來的主流宗教。只要喜樂、平安,不管敬拜的是誰。」

「聖經真理的分辨性,耶穌基督是主,基本真理的造就,個人與主耶穌的聯結,是我們的堅信。」

「當流行的潮流,是得平安,我卻傳講上帝的審判。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審判的主。」

這一封1910年,來自斯里蘭卡一位宣教士的信,百年前的警告,我們現在讀來,應該更有感觸。

1944年,隆恩才離開所愛的斯里蘭卡。他一生成立了18所的佈道所,每個佈道所都有學校,學校 70人為上限,超過70人就分出去。

斯里蘭卡的基督徒,一直受迫害,現今還在受迫害,還被稱為米袋教徒。

Sri Lankan Navy soldiers stand guard in front of the St. Anthony’s Shrine a day after the series of blasts, in Colombo, Sri Lanka on Monday. (Eranga Jayawardena / AP) 2019